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錢小豪尋回流逝的「殭屍」情懷

時間:2017-08-23 03:16:10來源:大公網

▲龐景峰(左)視爸爸為英雄

大公報記者溫穎芝攝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港式殭屍片紅極一時,更掀起殭屍熱潮,而錢小豪可說是殭屍片的鼻祖,那些年,當殭屍片一窩蜂推出市場,隨之而來的自然是觀眾看厭然後式微。錢小豪都不諱言當年自己也拍到厭,後來不再拍殭屍片。估不到三十年後,麥浚龍執導的一套《殭屍》電影,再次勾起觀眾對殭屍片的興趣。錢小豪有感原來一直也有一班殭屍迷,決定重投殭屍片行列,更將殭屍片帶入內地市場。

  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

  錢小豪最近成立自己的製作公司,在內地拍攝網上電影,主題都是圍繞殭屍,而最近推出的《生化藥屍》由他親自演出,並擔任出品人。日前他聯同有份演出的兒子龐景峰(註:景峰隨後父姓龐)接受傳媒訪問。

  對於重投殭屍電影懷抱,小豪一臉認真的說:「我本來是厭倦的。三十年前,我自從拍了《殭屍先生》後,便不停地拍殭屍片,後來拍到好討厭,嬲到不想再在香港拍戲,寧去台灣拍電視劇或到內地拍電影演反派,都想避一避。」當年殭屍片熱潮過去後,直到二○一三年,麥浚龍執導了電影《殭屍》,再帶起這個熱潮,同時令小豪有新的啟發。

  攻內地市場

  小豪說:「其實,殭屍片不一定用以前的方法去拍攝,可以是展現好陰暗面的殭屍片。」

  殭屍片沉寂多年,當年只有十幾歲的影迷,現在都變成中年了,但同時亦有一班年輕的觀眾。他覺得殭屍片文化是香港獨有的,為何不延續下去呢?小豪亦發現內地其實有很多殭屍迷,有很龐大的市場。當然,內地電影不主張導人迷信,所以殭屍片不能在電影院上映,但網上電影尺度較為寬鬆,他們亦將人變殭屍的情節改動,就可以符合要求了。

  小豪說:「我第一部在內地拍攝的網絡電影《陰陽先生之末代天師》,推出後點擊率有八千萬,後來,《殭屍先生》的導演劉觀偉找我再拍一部殭屍題材的網絡電影,結果又有幾千萬點擊率。我就想到,為何我不自己去製作呢?」小豪表示內地市場需求大,今次他自己出品的《生化藥屍》雖是殭屍題材,但內容改成人吃了藥才變殭屍,不會有導人迷信的意識,這樣,內地的觀眾也能看到。他都希望未來每年拍一至兩部殭屍電影,以滿足觀眾的需求。

  《生化藥屍》除了小豪演出,他亦找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演過不少電影的男星樓南光、吳耀漢參與拍攝,目的就是讓大家緬懷一下八十年代的情懷,他很想將當年殭屍片最豐盛時的精髓再度演繹,但因為觀眾多在手機上看網絡電影,所以橋段不會太沉重,反而加入多些娛樂性及搞笑元素。問到會否將網絡電影變成大電影在戲院上映呢?小豪說:「其實我今次都算錯了,一心是想拍給網民看,所以製作上沒有放太多資源,但後來香港的院商竟讓我們在戲院上映七天,台灣那邊又買了版權在當地戲院放映。我就後悔了,下次我會放多些資源去做,以備有機會在戲院上映。」小豪指現在的網絡電影片長都接近九十分鐘,他們亦用了4K高清技術拍攝,其實已有大電影的質素,但如果在戲院上映,他們之前會花多些資源在布景製作上,又會拍攝一些大場面。

