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生在線\重陽節裏憶外婆\李仙雲

時間:2019-10-07 04:23:50來源:大公報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寶。請吃糖,請吃糕,糖啊糕啊莫吃飽……」每次聽到這熟悉的童謠,一股暖意就在心間一點點洇染,連回憶都帶着綺麗夢幻的色彩,滿溢着兒時的歡樂與童趣。又是一年重陽時,清風裏飄逸着桂花的香甜,我沉醉於一片酡紅的晚霞中,那漸飛漸遠的鸕鶿,卻將我的思緒帶向了遍插茱萸的故鄉,在這倍思親的佳節,身旁那叢叢簇簇的金菊,燦得亮眼也在一點點喚醒沉睡的記憶,於是,那些有外婆相伴的流年,畫面也在逐一清晰清朗。

  外婆是大戶人家出身,在那個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她嫁給了當時在鎮上做保長的外公。據說當年在那個小鎮,第一個騎上腳踏車的,就是外公。家道中落生活拮据,外婆就把上學識字的機會留給了舅舅和姨媽。外婆的家教極嚴,母親被她調校得善良賢淑,雖不識字,身上卻有「大家閨秀」的風範,也應了那句「女子無才便是德」,母親從小就開始做各種家務,童年時夠不着灶台,搬個小板櫈站立其上做飯洗鍋。外婆也把各種女兒家精通的女紅傳與母親,繡花、紡線、織布、縫製衣服,母親樣樣做得讓人豎起大拇指。

  我兩歲時,母親生病去省城找父親去治療,無奈,母親將我託付給外婆照顧。那時,外婆家住的是四合院,對面的老太太性格乖戾,兒女都不在身邊,她獨自生活。老太太面相兇狠,臉上從無笑意,我每次看到她瞪着眼睛瞅我,就嚇得拽緊外婆衣角直往她背後縮,外婆摟着我慈愛地低聲說:「我娃不怕,有婆在呢。」那時,白天外婆帶着我串門去找小朋友玩,每到黃昏時分,我就站在大門外,神情憂鬱地對着路口「望眼欲穿」,外婆知道我在等媽媽。而她哄我最管用的一招就是:「跟婆回家,婆給我娃炒雞蛋,等你把蛋蛋吃了,美美地睡一覺,你媽就回來了。」在那個食物匱乏的年代,外婆的炒雞蛋,是我舌尖上最饞的美味。

  十歲我便跟隨父親去外地讀書了,從此每到寒暑假,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外婆。而那時,外婆已患了偏癱,每次外婆吃着我買給她的糖糕,就開心得誇道:「我娃孝順的,還知道婆最愛吃孫家的糖糕。」每每那一刻,我鼻子一酸眼淚就湧了出來。幾年後,我不幸在一次外傷中造成脊髓損傷,喪失走路功能,當姨媽和母親費盡氣力把我用架子車拉到外婆家,又被大表哥抱到外婆的炕上時,外婆眼裏,全是淚花,她疼惜無比地小聲對外公說:「可憐了仙娃!」那次,和外婆坐在一起,我們婆孫倆「愁眉」對着「苦臉」,幾乎已全無語言的交流。外婆只是不停地把好吃的塞進我的手裏,我幾次強忍着,讓悲傷的眼淚逆流回心間。

  如今,外婆已去世二十多年了,每到紅楓醉染的重陽,我總能在開得色彩斑斕的菊花中,想起我拄着枴棍艱難踱步的外婆,相信天堂裏沒有疾病和災難,願我的外婆在另一個世界裏吉祥安康。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