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晨跑/余 逾

時間:2018-10-20 03:16:53來源:大公報

  可能是有晨跑的習慣,每到一個城市住下來的第一件事,我便會打開地圖尋找適合跑步的路線。

  初到柏林的大半個月住了三個酒店,每個酒店無一例外的是,大堂最靠近門的桌上都放有跑步路線的地圖卡片。每天早上我出門跑步的時候,那張桌上還會多一排礦泉水和一盤裹得整齊的小毛巾。

  柏林的第一縷晨暉把勃蘭登堡門頂部的自由女神和馬車照亮,以雅典衛城為原型的門柱映着金色的柔光。這也是著名的柏林馬拉松最後的衝刺跑道,既是紀念馬拉松發源地古希臘,更象徵着勝利。

  跑過勃蘭登堡門不遠,便是柏林的「中央公園」Tiergarten,我沿着已初顯秋色的林蔭大道繼續一路向西。不久,便遠遠望到矗立在這條寬闊筆直馬路正中的勝利紀念碑。

  Tiergarten裏的道路在每天的這個時候都特別的繁忙。匆忙上班的人們騎着如賽車一般的自行車見縫插針地超過那些不那麼趕時間的自行車,同時還要避讓像我這樣出來晨跑的當地人或遊客。

  或許柏林的清晨還有些涼意,或者騎自行車起風讓人感覺略寒冷,我總會看到有騎自行車的人不用手扶着車把,而把手揣在兜裏或者交叉環抱在胸前。對於我這種自行車「初級選手」,我很擔心他們會不會失去平衡摔倒撞到。

  公園路雖是自行車和行人的交通要道,但每天早晨的自動灑水噴頭都準時開始工作。噴頭往外噴出兩三米高的水柱,然後有一個鐵片一樣的東西讓水柱分散開來形成噴霧一般的水花。然後噴頭會緩慢地旋轉,把四周的樹林草木都澆透。

  於是,一條路上總有那麼一兩個巨大的噴霧狀水柱會在轉向道路的時候把水噴到路上。雖然水柱有兩三米呈弧形從行人或者自行車的上方噴過,也總是會把通過的人衣服打濕。在這樣的「路口」,有的人停下來等待水柱轉到另一邊,有的飛快地騎車衝過,有的跑步者反而覺得這樣涼爽降溫一下求之不得,卻發現地上濺起來的水濕了運動鞋,只好飛快地墊着腳尖跑過。

  德國人很酷,即便是晨跑時遇到迎面跑來的人也很少會主動打招呼。他們不會像美國人一樣說Morning,也不會像有些法國人會點頭或者說Bonjour。跑了一個月,才第一次遇到一位慢跑的老太太在跟我迎面擦肩而過的時候說了一聲Morgen。但是,即便是跟隨在他們身後的人還有一定的距離,他們都會在公園門口扶着門等到下一個人過來。然後,很酷地點點頭,表示「不用謝」。

  公園裏清晨的水霧在陽光下時而閃亮時而晶瑩,水霧間淡淡的彩虹中,柏林人在勃蘭登堡門和勝利紀念碑之間穿梭,他們筆直的身影在一縷縷金色晨暉的照耀下格外的挺拔。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