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故宮窗櫺 玲瓏剔透

時間:2017-08-16 03:15:58來源:大公網

  黃希明 文、圖

  中國古代建築,就單體建築而言,在外觀上分為台基、柱木牆體和門窗裝修,以及屋頂三部分,窗雖然在結構上不起主要作用,但卻是不可缺少的構成部分。首先,窗的實際功能是其他部分替代不了的。雖然門也可以起到通風透光的作用,但卻替代不了窗,特別是像屋頂上的氣窗、園林中牆垣上的透明窗等位置較為特殊的窗。其次,窗在某種意義上體現出中西方建築的區別。中國古代建築的特點之一就是承重結構與圍護結構分工明確,以木骨架為主要承重結構,牆身和裝修部分基本不承重,故有「牆倒屋不塌」之說,從而使窗的選擇與應用具有較大的靈活性。與中國古代建築不同,西方古典建築多以石材為主要建築材料,牆體本身承重,因此在牆體上開窗受到很大限制。再有,窗還具有強烈的精神感染作用和豐富的文化內涵。窗在古建築立面構圖上具有重要作用,塑造出中國建築玲瓏剔透的外觀,還能烘托建築主題、體現民族風格和地方色彩,還能構成借景。

  每當清風伴着明月透過窗櫺鋪灑室內,自然會喚起人們的無限遐想。

  窗與故宮建築

  故宮建築的窗多種多樣,按其位置分:有檻窗、橫披窗、透明窗、象眼窗、風窗、氣窗等;按其形式分:有菱花窗、支摘窗、什錦透窗、直櫺窗等;按其材質,有木窗、磚窗、石窗、鐵窗等;按其功用,又可分為真窗和假窗。

  檻窗用在檻牆上面,橫披窗用在隔扇和檻窗的上面,透明窗用於牆垣,象眼窗用於山牆,風窗用於簷牆,氣窗用於屋頂。象眼窗、風窗、氣窗主要用於倉房或庫房。

  菱花窗為檻窗的一種,窗為開關扇,隔心造成菱花式樣,有三交四椀和雙交四椀兩種,其中還有不同的花樣變化,故宮的大部分殿宇都使用菱花窗。支摘窗是檻窗的另一種形式,窗分內外兩層,外層分上下兩段,上段可以向上支起,下段可以摘下,窗格有各種不同的圖案,如東六宮和西六宮等處大部分殿宇所見。什錦透窗即牆垣所用之透明窗,做成各種什錦花樣,多用於園林,寧壽宮的如亭有使用什錦透窗的實例。直櫺窗或用於檻窗,或用於風窗,窗格以豎向的直櫺為主,故宮內倉庫及一些次要建築或附屬建築多用直櫺窗。

  造窗的材料,以木材使用得最為廣泛。磚石材料多用於磚石架構建築,御花園內建有磚石露台,洞室雕石為窗,堅固耐用、沉穩大氣。鐵窗用於倉庫,故宮內靠近南側城牆的庫房,使用鐵質直櫺窗,外裝包有鐵皮的開關扇,防火防盜、百無一失。

  除了以上介紹的真窗之外,還有主要起裝飾作用的假窗,即所謂「盲窗」。故宮神武門城樓兩側山牆,在牆體上用磚雕成菱花窗形式,既有利於防護保固,又不失其玲瓏剔透的外觀。中國古典園林貴含蓄美,最忌一覽無餘,多採用必要遮擋以造成幽曲的環境。寧壽宮花園內抑齋西側遊廊採用木質盲窗,窗格內嵌木板,窗扇可以開啟。窗關時內外景物自成一體,形成含蓄幽靜的氣氛,窗開時內外景觀互相因借,令人耳目一新。寧壽宮後部的頤和軒與景祺閣之間的一段遊廊,亦使用盲窗,形制與抑齋西側遊廊盲窗基本相同。

