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黃金花》揭自閉症患者辛酸

時間:2018-02-15 03:15:52來源:大公網

  圖:自閉症兒子光仔由舞台劇演員凌文龍飾演

  印象中,香港電影中少有出現認知能力異於常人的角色,處理手法較多走《何必有我》(1985)這類煽情的路線,真正審視要面對智障/自閉子女問題的家庭如何生活的,應是絕無僅有。從這個角度來看,陳大利導演,毛舜筠、凌文龍主演的《黃金花》是一個有趣的嘗試。

  《黃金花》這片名來自女主角的名字,由毛舜筠扮演的黃金花住在公屋,和呂良偉扮演的丈夫合力照顧患有自閉症兼中度智障的兒子光仔二十年。怎知道教車的丈夫搭上了來學車的狐狸精「丹鳳眼」,離家出走鬧離婚。為了維繫住這個家,黃金花決定策劃一場有完美不在場證據的謀殺,消滅狐狸精。只是,算來算去,完美不在場證據並不存在,兒子也因為感受到她的殺意而不安。然後她發現,要維繫家庭和生活,還有其他方法……過去,毛舜筠這個名字在農曆新年檔期出現,幾乎肯定是演出賀歲片/喜劇,《黃金花》是一個特別的例外,她演出了一個可能是從影以來最平實、生活化的角色,在新春一大片喜劇、大片中異軍突起。

  生活細節寫實

  說起自閉症患者在銀幕上的呈現,最有名的當數美國電影《手足情未了》,日本導演伊丹十三也有部不太成功的作品《平靜的生活》(1995),拍他外甥大江光(音樂家,大江健三郎的長子)。只是,並不是所有的自閉症患者都是數學或音樂的天才,《黃金花》裏面的光仔是自閉兼中度智障,需要投入很多倍的心力來照顧。導演也花了很多鏡頭來描述有自閉症患者家庭的生活,他在街上和別人的互動,很多時候因為活躍而嚇怕途人,他激動時會不斷打自己,打到入醫院,父母照顧他除了要花很多心力,教曉他一件事可能要以年做單位外,手臂上也會留下眾多的抓痕。青春期的患者,遇到性的刺激更是躁動不安。自閉症患者生活上的方方面面電影都沒有迴避,而扮演光仔的凌文龍也很好地呈現了患者的動靜。

  照顧者方面,黃金花和她丈夫一開始是同心合力照顧兒子的模樣,只是故事推進下去,編導才告訴我們光仔爸爸過去的風流帳,出軌並不是新鮮事。而黃金花斬殺情敵的大計,和兩人照顧兒子的片段放在一起,就顯得有點不太自然,略帶荒誕的處理,像是變成了一部喜鬧劇。而光仔爸爸和狐狸精丹鳳眼走在一起,又顯得太過一廂情願。在這些地方,編導好像在商業元素與言志的寫實上有點舉棋不定。

  家庭困境着墨少

  說《黃金花》寫實,幾乎都是圍繞着光仔的生活細節。鏡頭一離開了他,電影的走向又多少有點搖擺。黃金花一家人住在大埔的公屋,編導把片中井型公屋的空間利用得很透,大堂、走廊、樓梯和平台都用上了。只是,雖說住的是租金相宜的公屋,單靠丈夫一人教車來支撐這個家,光仔一家人的生活顯得相當輕鬆,長期照顧一個自閉症患者,對這家人的生計好像沒有太大衝擊(尤其是光仔爸爸還說曾放棄工作七年來全力照顧他)。而丹鳳眼是新搬來的單身女仔這一點,就更是為了戲劇效果而完全不顧公屋現實的設計情節了。電影一頭一尾黃金花接受訪問的仿紀錄片片段,和中間的戲劇化情節放在一起,就顯得不協調。

  到最後,《黃金花》最能打動觀眾的,還是略顯抽象的母子情、父子情,「白頭人送黑頭人是幸福」的震撼,在描寫本地自閉症患者家庭面對的人生這點上,可能還是有點隔靴搔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