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香港隨筆/第二個月亮\張 茅

時間:2020-09-30 04:24:00來源:大公報

  圖:陳海鷹畫作《中秋月餅》\作者供圖

  月上海涯,一年難得的涼快氣候又來到島上了。

  每年的中秋節晚上,許多人離開侷促的屋,到海上賞月。最便捷的方法,放棄坐地鐵或巴士,坐渡海小輪往來於兩岸之間,這時,「海上生明月」的氣宇非常動人,維港泛着銀波,使人觀賞到月色下城市的麗影。

  吾土有兩個月亮,香港亦然,天上的月亮這一夜圓圓的,第二個月亮,是中秋月餅,像天上的月亮也是飽滿的,圓圓的,帶出了「人月兩團圓」的美句。第二個月亮進入千家萬戶,散發清香,還是孩子們喜歡的美食,家家戶戶佳節不可缺的月餅和應節水果。

  節前,收到香港美術專科學校陳為民校長送來的一盒月餅,外包裝印有畫家陳海鷹所繪的《中秋月餅》,為這中秋節帶來新鮮感。陳為民說,這是他父親特別喜歡的作品,拍賣出去了,真畫在不知名的藏家手上,我有些意外。我與陳海鷹交往半生,知道他的藝術家脾性,沒聽說他賣畫,如今他的遺作用兩個單位收藏。有什麼事情要割愛,將自己得意作品賣出去?

  原來,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某一年,香港防癌基金會籌募經費,應付癌症病人日漸增加,徵得畫家陳海鷹捐獻,把心愛之作《中秋月餅》交與會方,再由防癌基金會交由拍賣行拍賣,收入所得,全數歸基金會。拍賣前一星期,拍賣行慣例將上拍藝術品展出三天。《中秋月餅》在展廳引人垂注,有些人佇足細心地看,有些人邊看邊交流,指月餅在畫家筆下畫出了月餅皮薄、蛋黃油潤、蓮蓉餡鬆軟,這些看畫人是收藏家或拍賣會的常客。外國著名畫家不會拿月餅為題材,他們的生活中沒有月餅這回事,中國油畫又少以月餅入畫,拍賣當日以好價賣出,為防癌基金會籌募一筆經費。

  割愛需要有點勇氣,陳為民說父親多年後不少次提起這畫是即興之作:這晚中秋節,好友到畫家家中團圓,酒逢知己,晚餐後共賞月色談論畫事,靈感一到,當晚在家中速成這幅畫。看此畫筆觸得心應手,色彩混合的快速,行筆角度長短曲直多變的密度,線條勾勒粗細的分配、大小的處理,指腕力的靈活性與準確,大膽意筆和恰到位,筆觸大小和冷暖色彩混合的操控,展示深厚功力。

  陳海鷹拍賣作品的九十年代,是他藝術創作的高峰,以及美術教育理論進入系統化的年份,一九九四年他以一幅《俄國教授》肖像作品,參加國際大賽,獲美國肖像畫家協會評為三大最出色肖像畫家之一;一九九五年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聘為客座教授,聽課學生每次坐滿演講廳,從中了解東方人對西方繪畫藝術的傳承及發展,中西方文化藝術交流史重要的一頁。他有機會應邀留在美加的大學任教,他都婉拒了,始終留在香港主理「香港美專」,專注美術教育及創作。

  《中秋月餅》是畫家用筆及色調的技巧突破,而且總結這方面的理論教授學生。回記二○○九年秋,陳海鷹病危進入威爾斯醫院,在我探訪中談到技法,特別提到兩句話:「先收後放,先繁後簡」。解釋前一句話適用於油畫,後一句用於水彩:「先收」,是嚴格要求習畫人打好素描基礎,吸收的階段,有了基礎才「放」,即放手去畫;用於水彩的後一句「先繁後簡」,初學時無妨鼓勵大膽用色,不嫌太多,經過不斷反覆嘗試,最後達至概括簡明。

  看着這幅故人的《中秋月餅》,不期然打開桌上的一盒月餅,驀然心扉打開,中秋佳節在我國的天地,有着兩個月亮,進入我們的生活文化和藝術文化中,為世代留下歡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