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秋天之歌\陸小鹿

時間:2019-09-09 04:24:02來源:大公報

  早上醒來,窗外在下淅淅瀝瀝的秋雨。打開手機,看到朋友發來一則視頻─翡冷翠的即興音樂:《Autumn Leaves》(秋葉)。

  其實,這則視頻我之前就看過了。不過,躺在秋雨聲中再來回顧一番,樂音交織着雨聲,秋天的詩意頃刻便瀰漫了屋子。

  視頻是一個街頭表演。一位韓國音樂人去意大利旅行,路遇一群街頭藝人,於是拿出大提琴,即興參與了這個團隊,為路人合奏了一曲《秋葉》。

  淒婉、哀傷、繾綣,夾帶着濃郁的爵士味道。這支曲子,最初是首法國香頌,因其旋律動聽,歌詞優美,後被美國藝人改寫成英文版,流傳於世。還記得《廊橋遺夢》(港譯:《麥迪遜之橋》)中,在依阿華的鄉村木屋裏,搖曳的燭光下,《秋葉》悠揚響起,弗朗西絲卡和羅伯特相擁着跳起舞來。緩緩的舞步,詮釋着愛戀不捨的複雜情愫。秋天,實在是個適合懷思的季節,那麼,就在歌聲裏緬懷一下故人吧,僅僅一下即可,不必唏噓時光如水,不必問詢伊人別來無恙,就如一枚風吹而落的葉子,不要問它飄向哪裏。

  秋天來了,路上的落葉越來越多,「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每到這個季節,我就會打開手機,聽一首名叫《一葉知秋》的歌,像是迎接秋天的一個儀式。這首歌,很多人演唱過,我最喜歡的是郁可唯和高曉松的對唱版本。

  歌曲的最後一句是:「曾經牽着手說的以後/那個普通路口/如今月如鈎/海棠消瘦/一葉知秋……」曾經和戀人一起走過海棠茂盛的春天,如今時光漸逝改變了一切,雖回憶仍覺美好,心中已不再波瀾起伏,中年的心變得如詩般寧靜,這樣的感覺是青春時無法體會的。人生彷彿一場長長的遠足,一路的風景與心情因時間空間的移動而轉變。

  秋天,我還會聽山口百惠的《秋櫻》,尤其當我穿上粉紅色麂皮風衣時。風衣是朋友送的,我給它起了一個名字:秋櫻。秋櫻這種花朵,色彩本就是淡淡的粉,它的花語是高潔、神秘、自由,和風衣帶給我的第一感覺完全契合。我穿着「秋櫻」,走在清晨的上班路上,秋風吹起了衣襬,百惠低沉的聲線,在耳畔溫柔地響起,「淡紅的秋櫻在秋日裏,隨意地在陽光中搖曳……」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秋日私語。

  《Autumn Journey》(秋日之旅),是新加坡華僑Eric Chiryoku創作的一首鋼琴作品。整首曲子借用電影的敘事手法,從小場景切入慢慢擴展視野,一幅美麗的秋日圖畫便鋪展在眼前,通感於每個人的內心。石榴一顆顆飽滿似紅寶石,桂花飄來沁人心脾的香味,銀杏樹葉黃燦燦得好似油畫……秋天有種無與倫比的沉澱之美,正是有所沉澱才會有所共鳴。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