  窗與建築等級

  中國古代封建禮法體現在建築上,主要表現為建築的等級制度。《大清會典》中明文規定:「凡第宅,公侯以下至三品官,基高二尺。四品以下,高一尺。門柱飾黝堊,中梁飾金,旁繪五彩雜花。三品以上,房脊得立望獸。公,門釘縱橫皆七。侯以下至男,遞減至五。均以鐵。士庶人惟油漆與職官同,餘各有禁。逾制者,罪之。」故宮建築,從建築形制到瓦頂式樣、走獸數量、斗拱材數、彩畫種類等方面都體現出等級差別。同樣,窗的形制式樣也顯示出建築的等級差別。一般說來,主要建築窗的等級高於次要建築,次要建築窗的等級高於附屬建築。菱花窗的等級最高,分為三交六椀和雙交四椀兩種類型,三交六椀在等級上高於雙交四椀。故宮絕大部分宮殿使用菱花窗,其中重要殿宇使用三交六椀菱花窗,如:四門城樓、太和門、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文華殿、武英殿、乾清宮、交泰殿、欽安殿、奉先殿、皇極殿、慈寧宮、英華殿等。較為次要的殿宇使用雙交四椀菱花窗或支摘窗。使用雙交四椀菱花窗的建築主要有:東六宮的主要殿宇、午門內的東西朝房、三大殿一區的門宇和崇樓等。使用支摘窗的建築主要有:西六宮的殿宇、齋宮、養性殿、樂壽堂、頤和軒、景祺閣,以及御花園、寧壽宮花園等處的園林建築。附屬建築則多用直櫺窗或簡單的支摘窗,如各類庫房、值房等,或用直櫺窗,或用簡單的支摘窗。

  在一組建築中,建築的等級高下也可通過窗的不同形式反映出來。如東六宮的景仁宮一區,正殿為雙交四椀菱花窗,配殿窗櫺則改為直方格,後殿及配殿則降為使用步步錦花紋的支摘窗,值房則用形式簡單的直櫺支摘窗。等級從高到低,十分明顯。值得注意的是,窗在反映建築等級的時候也有特殊情況,那就是個別等級較高的建築其窗的等級並不高,如坤寧宮和寧壽宮。其實這也是建築等級的一個特點,即封建禮法所謂「上可兼下,下不得擬上」之說。當然,這種現象的背後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我們在區分窗的等級過程中,還需綜合比較、具體分析,不可一概而論。

  窗與建築主題

  建築與文章一樣,需要有鮮明的主題。建築主題多由使用需要產生,通過獨特的語彙揭示出來,窗在表現主題、烘托主題方面有其特別的方式。如寧壽宮花園的三友軒,是一處以松竹梅——歲寒三友為主題的建築景觀,西牆上雕有松竹梅圖案的木雕透窗是建築主題的具體表現。窗為方形,鏤空雕作松竹梅——歲寒三友圖。憑窗望去,窗外的蒼松翠竹寒梅與窗上的圖案互相呼應、相映成趣,將歲寒三友的主題表現得淋漓盡致。

  窗在表現建築主題方面還具有較大的寬容度,同一種窗式只要將其圖案加以適當的變化,就可滿足不同環境的需要。如三交六椀菱花窗,只需將菱花的形式略加變化,便可以滿足不同環境的需求。故宮內的主要殿宇多採用三交六椀嵌艾葉菱花窗,圖案比較規則,因而顯得莊重,但如果用在園林建築上就顯得嚴肅有餘而活潑不足,這就需要採用三交六椀菱花的其他形式。正如在御花園和慈寧宮花園所見,採用三交六椀嵌橄欖菱花和三交燈球嵌六椀菱花,圖案略加變化效果立現,既不失其莊重又不至於呆板,頗與寧靜舒適園林氣氛協調。其他形式的窗也具有如上特性,如支摘窗,既可用於宮殿又可用於園林,即可表現一般主題又可表現特殊主題。西六宮的長春宮、儲秀宮、翊坤宮等處曾為慈禧太后起居之所,所以支摘窗的圖案多為蝙蝠、萬字、壽字等,象徵萬福萬壽、福壽無疆的含義,表現祈福慶壽的主題。

  窗與民族民俗

  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各地區的地理環境有所不同;同時,中國又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各民族的生活習慣、文化背景也有所不同。這些均會造成建築風格的差異,窗作為建築的組成部分,也將地方和民族的特色體現出來。故宮後三宮的坤寧宮是一座較為重要的建築,但它不是採用等級較高的菱花窗,而是採用窗戶紙外糊直櫺吊搭窗,這就是滿族生活習俗在建築上的反映。

  瀋陽故宮有一座清寧宮,形制較為特別。它是一座五開間硬山頂前後出廊的建築,黃琉璃瓦綠琉璃剪邊。東梢間隔為暖閣,是皇太極和皇后的寢宮。其餘四間聯通一氣,於東次間開門,形成「口袋殿」。前後簷各安四槽直櫺吊搭窗,白色的高麗紙糊在窗櫺外面。「窗戶紙糊在外」是「關東三怪」之一,是為了適應寒冷的自然條件,長期生活經驗的總結。口袋殿是滿族前身——女真族「口袋房」的基礎上形成的,保持了女真傳統住宅的特點:東次間開門,南北對開大窗,外糊高麗紙,冬暖夏涼十分實用。這不僅是清寧宮的特點,也是民族和民俗特色在宮殿建築上的反映。

