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編劇路艱苦\田力

時間:2018-01-04 03:15:47來源:大公網

  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與公開大學合辦的編劇課程,已經十多年了,會員都毫無保留地把創作理念傳授給學員,但當學員提出最想問的問題─如何入行,大家都有一番感慨,因為電影編劇確實是一份艱苦的工作。

  偶然得知一名編劇在平安夜孤獨地離開了,他的朋友憶述其創作生涯,不止飽受剝削還經常收不到尾期(第三或第四期稿費),生活自然困乏,終於為自己的人生寫了一個悲劇的結局。另外,亦有少數編劇受聘於資深創作人,電影的署名權都被剝奪,最後捱不住而轉行。編劇的生涯的確不足為外人道,難怪《三人行》的編劇麥天樞在領獎時灑下男兒淚。

  本以為我們上世紀80年代入行的編劇才會遇到種種不公平,原來幾十年後的今天還沒有太大的改變,這種不公平依然存在。話說半年前編劇會收到一位編劇的來信,說他的作品被人抄襲,希望編劇會為他出頭爭取合理權益。雖然這位編劇未成為會員(編劇會要有三部以上公映作品才能成為正式會員),但保衛創作者權益正是編劇會最重要的使命,於是接受了委託。為了更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們會見了這位編劇。

  原來這編劇跟導演與監製構思了一劇本向電影公司兜售,但沒有結果,大家同意監製繼續去找機會,得到投資後再跟編劇談報酬。終於,這電影計劃參加了比賽並獲獎,而且可以拍成電影。電影計劃的故事跟原作有點不同,但人物性格甚至姓名都沒改變,監製卻不願意給編劇報酬及署名權。如果按照美國的版權法,這官司非同小可,編劇可取回大筆報酬和賠償。但我們知道這電影是小成本製作,取回合理片酬及署名權是最佳安排。幸得投資方理解,事情很快解決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位編劇來見我們時孭了幾大袋雜物,我笑問他是否在搬家,他說不是,原來他在當網劇的美術指導,以賺取生活費供養他的創作理想。他還說寫了另一個網劇,公司用種種理由逼他寫到最後一稿,他收得的只是片酬十分一的訂金。他說時依然在微笑,就只有這種精神才能繼續當編劇。想入行的年輕人真的要想清楚,不止對自己的才華要自信,還要有過人的毅力才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