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跟「泛民主派」玩「數字遊戲」/江 迅

時間:2019-05-28 03:03:02來源:大公報

  筆者學文科,卻對數字敏感;職業寫新聞,常常會用實實在在的數字表述觀點。最近這些日子,有一些數字常常被人引用,那就是「13萬」人,還有即將來到的6月9日的「30萬」人。

  這「13萬」成了一個指標。被反對派稱為「香港民主之父」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5月7日在報章撰文稱:「『民陣』第二次發起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有多達13萬人參與。然而署理特首張建宗竟指……」;5月8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亦在報章撰文說:「儘管有13萬人上街遊行,政府依然一意孤行」;5月22日「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認為:「13萬人上街代表民意,對修例的關注及憂慮……」

  立法會審議《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修訂)條例草案》)前,「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於4月28日發起第二次反修例遊行,「民陣」宣稱參加遊行人數達13萬人,而警方則表示高峰時段只有22000人參與。「民陣」召集人岑子傑日前透露,有意在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前的周日(即6月9日),發起第三次反修例遊行,希望動員30萬人上街。這「30萬」,就是以「13萬」為基礎而作的預估。

  違反常理的誇張數字

  那這「13萬」人數的依據何在?日前,我聽好友雷公作過一番分析。這位香港科技大學榮譽大學院士、科大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教授說,計算遊行人數的關鍵是估計人龍有多長。從起點東角道到終點政府總部,共約3000米,供遊行示威人士走的路寬10米。帶領龍頭的人共走了120分鐘,於5點半到達終點。當龍頭人到終點時,龍尾在哪裏?5點半這一刻的龍尾示威者要多走100分鐘才到終點。既然龍頭要走120分鐘才走完3000米,那麼龍尾100分鐘約可走到2500米,也就是說,龍頭與龍尾的距離應約2500米,即5點半這一刻,示威人士佔有的總面積是2500米乘以路寬10米,即25000平方米。

  雷公繼續說,這塊地可容納多少人?如果是13萬人,這便意味每一平方米要容納130000÷25000=5.2人。唯有人人都如沙甸魚般擠在一小型電梯中,這才勉強可能。示威時要行走,舞動手腳,從以往示威可見,平均一平方米一個人也會嫌擁擠,每平方米假設站一人已經是高估的,5.2人則是太離譜。如果每平方米一人,總人數便是25000人,警方的數字明顯可靠得多。用點常識,便可看出誰在造數。

  雷公說:「我已查過一些資料,整條軒尼詩道才1.86公里長,計算中用的3公里大致準確。示威隊伍用一邊的路,3車道的規格是10米寬,軒尼詩道有部分3車道,有部分是2車道。我的估算不可能完全準確,但一定比『民陣』所說的13萬人接近事實得多。」

  每一次遊行示威,舉辦方和官方各說各話,所說的人數相差特大,媒體和一些政治人物卻喜歡引用毫無根據的主辦方聲稱的數字。現在有了無人機,其實人們可直接在空中點算人頭,把不同地段的人頭密度抽樣數一數,便不難推算出結果。

  過去十多年來,反對派一直試圖用「遊行人數」代表「主流民意」。以2013年「元旦遊行」為例,「民陣」當時稱人數有13萬,警方數字則是高峰期有2.6萬人參加。而2003年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七一」遊行,「民陣」當時說50萬人參加遊行,警方則稱有35萬人從維園正門出發。「民陣」主張16年後的今天,只要遊行人數達30萬,就有望阻止《逃犯條例》修訂。其實,當年50萬人上街的背景是經濟衰退、樓價暴跌、產生大量負資產等因素,導致社會怨氣頗重,並非所有參加者都是衝着23條立法,一部分是因為對政府不滿,要求時任特首董建華下台。純粹為反23條立法而上街的人絕對沒有50萬人。何況,當年政府終止立法程序,主要是法案表決前,自由黨議員突然「倒戈」改變立場所致,絕非因為遊行人數所致。

  反對派一直在玩「數字遊戲」,據筆者愛玩數字遊戲的朋友說,「2048」、「數字10」、「數字消除」、「數字解密」等經典數字遊戲,都可以在手機應用程式商店下載。數字遊戲又稱第九藝術,相對於傳統遊戲,別具跨媒介特性。說到這裏,我們不妨也穿越時空、跨越領域,看看其他一些數字。

  豈能無視支持修例民意

  ——三個多月前,多個反對派政黨都在維園年宵市場開設攤位藉此吸金,但籌款數字明顯較上一年下跌。「香港眾志」籌得48萬港元,較上一年大跌四成;「支聯會」籌得35萬港元,下跌7%……能不能說,反對派在市民心目中的分量,出現走下坡趨勢?

  ——4月中旬,香港「護港安全撐修例大聯盟」推動聯署支持修例活動,截至5月10日,有24萬市民聯署;5月19日破36萬人;5月24日破43萬人。這數字的增長是否展示支持修例的主流民意呢?

  數字還有更多,限於篇幅,無法都拿來「遊戲」。且看6月9日的遊行,參加人數是否如「民陣」所想般達30萬人;「民陣」又會怎樣操弄「數字遊戲」,市民可以拭目以待。

  《亞洲週刊》副總編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