  父子倆拍檔

  小豪是動作演員出身,拍戲有不少動作鏡頭,但他承認會開始減少拍動作戲,始終自己年紀都大了,還是留給年輕人去做好些。當年小豪在一系列殭屍片中,多是演年輕的徒弟,現在他是否接替那時演道長的林正英的位置呢?小豪哈哈笑說:「我不會說是接替,但我現在確是升了做師傅,沒理由還做仔啦!三十年前演小伙子,現在順理成章也應該當師傅了。我不敢說是接替正英哥,因為他有自己獨特的形態,我只望沾到對方少少光,可以有師傅的風範。」

  小豪的兒子龐景峰早前加入娛樂圈,他在戲中演小豪的年輕版,所以父子二人雖同片演出,卻未有對手戲,但他們都很珍惜今次合作的機會。景峰表示拍攝這部戲,不是爸爸找他的,反而是擔任監製的鄭敬基邀請他拍攝。小豪指自己作為出品人,如果主動提議找景峰演出,會令其他股東覺得他偏私,所以製作上的事,他絕不會干涉。當然,後來鄭敬基提議找景峰去演他的年輕版,他亦覺得好合適,都很希望未來有機會跟兒子真正的合演一部戲,但也要由編劇去創作故事,看是否適合二人演出,他不會干預編劇的創作自由。景峰亦期望跟爸爸在電影中切磋武術,以便將來老了,可以有一部電影留念。

  這次景峰演小豪的年輕版,問他有重溫爸爸以前的電影嗎?他笑言,從小已看到大。他說:「小時候爸爸很忙,唯一可以接觸他多些,就是透過電視看爸爸的電影。一個小朋友看到演男主角的爸爸在戲中彈來彈去,雙眼是會發光的。我覺得爸爸就像一個英雄。」不過,景峰的功夫是跟其他師傅學,反而不是爸爸所教,因為景峰很細個已跟了小豪的前妻住。小豪說:「所以今次拍完這部電影,我有半年時間跟景峰四出宣傳,很開心。我們有很多時間相處,這種感情是以前未感受過的,關係亦close(親密)了很多。」那麼景峰的演出有他的影子嗎?小豪哈哈大笑說:「他梗係沒有我那麼叻啦,還有很多進步空間,但他經常自己讚自己,說自己打得好犀利。」但經小豪的觀察,他讚景峰是一個好肯學的年輕人,有禮貌亦準時,他都經常提兒子不要遲到,否則不會得到團隊的尊重。

  鄭敬基首任監製

  鄭敬基跟小豪胞弟錢嘉樂老友鬼鬼,他表示每次見到小豪就會有點驚,因為對方予人很嚴肅的感覺,但有一次在小豪爸爸的生日聚會上,對方竟主動問他有沒有興趣做電影監製。鄭敬基說:「我是完全冇經驗,當時我諗,小豪是否飲醉了。之後他真的約我再傾,問我是否認識一些導演可以拍網絡電影。」鄭敬基表示曾在加拿大的電視台擔任節目總監,當年認識了新導演Ming仔,他便將Ming仔介紹給小豪,促成了這次合作。

  至於首次當電影監製,過程中有什麼困難呢?鄭敬基指自己其實很多事都不懂,但他不怕去問,亦好感謝投資者沒有給他財政壓力。由籌備到完成這部電影的十個月中,他學懂了很多,亦學懂怎樣去慳錢。

  鄭敬基表示在內地拍攝網絡電影,除了香港的製作團隊外,亦在內地聘請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工作人員,拍攝工作日數要掌握得好準確。現時的網絡作品,製作費由百多萬到四百萬元不等,亦曾有電影投資上二千萬元,因為作品完成後,其實會吸引到很多買家,像劇集《無心法師》便是其中一個例子,連無綫也買版權在電視台播放。鄭敬基很開心有今次的經驗,二○一六年對他來說有很多新的開始,不單再婚組織新家庭,亦首次當了監製,另外,兒子剛剛結婚,自己榮升老爺。他說:「賺錢是其次,慶幸太太沒給我壓力,我都是想多做開心的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