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歲月/詩人與殺人\凡 心

時間:2020-09-23 04:24:09來源:大公報

  內地詩壇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出了一件大事:朦朧詩的代表人物顧城,在新西蘭砍殺了妻子謝燁後上吊自殺。這事已過去近三十年。每年十月八日他的忌日前,媒體上就會推出一批文章為顧城洗白,悲劇原因卻指向謝燁無底線的寬容,或暗指一切由她策劃。

  顧城因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的天才詩句,聲名大噪。他常受邀出國、講座,收穫了無數粉絲。後來他到新西蘭定居,一名叫英子的女粉絲追星而至,大度的謝燁竟留她在家,對她與顧城間的男女之事保持沉默縱容。後來英子棄顧城而去,謝燁對顧城的自私、特別是他對兒子不近人情的冷漠再也無法忍受,提出離婚。顧城本就是個拒絕長大的孩子,為此情緒走火入魔,用斧頭砍倒謝燁後上吊自殺。其實這並非衝動,從他留下的四封遺書看,顧城早有尋死之心,兩個女人的離去只是加速了他的行動。

  這一切都在顧城姐姐顧鄉眼皮下發生。她多年間有過不少文字來記敘這件事,糾纏在「誰先死」的問題上為顧城開脫,責任卻隱指謝燁。顧城過去的詩友、粉絲也幾乎悉數出動,回憶與顧城的交往,他的詩和他的故事。

  謝燁呢?那個一直像小媽媽一樣照顧和輔助顧城的女子,那個美麗溫柔而且隱忍的上海姑娘,那個因為顧城厭惡被迫將兒子送人而忍受母子分離痛苦的母親,那個慘死於暴力斧頭下的冤魂,卻很少人提到她的冤屈與不幸。可有人覺得這樣對謝燁太過不公?可有人想過她父母的感受?

  現在才是九月,有關顧城的文章已提前出現在網絡。痛惜天才可以理解,迷戀他的詩作也屬正常,但對顧城的褒揚應有底線,應該記住:顧城是天才詩人,同時也是殺人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