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人生,一夜逆轉《命中有罪》

時間:2017-10-06 03:15:43來源:大公網

  圖:Connie(右)偕弟弟打劫銀行後,慌忙逃命

  美國獨立電影《命中有罪》(Good Time)入選今年法國康城影展競賽環節,雖然只拿了一個最佳配樂獎項,但其風格化的拍攝手法,也令不少觀眾以及影評人刮目相看。一般動作片以好人主角作牽引,不斷化險為夷,戰勝邪惡的故事,在本片反轉成罪犯在一夜之間,在紐約逃避警方追捕,這亦是影片其中一個吸引之處。\劉偉霖

  羅拔柏迪臣(Robert Pattinson)飾演的Connie和輕度弱智的弟弟Nick,由導演之一賓尼沙夫迪(Ben Safdie)飾演,與祖母相依為命,但關係欠佳,Nick更對祖母動粗,要接受心理醫生輔導。Connie把心一橫,帶弟弟一起打劫銀行,目的是要一筆錢在鄉間隱世。兩兄弟失手收場,Connie帶着劫款逃脫,Nick則被捕。Connie想以劫款為弟弟保釋,但大部分劫款都沾了顏色粉末,而且Nick更在拘留所和人爭執,被打到重傷入院。

  Connie再次把心一橫,去醫院的羈留病房,趁警員走開時把弟弟推上輪椅然後逃走。眼見弟弟的臉被繃帶纏着,看來傷得極重,好像證明劫犯這個決定是對的。Connie憑一個又一個的大話,帶弟弟坐上運送病人回家的專車,更得到一個黑人家庭收留。正當Connie苦思下一步怎辦,「弟弟」醒來了……

  音樂營造張力

  《命中有罪》是一部頗為神經質的犯罪片,影片大部分的鏡頭都是人頭大特寫,要不是導演們使用較闊的變形闊銀幕比例,令人頭的兩旁都有點空白,否則特寫就佔據了全張銀幕了。此外,本片用菲林攝製,畫面標榜不同顏色的光管燈光,既有舊區風味,也加添了不安的氣氛。

  而電影獲配樂獎,確實難以忽視。從影片的製作時間推斷,導演及配樂者應該沒有參考《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不過《命中有罪》跳動、旋律性較弱的配樂,套路和《鄧》片的配樂相同,都是想用滴答聲去令觀眾覺得緊張。假如要把兩者比較,筆者覺得《鄧》的滴答聲縱使有很高的操控情緒的成分,但所配合的情節,以及鏡頭的剪接,都是一致的,頂多說「滴」得過火了;而《命》片假如抽走聲軌,鏡頭算不上緊張,而加了音樂則變成非常緊張。從一個角度看,音樂是補充了畫面所缺乏的張力,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亦是音樂太過人為地去「虛擬」一個緊張的情景。

  許多大特寫的拍法,令羅拔柏迪臣的演出倍添突出。他和舊愛姬絲汀史釗域(Kristen Stewart)不約而同,都很努力地洗刷各自在那個殭屍電影系列裏的花瓶形象,史釗域較順利,亦不用太刻意要人認不出自己。柏迪臣也許受制於他的五官,所以太令人聯想到殭屍。於是,Connie的角色要留鬚,既幫助他改變形象,也令人聯想到《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的主角。不過改變形象,或再次接拍如《墮樂迷城》(Cosmopolis)的躁狂角色,不表示柏迪臣實力真的大躍進,但他令人眼前一亮,也是無可否認的。

  英雄抑或魔鬼

  從個人口味或觀感而言,《命中有罪》並非筆者那杯茶,先前所說的「緊張」音樂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Connie這個「反英雄」。筆者有個奇怪論點:假如觀眾喜歡這部片的話,他們應該是喜歡,或至少同情這個角色;反之,討厭這個角色的觀眾,是不會喜歡這部影片的。

  此外,筆者也搞不清楚編導其實是想將Connie寫成一個受害者,還是一個魔鬼。他的行為是高度反社會,打劫此其一,影片開首時,Nick正接受心理輔導,醫生逐漸找出他有暴力傾向的肇因,這時Connie衝進來,見到Nick流了一滴眼淚,便強行帶走他,並恐嚇醫生。影片以Nick再次接受心理輔導作結,同一位心理醫生把他帶到一群好像有精神病或低智的病人那兒,讓他們一起上課。這段給觀眾的印象是這位醫生無能,又好像把Connie在整部片的行為合理化了。

  Connie亦很擅長利用別人並以說謊達到目的,其中一位被他利用的,是一位十六歲的黑人少女,她的下場是被警方拘捕,Connie則冷漠地由她被抓,她以一種可憐的眼神看着鏡頭。這也是令筆者困惑的地方,編導是不是想刻畫一個反社會人格的行為或心態?還是在歌頌這種人成為英雄呢?

  影片有一個細節也令筆者想不通,Connie打劫得來的現金中,被銀行職員放了顏色粉末,粉末的爆發令兩兄弟本來順利的逃走立刻出了問題。原來這種粉末在洗手間擦兩擦就可抹走大部分,這點和筆者所認識的(沒有特殊化學劑不能抹去)完全相反。此外,片中幫司法機構收取保釋款項的「保釋中介」,居然都會收沾了少量粉末(沾了太多的沒有收)的現金。錢又不是全進自己的袋,為什麼要冒這種險呢?筆者真是不太明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