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敬悼一生愛國求知愛大公報的查良鏞先生(下)

時間:2018-11-09 03:16:19來源:大公報

  圖:二○○九年四月間,查良鏞先生重訪大公報。在參觀、座談之後,查先生題下了「評論自由 事實神聖」這句新聞學名言

  查先生一生愛國,是真正的熱愛國家民族,和愛家鄉、愛文化。這裏面,還包括了愛「大公」。

  九七香港回歸,儘管那時的查先生並不是活躍的愛國陣營人士,但是面對洗脫百年民族恥辱、面對國家恢復行使主權這大是大非的歷史轉折,他毫不猶疑地接受邀請,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而且以其法學背景,與其「同鄉同宗」兄長查濟民先生一起提出了一個關於特區政制的「雙查方案」。方案有些地方,如全民普選立法會、中央委派特首等建議,由於當時不具可行性而未獲接納。但其堅持中央對港權力的立場是正確和值得肯定的,也具有「先見之明」。

  查先生晚年退休後,全世界那個地方不可以住?邀請他去講學的大學也在「排隊」。但他選擇了結廬西子湖畔、西泠印社邊,還出任浙江大學文學院院長,而且不是「掛名」,是結結實實的給研究生講課。到後期行動不方便,講學不去了,自己斥資建造的精舍房子也送給了政府。

  而最能說明查先生愛國心的,是其終生不渝的愛大公,愛這一份愛國立場鮮明不變的報紙。

  二○○九年四月間,在相隔十多年之後查先生重訪了大公報。在參觀、座談之後,查先生欣然命筆,題下了「評論自由 事實神聖」這句新聞學名言,而更令人「震撼」的是,當時已年屆八旬高齡、名滿中外的查先生,一筆一畫地在下款寫上「金庸敬贈舊主人大公報」這句話。

  大公報是查先生年輕時工作過的地方,前後約十年時間,其「成名作」《書劍恩仇錄》也是首發於同系的新晚報。但是,一句「敬贈舊主人」,並不是因為大公報曾經給他薪水、更不是因為大公報讓他踏上武俠小說宗師的青雲路,而是因為大公報百年如一日的堅持愛國,令他由衷的敬佩和感動,更以自己曾終身為「大公人」一分子而感到欣慰與自豪。「敬贈舊主人」這句話,不是無故的謙卑,而是發自內心的、歷經數十年不變的一份愛國深情。

  二○○五年,查先生八十一歲,還遠赴英國劍橋大學攻讀碩士、博士學位,天天如個大學生般揹着背囊去上課,到學生飯堂午膳。而在此之前,劍橋大學已經向他頒授榮譽博士學位。

  查先生一生,名利雙收,也喜佳餚美酒、享受生活,但面對只是衝着其名氣而來、對文化學術毫無認識與不尊重,以為只要有錢就任何人都可以請得動的中外應酬邀約以至「加官晉爵」,他是一概不假以顏色和不為所動的,中國知識分子的風骨,在這位「大俠」身上是閃耀着光芒的。

  查良鏞先生安息,大公人永遠懷念你。

  (完)

  2018-10-31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