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香港是新的柏林」的認知誤區\周德武

時間:2019-11-12 04:24:28來源:大公報

  11月9日,是柏林牆倒塌30周年的紀念日。德國進行了為期一周的紀念活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大國領導人均缺席這場紀念活動。

  柏林牆是德意志民族身上的一道傷疤,雖建於1961年,但比柏林牆更早的、莫過於1946年由邱吉爾為東西方陣營降下的幕牆。這位英國首相著名的鐵幕演說,拉開了長達30多年的冷戰。

  德國及首都柏林在二戰以後被美、英、法、蘇共同佔領,1949年美英法佔領區變了西德(聯邦德國),西柏林歸西德;而蘇佔區變成了東德(民主德國),東柏林歸東德。兩個德國就此形成,而西柏林成了插入東方陣營的一塊「飛地」,無疑也是東西方矛盾的焦點。

  二戰後,資本主義世界對社會主義陣營進行了全面封鎖,東德的發展相對緩慢,許多東德人從不設防的西柏林邊界逃往西德。據統計,自1949年至1961年大約270萬人,從東德逃到了西德。為了防範來自西方的干擾和破壞,阻止國內技術人員和勞動力外流,東德政府根據人民議院1961年8月12號通過的決議,開始建立柏林牆,代號為「玫瑰」。

  從東西方的無形鐵幕到柏林牆的有形之隔,將兩大陣營的冷戰推向了高潮。柏林牆成為持續半個世紀的冷戰象徵之一。西方世界對柏林牆一直恨之入骨。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西德勃蘭登堡前發表了演說,向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公開喊話,希望「推倒柏林牆」。而熱衷於「新思維」的蘇聯領導人對此也是怦然心動。

  1989年春,以匈牙利為首的東歐國家率先推行多黨制,開啟了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多米諾骨牌。當年,東德統一社會黨總書記昂納克被迫下台,11月9日東德做出了取消旅行的限制,存在了28年的柏林牆被推倒。一年之後,兩德實現了統一。

  柏林牆的崩塌,標誌着東西方兩大陣營對抗的終結,西方國家歡呼其「不戰而勝」。著名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發表了「歷史終結論」,認為資本主義是人類社會發展形態的最高階段和最終歸宿。但是30年過去了,人類不僅沒有看到歷史終結在資本主義社會,相反資本主義的發展也遇到了新的麻煩。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福山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觀點,承認他的觀點有誤,「應當給中國以一席之地」。而2016年打着民粹主義旗號上台的特朗普,更是對福山的一次政治打擊。他連續發表文章,稱美國正經歷制度性衰敗。特朗普大力推行貿易保護主義,築起貿易壁壘;對移民政策進行大幅度修改,強行要求國會撥款數百億美元,在美墨邊境建起一座高牆,以阻止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他的這一舉動遭到對手的嘲笑。花巨資建這個牆,而墨西哥人買把電鋸,可以輕易突破這道防線。媒體報道說,特朗普曾建議在美國一側養些鱷魚,遭到人權活動分子的抨擊。對於這種違反人性的倡議,特朗普認為這是一條假新聞。

  如果說這條新聞有假,那麼想在中美之間建立科技之牆,倒是特朗普政府正在認真做的事。特朗普在有形與無形之牆之間來回切換,反映了他內心世界的糾結。前幾天,福山又提出世界正處於「新的十字路口」的哲學命題。看來,要想看清歷史大方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今天,德國隆重紀念柏林牆崩塌30周年,重在強調自由民主的價值理念。特朗普在給柏林牆倒塌30周年紀念會的賀信中說,「自由的火炬不滅,它已經成為全世界仰望的希望與機會的燈塔」,其實,這是特朗普又一次在誤導世界。柏林牆被推倒後,真正激發兩德人的不是什麼自由民主價值,而是對兩德統一的渴望與追求。國家統一所帶來的凝聚力,迅速轉化為國家的奮鬥動力。在經過艱苦的10年整合之後,德國成為名副其實的歐洲發動機。

  歷史已經證明,國家分裂的張力,恰恰是阻礙德國強大的巨大障礙。最近美國民主黨眾議員利賓斯基提出了「香港是新的柏林」的論調,實際上把香港放在自由民主的價值誤區,以此來界定香港作為對抗中國社會主義的橋頭堡地位,恰恰是時空倒錯。這場已經折騰150餘天的香港反修例風波,具有強烈的本土主義和分裂主義的性質,這種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張力正把這個彈丸之地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8日在柏林貝爾基金會發表演講,提醒德國要與美國一起共同對抗中俄,抵制華為、抵制東德熟悉的「新威權主義」,遭到默克爾的拒絕。這位在東德長大的「鐵娘子」,雖然持有西方的價值觀,但在捍衛德國利益方面,她不願回到孤立主義的時代。5月31號,她在哈佛大學發表演講時就呼籲青年領袖,要拆掉「無知與思維狹隘之牆」,擁抱多邊主義。

  當年美國總統里根呼籲推牆,而今天的社會主義中國敦促特朗普拆牆,多麼具有諷刺意義。蓬佩奧感嘆,柏林牆倒下了,但整個西方世界「卻在落日餘暉中迷失了方向」。其實,這句話說的是美國人自己。正是當今的美國把多邊主義和全球化帶入岔道。

  默克爾告誡,「不要將謊言說成真話,也不要將真話說成謊言」。回顧德國統一30年的教訓,那就是對東德否定得太厲害了。默克爾最近在接受明鏡週刊採訪時表示,「不管你們說懂得當年多麼的專制,但我們依然可以在那種體制下生活得很幸福」。畢竟當時東德社會風氣比較好,犯罪率比較低,貧富差距也不大。所以,當年的東德成為當今不少人的一種懷舊情愫。看來,實事求是也是客觀看待柏林牆倒塌所必須遵從的一項原則。謊言終究會在真理的大廈面前轟然倒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