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歲月/小議諾文學獎\凡 心

時間:2020-10-21 04:24:13來源:大公報

  二○二○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美國女詩人路易絲.格呂克,原因是她「充滿詩意的聲音,樸素的美使個體的存在具有普遍性」(文學獎評語常就是這樣玄的哈)。力數歷屆該獎項得主,有的實至名歸,如寫下《百年孤獨》的馬克斯;但有的得主及作品也為人詬病,如瑞典的《騎鵝旅行記》。這部作品撐死了就是一部快樂的童話,外加一點瑞典人文地理的有趣介紹。

  香港文青鍾情《挪威的森林》和《海邊的卡夫卡》。他們的偶像是這兩部作品的作者村上春樹大叔。他大叔陪跑多年,今年毫無懸念地再度落空。村上早就看開了,只是他的粉絲還在一年年地為村上悻悻喊屈。

  中國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嚴格算來只有莫言一人。二○○○年的得主高行健雖是華裔,但他已放棄了中國國籍並以法國人自居。不過有點黑色幽默的是,他得獎的代表作《靈山》、《一個人的聖經》書寫的文字不是法語,而是點橫撇捺的中國漢字。他的得獎令一些有諾獎情意結的中國作家惱火,他們氣呼呼說:中國這種水準的作家起碼有兩三千。

  歷史上的諾貝爾文學獎,得獎的多是西方特別是英語系的作家,而後南美與日本作家風光過一陣,之後才輪到其他小語種和漢語寫作的作家。漢語寫作的作家得獎難,原因一說就懂:首先得有西方漢學家留意到了與諾貝爾文學獎價值取向相同的漢語作品,又得有人把作品翻譯成西方讀得懂的文字,再加上催谷銷售和推銷作家,這就是操作的一片大海。有心跳進海裏的漢語作家,付出必比西方作家多得多。作家雖會謙虛表示獲獎「意外」,但對和各種提名人的接觸交往,應有記憶。

  諾貝爾文學獎評獎的遊戲規則就是如此,既簡單也複雜。

逢周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