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點擊香江/香港選舉制度面臨的三大障礙\屠海鳴

時間:2021-01-22 04:23:22來源:大公報

  近日,本港不少有識之士呼籲改革選舉制度,但有一些人認為,香港的選舉制度沒有問題、不需要改革。那麼,既然沒有問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港獨」分子成功當選立法會議員和區議會議員?這些人是怎麼被選出來的?

  香港的選舉制度是落實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重要制度;如果實施這個制度的結果,是讓大批反基本法、反「一國兩制」的人登堂入室,成為政權機關的公職人員,能說這個制度完美無缺嗎?

  一個制度好不好?最終要用事實來檢驗,不是靠空洞的「理念」來讓人信服。「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創舉;因此,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應該在實踐中不斷修正和完善。在香港「五十年不變」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香港的選舉制度面臨三大障礙,必須改革!

  基本法意識淡薄,迷失「身份定位」

  選舉,是人選人的一項政治活動。在香港,無論是選舉人還是被選舉人,都普遍存在基本法意識淡薄的現象,主要表現為以下兩點:

  其一,迷失「身份」,妄自尊大。雖然香港持續多年的政治爭拗每次話題不同,反對派成員「抗爭」的激烈程度不同,但基本上都源於同一個立場:「拒中抗共」,折射出反對派並沒有把香港當成中國的一部分,而是當成了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憲法和基本法共同確定了香港的「身份」,憲法規定,在適當的時候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是香港特區的「出生證」;基本法規定,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同時,憲法第一條訂明:「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這些法律規定形成一個邏輯閉環,決定了香港沒有資格、沒有理由、沒有可能「拒中抗共」。由於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中央把部分國家層面的權力授予香港,香港特區擁有比內地的省級行政區更為廣泛的權力,香港一些人因此產生了錯覺,誤以為香港權力無邊,可以不受中央制約和管治,自我膨脹,事事與其他主權國家相比,這是一種極不正常的現象。

  其二,曲解法治,本末倒置。香港回歸實際上是兩個步驟同時完成的,一是英國把香港主權和治權移交給中國;二是中國將治權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由中央行使,另一部分授予香港特區。港英時代的法律之所以能夠在回歸後繼續實施,並不是英國移交給香港的,而是基本法允許其繼續實施的。因此,遵從法治首先要遵從憲法和基本法。香港人歷來視法治為核心價值,但一些人在對法治的理解有偏頗,認為尊崇法治就是尊崇英國人留下來的法律,而忽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這也是一種極不正常的現象。

  社會嚴重對立,缺少協商文化

  香港的社會嚴重對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在前年持續暴亂中,因為政見不同,有人當街「火燒活人」,有人當街刺殺議員,有人當街私刑路人,有大學生圍毆內地同學,有人打砸新聞媒體辦公大樓;在區選前夕,更有幾十名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被反覆「裝修」,「破壞到無可破壞」……這一切是對香港這個現代化國際大都會的公開羞辱,令香港不配再冠以「文明、法治、開放、包容」的定語。

  國安法實施之後,「港獨」分子作鳥獸散,表面上平靜了下來,但這並不代表香港社會已經徹底回歸和平、理性,無論是在政權機關,還是在普通市民當中,「非黑即白」的認知標準依然大行其道,「藍絲黃絲」的劃分界限依然大有市場,「只會破壞、不會建設」「只會批評、不會建議」的現象仍然存在,香港社會的裂痕程度很深,彌合裂痕還需要較長時間的艱苦努力。

  香港開埠以來,各色人等匯聚於此,中西文化相得益彰,商業城市的特性,造就了融合發展的力量,原本有海納百川的胸懷和氣度,但近年來,由於外部勢力的介入,一些人「政治上腦」,凡事都要貼上政治標籤,對內地大肆污名化、妖魔化,離間香港和內地的關係,令協商文化的基因漸漸消減。在這種社會氛圍中,難以凝聚共識,選舉變成了你死我活的政治爭鬥,而不是為香港謀未來、為市民謀福祉。

  選舉制度有漏洞,難防「港獨」勢力入侵

  香港選舉制度是在「一國兩制」尚未取得實踐經驗的時候制定的,隨着實踐的一步步深入,逐漸暴露出了諸多缺陷。

  比如,選舉管理委員會的組成和權力值得商榷。《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列明選管會主席必須由高等法院法官出任;但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行政長官是「雙首長」、須「雙負責」,如果在選舉制度上不能體現行政長官是「雙首長」,「雙負責」就可能落空。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質疑某些法官放生暴徒、司法機構偏袒「亂港」勢力,這提示我們,只能由高等法院法官出任選管會主席的規定,有可能是一個巨大的漏洞,因此,應該改為由行政長官委任適當人選出任主席。「適當人選」可以是高院法官,也可以是其他人士。

  又比如,香港的選民和參選人年齡下限偏低也值得商榷。在香港,年滿18歲便可以登記成為選民及參選人,18歲還在上大學,經濟上尚未獨立,政治上更不成熟,對社會缺乏了解,如何能夠正確行使權力?特別是由於教育的缺失,這一代年輕人已被一些「港獨」思想禍害,表現得非常極端,更難以投下負責任的一票。因此,建議將選民年齡下限適當上調,將參選人年齡也適當上調。

  只有紮緊制度的籬笆,才能從根本上杜絕「港獨」勢力進入香港的政權機關。緊盯漏洞,亡羊補牢,改革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香港撥亂反正、重回正軌的重要工作,不可忽視,不能懈怠,更不容走樣變形!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