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以夢為馬/沒大沒小的家庭/管 樂

時間:2020-05-08 04:24:02來源:大公報

  今年是汪曾祺誕辰一百周年。三月五日是正日子,彼時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最為緊張之時,在情緒的飄搖不安中,大家紀念汪老,更是離不開他那雞湯式的治愈文章。

  身為吃貨,我對汪曾祺最早的認識卻並非來自於他的美食散文,而是那篇中學時常被拿來作閱讀理解的《多年父子成兄弟》。十七歲時在家給初戀女友寫情書,父親竟在一旁「瞎出主意」;十幾歲就學會了抽煙喝酒,也源於父親的言傳身教,「他喝酒,給我也倒一杯。抽煙,一次抽出兩根他一根我一根,他還總是先給我點上火。我們的這種關係,他人或以為怪。父親說:『我們是多年父子成兄弟。』」待汪曾祺成家以後,兒女們都管他叫「老頭兒」,連孫女也跟着叫。長子汪朗在回憶父親的文章裏曾描繪有趣的家庭一幕:「由於他脾氣比較好,所以在家往往被人呼來喝去,家庭地位也不高,他總是排在我們家幾口人的最後,剛結婚的時候肯定他是二把手,有了孩子他就是三把手、四把手、五把手,有了孫女、外孫女,他就是六把手、七把手,我們家沒養貓和狗,要不然他還得往後排。」

  除了記錄兩代父子輕鬆相處的日常外,文章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他主張的:「一個現代的、充滿人情味的家庭,首先必須做到『沒大沒小』。父母叫人敬畏,兒女『筆管條直』,最沒有意思……兒女是屬於他們自己的。他們的現在,和他們的未來,都應由他們自己來設計。一個想用自己理想的模式塑造自己的孩子的父親是愚蠢的,而且,可惡!另外,作為一個父親,應該盡量保持一點童心。」這些頗為大膽前衛的觀點,當年猶如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在少時的我的內心泛起綿延漣漪,以至於有一段時間只要遇到家長的呵斥,我便振振有詞地念叨着「多年父子成兄弟」。至於結果,當然可想而知。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