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經濟 > 正文

結束野蠻生長 數字貨幣迎轉折年

時間:2018-02-15 03:15:36來源:大公網

  圖:投資者對數字貨幣的追逐,完全是一種對技術的信任,實際上是從一個極端,過渡到另一個極端

  在2018年之前,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可以說完全處在野蠻生長的時代,各國政府偶爾會針對比特幣支付、交易市場出一些防禦性政策,但並沒有認真去關注和思考,尤其是跨國之間的協作和討論,幾乎是不存在的,這就導致數字貨幣行業的發展,在過去十年裏,完全是一種「曠野空降」式的邏輯,沒有人知道比特幣到底擠佔了誰的領地,似乎只要將其堵截在自家門口之外即可。/大宗商品、外匯市場觀察員 肖磊

  數字貨幣市場,開啟了去中心化資產的開端,投資者所追逐的,完全是一種對技術的信任,這實際上是從一個極端,過渡到了另一個極端。中心化的資產類型,比如主權信用貨幣、債券、股票等等,以各種不同的問題,暴露在投資者面前,紙幣的貶值,債券的信用危機,股市的造假和暴漲暴跌等等,而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資產,縱然也存在很大的問題,但目前看,在問題沒有大規模爆發之前,投資者對其的需求依然很旺盛。

  從野蠻生長進強規則時代

  2017年12月18日,全球最大的期貨交易所芝加哥商業交易所上線了比特幣期貨,一個期貨交易品種的上線,需要幾十條符合法律要求的規則,需要參與者完全遵守,並以此展開市場博弈,這意味着比特幣從野蠻生長,進入到了傳統金融市場的強規則時代。

  對於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來說,起於青萍之末,傳統金融市場幾乎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就已佔據了全球金融交易市場的重要地位,每日數字貨幣的交易額,目前已經高達600億美元,超過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日平均成交額。再去對這一市場視而不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尤其是進入2018年之後,全球各個國家開始如坐針氈,每時每刻幾乎都在充斥着數字貨幣的各類消息,考驗的並非對金融市場規則的容忍度,而是一種全新的,對未來金融市場和新興產業的疏導智慧。

  結束野蠻生長,數字貨幣行業將在2018年迎來最大的轉折之年。

  中國、美國、日本、韓國、印度、俄羅斯等,很大的可能將會在今年出台更明確的監管政策,歐洲方面,德法財政部長的措辭比較嚴厲,使用了「取締」等詞眼,而美國財政部長將比特幣形容為「新的瑞士銀行」。

  如果要對今年的監管做一個預測,我希望更多的從宏觀邏輯層面加以解讀,這對於真正的從業者和投資者,會有很長遠的意義。

  從整個結構性來看,對數字貨幣的監管,會分為三個體系。一個是大陸法系,包括德國、俄羅斯、法國等,這類國家從一次性制定政策的角度,應該會非常的嚴格,尤其是類似於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國家,由於本身主權貨幣還並不是國際儲備貨幣,數字貨幣的匿名性和跨國轉帳的便捷性,會給這些國家的外匯政策帶來極大的挑戰,因此監管會更加嚴格;第二個是英美法系,這些國家更注重事後監管,但更主要的目的是讓比特幣等數字貨幣成為自己經濟和金融運行過程中,能夠做到某些貢獻的工具,會給市場帶來更大的影響;第三個是,國際組織的監管,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作為推動全球貨幣市場一體化的重要組織,對比特幣等非中心化的貨幣形態,其牴觸情緒可能會超出想像,有可能成為新一輪國際金融市場對比特幣發動聯合監管的協調方和發起方。

  從現實經濟環境的角度來看,中國和美國最有條件和理由去加強監管。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的發展雖然很快,但就整個體量和發展的不確定性而言,對於超級大國來說,其吸引力並沒有那麼大。中國一年的財政收入超過17萬億人民幣,就算把全球前十大交易所的利潤全部交給中國政府,可能還沒有500億人民幣,佔比不到0.3%,而房地產行業,僅萬達一家,今年上半年的繳稅額就接近200億人民幣。當然,發展經濟,不能只看規模,還應該看潛力,但這個問題有點複雜,體量愈大,實際上就會愈保守,就像公司愈大,就愈缺乏創新一個道理,因此才有了周期更迭,大國興衰,後來者往往居上。

  數字貨幣對小國吸引力大

  對於經濟規模非常小的國家來說,數字貨幣市場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因為這些國家大部分情況下,主權貨幣的屬性也非常的弱,並不在意使用的是美元還是比特幣,而且如果從數字貨幣交易和產業的角度,能夠給本國經濟帶來新的活力,哪怕稍微增加一點就業,都是非常有意義的。因此,可能國家愈小,有可能對數字貨幣的態度會愈開放。

  基於此,估計2018年數字貨幣行業的焦點和資訊,都會圍繞監管問題來展開,這個監管,具體說應該是規則的制定。這一過程是非常痛苦的,習慣了野蠻生長的數字貨幣行業,要做好心理準備,而一向自以為是的監管機構,也將面臨巨大的挑戰。但無論如何,市場的預期和關注點都會發生重大變化,很多從業者和投資者可能會非常的不適應。

  那麼從監管層面來說,最大的不確定性,以及對整個市場價格走勢的影響,該關注哪些方面呢?

  全球有待達成監管共識

  首先是對比特幣的定性,全球依然沒有達成共識。具體如何定義比特幣,這當中存在很多的影響市場的因素,因為投資實際上是一種對預期的追逐,比如大家都在期待各國能夠把比特幣定義為一種類似外匯的金融貨幣形態,如果有更多的國家這樣定義,那麼對比特幣的支撐力是巨大的,但如果更多的國家定義為一種虛擬商品或證券化產品,就會面臨發展局限性。

  第二個是跟傳統金融機構或傳統金融市場的界限有望進一步打通。比特幣等市場,雖然有一套自成體系的邏輯,但每一個參與者,都希望得到傳統金融機構或市場的認可,比如哪個大機構又接受比特幣了,為比特幣交易提供什麼中介服務了,或者停止某些針對比特幣等的服務,都會成為今年影響市場價格的重要因素之一。傳統金融機構以何種姿勢進入這個市場,也是監管機構說了算的問題,監管機構在什麼條件下允許傳統金融機構介入數字貨幣市場,2018年可能會有一個初步結果。

  第三個不確定性是稅收問題。由於數字貨幣市場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沒有任何組織為其做擔保,也沒有主權國家政府的背書,中央銀行難以用利率等工具來調節市場,這種情況下,稅收就成為調節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的唯一工具,作為一種金融貨幣形態,在交易過程中被徵稅,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相當於是非常明顯的實施負利率,對市場流動性的影響較大,會加劇價格的波動。

  最後,投資者需要注意的是,要從整個全球經濟,以及各國政策的背景之下去關注這個行業。儘管過去投資者在並沒有重視這一塊的情況下,都賺了錢,擁有了堅定而單純的信仰,但那是因為你在小小的江河裏游泳,不知道大海的波濤洶湧,當江河匯入大海的時候,命運也將隨之改變。

  2018年,可能是考驗數字貨幣市場行情和人性的最關鍵的一年,每一個消息都變得異常重要,而對於靠「消息」產生波動的數字貨幣行情來說,今年的震盪可能會是最不確定的,甚至可能是最殘酷的。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