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議論風生/教協「極端化」  學生是最大受害者\張敬偉

時間:2020-10-19 04:24:05來源:大公報

  近年來,香港亂象頻生。追溯亂源,首在教育走了邪路,次在司法失卻公允。尤其前者,不獨讓香港教育誤入歧途,更使教職人員失去方向,自然是誤人子弟,害國害港不淺。

  香港教育誤入歧途,教協難辭其咎。可以說,教協沒有協助香港教育走上愛國愛港正道,反而變成了「邪教」。

  教協全稱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但這個協會一點都不專業,並非專業團體,而是一個有着鮮明政治立場的工會。媒體曾列出了近年來教協失去專業本分而進行政治鼓噪的「騷操作」:2012年7月29日,教協聯同「學民思潮」,發起反國教遊行,教協提供交通津貼鼓勵教師帶學生去「罷課集會」;2013年3月29日,教協支持非法「佔中」,編製相關通識教材,誘導學生參與「佔中」;2014年,教協製作大量黃絲帶給教師在校內派發宣傳「佔中」,鼓勵全港師生於9月26日參與違法集會;2015年4月2日,教協鼓吹分裂國家、煽動族群仇恨的《香港城邦論──光復本土》,公然在校園宣揚「港獨」意識;2019年,教協煽動並引導學界加入「修例風波」,分別在6月13日及14日和8月5日號召業界罷工;2020年1月,教協宣布成立所謂「援助基金」,為被捕者眾籌提供法律援助等,間接支援暴徒和「黃師」。

  樁樁件件,每次香港出現街頭暴力,教協都發揮着關鍵作用。

  此外,教協成員也有不少在考評局擔任重要職務。如教協理事張銳輝在考評局擔任獨立專題探究中最高職位超過六年。此人今年更獲任命負責評卷的試卷主席。而教協理事、「仇警教師」賴得鐘亦曾擔任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目委員會主席。由此不難理解,香港歷史考卷中不乏為英國殖民主義者和日本侵略者唱讚歌的考題,亦使香港學生參與到街頭暴力和襲警行為中,很多青少年更是缺乏國家概念,不僅崇洋媚外,而且養成「港獨」思維。

  令人擔憂的是,教協高層除了在考評局擔任重要職務,其會員更是遍布各級校園。整個教育系統幾乎都被其侵入滲透。在此氛圍下,香港教育幾被教協控制,香港愛國愛港教育自然難以落實。教協變「邪教」,教師極端,教育偏頗,學生極端,成為香港教育的惡性循環。所謂「學高為師,身正為範」,香港教育界很難覓其真諦。街頭暴力遭遇疫情來襲,教協依然蠢蠢欲動。其政治躁動依然配合西方反華,而且成為攬炒派的嘍囉。為反中亂港鼓舞呼應,為亂港分子鳴鑼開道,繼續在青少年中播撒「港獨」種子,教協一刻也未停止其政治躁動。

  當教協變成「邪教」,自然要扶正祛邪。一方面,要通過系統性的整合,讓教育局承擔起主導香港教育的行政責任。另一方面,編纂符合愛國愛港方向的通識教材,補上香港愛國主義教育的短板。更重要的是,將反中亂港播「獨」的教協成員清除出教育系統,肅清教協流毒,才能從根本上祛除邪教洗腦,正本清源。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因此愛國是第一要務。教育也好,司法也罷,都不能偏離愛國正道。不愛國的教協,自會變成西方反華的工具、攬炒派的棋子和走上邪路的政治組織。教協要生存,必須走愛國愛港正道,摒棄亂港播「獨」的邪路。否則,教協不僅會被愛國教師所拋棄,也會成為港人公敵。

  香港走到了十字路口。教協也好,其他政治組織也罷,是繼續配合西方反華勢力在港製造衝突混亂,還是改弦易轍充當建設性的反對派,必須做出正確選擇。作為直轄於中央的一個特區,所有香港團體和組織,也有必須承擔的責任和使命,那就是必須高揚愛國主義的旗幟。不愛國的團體和組織,也不會真愛香港,更不會愛香港人,只能是西方敵對勢力的反華工具和棋子。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