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點擊香江\反對派「聯署」造假實乃黔驢技窮\屠海鳴

時間:2019-06-03 03:02:18來源:大公報

  反對派為達到阻止修例的目的,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竟然用全港數以百計的中學及大專院校的「師生」或「校友」名義,發起反修例聯署,試圖藉此製造反修例「民意」。近日,有中學校長「被聯署」後報警處理,對這種卑鄙行為表示強烈譴責。更為奇葩的是,有市民發現自己「被聯署」後,要求發起者從聯署名單中剔除自己信息,卻被告知不可以修改,這種網絡欺凌,是典型的侵犯人權行為,令人憤怒!

  修例之事,合情、合理、合法,亦符合國際司法合作大趨勢,反對派使出渾身解數,接二連三地「出爛招」,但理由仍然蒼白無力,難以立足。眼看6月12日修例草案「直上大會」的時間將至,反對派竟然使出假造民意的壞招、惡招,可見已經黔驢技窮。

  假造民意,卑鄙無恥

  連日來,不斷有校方人士發表聲明,澄清事實,譴責反對派「聯署」造假的惡行。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校友會聲明稱,有人以校友師生名義發表反修訂的聯署聲明,該會「認清那是一小撮人的獨斷行為,不能代表我們眾多校友及師生的意願」。東華三院聲明,所謂「校友、學生及教職員」的聯署聲明,並不代表東華三院作為一個慈善團體、辦學團體,以及該院各屬校法團校董會的立場。全港十四區家長教師會聯會發表聲明,譴責本港某政治團體針對中學生進行政治宣傳。據悉,該政治團體鼓吹學生參加違法街頭抗爭。由於反對派造假心切,也自露破綻。比如,1965年成立的香港鄧鏡波書院,聯署的畢業生居然有畢業於1920年的,亦有畢業於2020年的。實在是荒唐可笑!

  不僅如此,反對派的觸角還伸向了內地名牌大學在港的校友組織。筆者剛剛擔任復旦大學香港校友會會長兼理事長之職僅一個多月,因為母校在港有千餘位校友,也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盯上。就在前幾天,竟有人致電筆者,詢問可不可以與其他一些大學的香港校友會「聯署」,被筆者大罵一頓,對方才匆忙收線。筆者相信,所有內地大學在港的校友會,都會挺修例、挺政府、挺法治的。

  反對派時時處處把「人權」、「民意」掛在嘴上,以此為法寶,反政府、反中央、反「一國兩制」,但擺在眼前活生生的事實證明,反對派是「偽人權衛士」、「假民意代表」,此番明目張膽地假造民意,嚴重侵犯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是對基本人權的嚴重踐踏,激起眾怒,令人憤慨!

  惡名之上,再添惡名

  此番反修例,反對派可謂孤注一擲,不擇手段,不計成本,不惜聲名狼藉,到了發狂發瘋的地步。他們的出格做法,令人震驚,也贏得諸多惡名,可謂「收穫滿滿」。

  「告洋狀」贏得「漢奸」惡名。反對派代表人物李柱銘率一干人等竄訪美加,不僅為「八國聯軍」提供「彈藥」,還露骨地獻媚,提醒美國在貿易戰中「勿輕信中國承諾」、「重新考慮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這簡直是赤裸裸地出賣國家利益和香港利益,漢奸嘴臉,醜陋無比!

  罵特首贏得「流氓」惡名:5月9日,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的答問會,反對派議員胡志偉不顧堂堂「尊貴議員」的身份,出言不遜,竟然罵特首「唔係人」、「冇血性」、「冇人性」、「八婆」、「你唔死都冇用」。這與「街頭爛仔」何異?流氓本性,暴露無遺!

  「立會政變」贏得「A貨」惡名。塗謹申在人數未過半、且「四無」的情況下,擅自主持會議選舉自己為法委會「主席」,並接連主持「山寨版」會議,被市民譏諷為「A貨」,仍不知羞恥。

  暴力阻會贏得「暴徒」惡名。5月11日,石禮謙主持立法會法委會會議時,反對派議員不斷瘋狂大叫,陳志全、區諾軒、朱凱迪等飛撲搶咪、拍枱瘋叫,暴力阻撓開會,造成多人受傷,上演了立法會成立以來最醜陋的一幕,「暴徒」做派,赫然在目!

  贏得了以上諸多「桂冠」之後,反對派還嫌不夠,在「滿街都是逃犯」、「人人可能被抓」的謊言被戳穿之後,這次乾脆直接冒簽別人名字,假造反修例「民意」,又將「騙子」的帽子穩穩當當地戴在自己頭上。惡名之上,再添惡名。「漢奸+流氓+暴徒+A貨+騙子」,反對派以自己的下作之舉完成了一幅「自畫像」,可謂「栩栩如生」、「入骨三分」!

  誠信破產,猖狂幾時

  政治人物須講政治倫理,這是從政的基本常識。但賣港派在中美貿易戰的關鍵時刻,為配合美國圍堵中國的戰略,為美國人支招,幫「八國聯軍」帶路,完全置政治倫理不顧,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為港人代言?政治人物更須有道德底線。但反對派一些議員或淪為流氓,或甘當「A貨」,或以暴力手段癱瘓立會。這哪裏還有道德底線可言!

  反對派陣營裏這些人物的出現,至少造成兩個後果。一是令選民流失。選民期望他們為民生福祉出力,現在越來越清晰地看到,他們並非服務選民,而是為幕後金主服務。這次圍繞修例的一連串「抓狂動作」,正是為了討好主子,選民對他們日漸失去信任。二是將導致反對派內部分裂。反對派內部並非鐵板一塊,除了亂港派、賣港派之外,亦有「忠誠的反對派」,他們效忠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他們恥於與亂港派、賣港派為伍,相信總有一天會考慮劃清界限,以免玷污聲名。

  亂港派、賣港派已將反對派陣營「存貨不多」的誠信喪失殆盡,「聯署」造假事件又讓市民看清了其本來面目,也讓「忠誠的反對派」不得不做出選擇。誠信已經破產,還能猖狂幾時!接下來,該怎麼混下去呢?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