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柏豪早年置業嗌好彩

時間:2017-08-16 03:15:57來源:大公網

  圖:連詩雅(左起)、柏豪及雨僑合作愉快

  電影有不同的種類,香港其中一類電影是反映現實社會問題。以往,曾有不少電影反映過香港的住屋情況,其中一部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籠民》,內容是講低收入人士住在籠屋的故事。時至今日,籠屋已逐漸減少,但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太空艙」,並吸引不少年輕人租住。周柏豪、雨僑及連詩雅最近便拍攝了新片《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內容反映現今香港的居住問題,三人均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偶像,受訪時亦大談對這方面的感受,以及本身的居住情況。

  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 文、圖

  周柏豪是香港歌手,十八歲任職模特兒,後被唱片公司看中簽約旗下,曾推出不少唱片;他亦創作過不少歌曲,奪得二○一四年度「叱吒樂壇男歌手金獎」以及二○一三年度「叱吒樂壇唱作人金獎」。連詩雅同樣是模特兒出身,再被唱片公司發掘入行,曾經憑《喜愛夜蒲》獲得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她主唱的《到此為止》亦成為卡拉OK熱門K歌。雨僑本身擁有八級鋼琴證書,出道後曾唱歌、拍電影,近年她更發展美容事業,不時在網上分享美容及化妝心得,成為網絡紅人。

  三人都是現今年輕人的偶像,早前齊齊接受訪問,為新片宣傳。《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一片講述一群住在「太空艙」的住客的故事,他們有不同的背景。柏豪演其中一位住客,角色是一個網絡打手,專幫地產界的老闆在網上出文,戲中女友連詩雅以為他在地產界發展得很好。其實,柏豪連住都有問題,只能負擔迷你的「太空艙」租金,他唯有在艙內貼滿海報並拍下照片,向女友訛稱自己去了紐約公幹。

  合拍《太空艙》

  問柏豪拍此片前,有到真實的籠屋或「太空艙」參觀過嗎?他表示沒有,但戲中的場景是參照香港現實的「太空艙」搭建而成。他也是拍此片,才第一次體驗睡在「太空艙」的滋味。他說:「其實場景已做大了少少,真實的應該更細,我都有在不用埋位時,在『太空艙』的場景內休息。」但柏豪本身有幽閉恐懼症,如果要他長時間逗留在這麼細小的空間,恐怕不行。他說:「如果我困就死了,在車廂我還可以,因為有窗。以前有一段時間,我乘搭港鐵都會出現情緒問題,會覺得被壓迫,要衝出去見到個天空,才覺得安全。現在我的情況已好了很多,因為懂得想其他的事去分散注意力。」

  雨僑在戲中演一個新移居到港的媽媽,她欺騙女兒來港是做廚師,其實是在一大廈當「骨妹」,為了吸引客人,她更會煲湯留客,可惜仍是生意淡薄,後來她結識了住在對面「太空艙」的柏豪,二人產生了感情。連詩雅則演柏豪的女朋友,本身有一份正當職業,擔任造型師,但其母反對她跟沒有正當職業的柏豪拍拖。

  香港樓價高企,不少年輕人都面對未能「上車」的問題。三位藝人也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偶像,他們又有遇到過買不到樓的問題嗎?柏豪說:「我好幸運,入行前當模特兒時,儲了一筆錢。當時爸爸提議將錢給他去做投資,最後我們夾份買了一個一百九十幾平方呎的單位,當時是○四年,樓價是六十三萬元,還可以做九成半按揭。我住了一兩年,樓價已升到接近一百萬元,之前換了一個大些的單位,便一直住到現在。十幾年來,樓價已升了好多倍,所以我是很好彩的,當年買樓做到九成半按揭,首期比買架車更便宜。」柏豪亦感激當年有一個好爸爸提點,周爸爸當年沒有逼他,只是引導他去投資。他笑說:「我那時才十九、二十歲,有五六萬元,如果不是爸爸提我,我一定攞錢去買部車威威。現在的六十三萬元,連車位都買不到。」

  柏豪指現在的市場亦不斷轉變,希望協助年輕人「上車」。他聽說以前一層樓有八戶,後來擴展到十六戶,到現在一層三十二戶都有,密度很高,但最少都是自己的單位,但一個這樣的微型單位,面積都好細。在旁的連詩雅及雨僑均羨慕柏豪已成為業主,他就笑說:「你看我好,其實我都一闊三大。」

  吻戲鹹鹹哋

  連詩雅表示現在跟媽咪同住,但不是自己的物業;並笑言小時候沒有像柏豪那樣,會去儲錢投資買樓,加上父母分開住,她以前有錢都會用來買屋企的電器。她笑說:「如果現在還有六十三萬元的樓賣,我應該都買得到。」雨僑都有置業計劃,希望在兩年內可以達成。她承認自己儲錢很有效率,並說:「我不去旅行,不買手袋,本身自己有生意,所以都希望兩年內買到樓,但可能都是一百九十平方呎的單位,哈哈。」柏豪聞言立即說:「上到車都很好呀。現在這些細盤未必有人放,如果租出去每月可以有萬幾元租金,都很好的。」雨僑笑言,自己唯一的要求是可以伸直到對腳睡覺,她亦會密切留意新樓盤的優惠。連詩雅亦笑說:「我真的不想生得這麼高,一百九十平方呎的屋,我想我一開門便要瞓低。」

  談及今次合作拍戲,三人都表示拍攝得很開心。早前同戲演員張繼聰接受訪問時指,拍攝期間因為林敏驄常爆肚,經常忍不住笑,但他就讚柏豪最厲害,忍笑功一流。柏豪解釋稱,那場戲是講他鬧完交,沒有理由會笑的;並指自己都好慘,其他人可以笑,但他就不能。他說:「林敏驄經常爆肚,我又不可以,就想其他的事,好像打籃球、賽車、新波鞋,盡量抽離自己,不去想那些令人發笑的事。」柏豪指這個方法很有效,未試過失敗。

  他笑言,導演表示很多場戲都很好笑,但無辦法,要割愛剪走一些。

  雨僑在戲中演骨妹,但她表示不用特別去學按摩,因為全片她只是幫柏豪按摩了幾下,反而角色從內地到港,所以她要學習內地女子的神態及口音。

  問到三人有情慾戲嗎?雨僑笑言沒有,但有接吻戲,都是老少咸宜的。柏豪承認戲中跟連詩雅及雨僑都有接吻戲,他跟雨僑的吻戲是向劉德華及張曼玉致敬,他們模仿二人在《旺角卡門》中的一幕,在電話亭中親吻。而跟連詩雅的吻戲,他就以「好鹹」來形容,因為講他正在食米線,連詩雅喊着來吻他,柏豪笑說:「我口中還有條春卷,加上她的眼淚,真是好鹹。」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