  清朝入關以後,於順治十二年(一六五五年)仿照瀋陽故宮清寧宮的形制重建坤寧宮。坤寧宮面闊九間建制,東西各有一間作為通道,其餘七間內西邊一間作儲藏室,東邊兩間為暖閣,其餘四間為「口袋殿」形式,門開在東次間,窗為外糊窗戶紙的直櫺吊搭窗。無獨有偶,乾隆三十六年(一七七一年)修建的寧壽宮也是照此採用「口袋殿」形制修建,東次間開門,使用直櫺吊搭窗。由此,可以看到窗與民族民俗的關係,以及滿族習俗對故宮建築的影響。

  窗的藝術美感

  任何藝術上的感受都必須具有統一性,這早已是公認的藝術評論準則了。同樣,統一性也是建築形式美的基本原則。窗在建築的立面構圖上佔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是表現建築形式美的重要因素,如果窗的尺度和比例適當,會使整座建築顯得協調統一、富有韻律感和節奏感。在建築美學中,構成統一性的方法有幾種,其中重要的一種就是運用形狀協調的方法以求得統一,窗在這方面有着獨特的功用。如果一座建築的窗戶都是相同的,它們之間就有一種完美的協調關係,就會使建築產生統一感。如果我們漫步故宮,無需刻意觀察,強烈的統一感就會油然而生。這是因為明清時期的建築設計已經高度標準化、定型化,對窗的尺度、比例及用工用料都有嚴格的規定,為形成統一感創造了良好條件。

  均衡是建築形式美的又一原則,最簡單、最常見的一類均衡就是對稱。關於這類均衡,托伯特.哈姆特在《建築形式美的原則》中指出:「如果建築物對稱軸兩旁的構造是完全一樣的,只要把均衡中心以某種微妙的手法加以強調,就會給人以安定的均衡感。」故宮建築的對稱是十分鮮明的,一般都在明、次間安裝隔扇,在次、梢間安裝檻窗,對建築的中心會起到一種強調的作用,從而使人產生一種安定的均衡感。

  韻律和節奏是建築給人美感的重要手段,窗不但可以造成一種漸變的韻律,而且還能給人以強烈的節奏感。這種節奏感是通過窗與柱的組合形成的,柱與窗的交替出現,形成快慢不同的節奏。古建大師梁思成先生形象地將一柱一窗的交替出現比作音樂節奏的四分之二拍,一柱二窗比作四分之三拍,一柱三窗比作四分之四拍。這種柱窗組合形成的節奏感,在故宮建築中可以充分的感受到。

  窗與借景隔景

  借景是中國古典園林營造所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可分為遠借、鄰借、仰借、俯借、應時而借等數種,窗也是形成借景的重要手段。在借景方面,園林牆垣上的透明窗較為典型。透明窗常造成不同的形狀式樣,因而稱作「什錦透窗」,可將牆外的景物含蓄地收入牆內,從而擴大視野、增加縱深感。寧壽宮的如亭是使用什錦透窗的借景的實例。寧壽宮花園的竹香館前,用彩色琉璃花磚在弓形院牆上砌成的透明窗,是透明窗的另一種形式。

  窗還有隔景作用,這主要是指上面說過寧壽宮花園所用的盲窗。但這種隔景是隔而不斷、可分可合的,要達到這種效果就應該使用盲窗。

  窗的設計與裝飾

  窗有多種,以檻窗的形式最為常見,多用在殿宇的次、梢間,其構件尺寸多以安裝在明、次間的隔扇為準。主要殿宇使用的菱花檻窗,即所謂菱花窗,其所用邊抹檻框等構件尺寸與隔扇相同,保持規格統一。檻窗風檻下面安榻板,榻板下面是檻牆,總體高度與隔扇一致。支摘窗的定高方法與菱花窗基本相同。隔扇與檻窗的定高總以通風納光、便於出入為主,儘管間廣不均、分扇寬窄不一,通體高度則必須保持一致,各部件分界橫向取齊,以達到整齊美觀的效果。

  殿宇所用的菱花窗,多用銅件裝飾。窗扇四角安雙拐角葉或單拐角葉,兩邊邊梃安看葉,亦稱梭葉,並安鈕頭圈子以便開關。拐角葉、看葉鐫刻雲龍或其他圖案,表面鍍金或貼金,與硃紅油飾的窗扇交相輝映,更顯得鮮艷奪目、富麗堂皇。

  (作者為故宮博物院古建部研究館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