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賣港派效忠「八國聯軍」 「忠誠的反對派」應該愛國

時間:2019-05-24 03:22:17來源:大公報

  從政者效忠自己的國家是基本的政治倫理,然而,一個為打擊犯罪及填補法律漏洞的《逃犯條例》修訂就讓反對派原形畢露,他們不僅在議會以暴力手段阻撓修例審議,更在最近兩個多月內多次到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地「告洋狀」,主動要求外力干預本港修例。本港學者形容這種行為無異於「政治自殺」,以犧牲港人利益換取政治籌碼,必將受到市民唾棄。亦有政界人士認為,本港反對派已淪為「賣港派」、「反動派」,他們不是效忠香港,他們所效忠的是外國反華勢力,以害港換取個人利益。\大公報記者 文軒 周宇

  認賊作父

  「政治投機」無底線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

  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反對派並非事事與政府作對,以當地人民的利益為依歸是最起碼的底線。像香港部分反對派人士這樣勾結外力,以逼迫中央或特區政府在重大問題上作出退讓,在全世界都是極少見的。

  表面上,反對派得到了外國支持,但實際上,外國政客早就對中國有成見,想利用今次修例事件做文章,因為香港若通過修例,必然會令他們利用香港作為顛覆中國基地的空間縮窄,所以反對派送上門只是呼應了外國的成見,打擊了香港的管治。

  反對派這麼做其實對他們自己也相當危險,甚至可以用「政治自殺」來形容。因為沒有一個地方的人民會希望外部勢力來干預自己。反之,如果外國真的聽從他們的意見,對香港實施制裁或限制措施,反對派就需要為他們愚蠢的政治投機行為付出代價。

  用心險惡

  勾外力沆瀣一氣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黃玉山:

  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多元化社會,各抒己見本無可厚非。在今次修例議題上,本港社會出現不同的聲音乃至爭拗亦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大家抱着解決問題的態度,理性對話,一齊出謀劃策,相信這些內部紛爭終將得到妥善解決。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與內地的發展利益更是息息相關,然而,反對派屢屢走出國門告洋狀,同外國敵對勢力沆瀣一氣,實在是置香港的利益、國家的利益於不顧,定會遭到歷史和世人的唾罵。西方社會也有反對派,但多為「忠誠反對派」,他們在涉及國家利益層面的事情上往往作出理性、正確的選擇,甚至可以放下恩怨,與對手共同進退、一致對外。相比之下,香港的反對派忽略內部溝通機制,企圖引入外部勢力干涉內政,擾亂本港社會秩序的險惡用心令人不齒。反對派是時候捫心自問,好好反思自己的言行了。

  抹黑修例

  反對派政治救命草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

  反華勢力對修例的干預如同新「八國聯軍」侵華。修逃犯例原本只為打擊罪惡,如今卻成為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的藉口,以及反對派的政治救命稻草。反對派勾結英美反華勢力,製造混亂,是他們一貫的伎倆,完全違背了當初在立法會就職時宣誓效忠基本法及特區政府的承諾。這些反對派到外國要求外國人干預香港事務,明顯已經不是效忠香港或基本法,他們所效忠的是外國反華勢力或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已。所以美、英聽信了反對派的指鹿為馬,相信作奸犯科殺人放火的逃犯是政治犯;然後反對派又借美英的「擔憂」之故再變本加厲的縱惡。

  今次修例成敗關係到特區管治權威,關係到中央支持特區依法施政的決心和能力,亦即關係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不管什麼力量都沒有妥協的餘地。

  黃皮白心

  口說愛港實是害港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

  反對派邀請外部勢力肆無忌憚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顛倒政治倫理,極之無恥虛偽。香港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但反對派先是向美方「反映」DQ參選人及修訂《逃犯條例》等事宜,誣指「中央干預加劇」、香港特區人權法治「倒退」和「削弱」;又組成「反對修例美加團」,唱衰香港,不顧基本政治倫理,變本加厲要求外力干預。這些人口口聲聲愛香港,行動卻實實在在損害香港利益。

  修訂《逃犯條例》屬於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自治範圍,修逃犯例不但不會出現反對派所說的損害「一國兩制」,反而能夠讓「一國兩制」更加完善。修例與美國或西方任何國家都沒有關係,外部勢力根本無權置喙。

  話你知\效忠國家是基本「政治倫理」

  「政治倫理」是用來衡量相關政治行為是否符合社會接受的道德標準和行為規範。

  對於政治倫理這一問題,古今中外許多學者都作過論述。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中提出,「幸福的生活屬於那些品性和思想方面有修養卻只適中享用外在諸善的人。」他所表達的政治倫理含義,包括內在的道德修養與外在行為的善。

  而在中國古代,政治行為在很多場合中都要求符合倫理。《史記.禮書》載「人道經緯萬端,規矩無所不貫,誘進以仁義,束縛以刑罰」,所表達的是政治倫理的內在「仁義」與外在「刑罰」相結合,體現出內在道德要求與外在行為約束並用。

  有評論指出,從政者效忠國家是基本的政治倫理。近來,反對派不斷勾結外國勢力對香港內部事務指手畫腳、說三道四,就是顛倒是非黑白、違背「政治倫理」的體現。

  名詞通識\「忠誠的反對派」應該愛國

  「忠誠反對派」一詞源於英文"Loyal Opposition",最早出現在英國或其他英聯邦地區國會的在野黨,他們被稱為「女王陛下的忠誠反對派」"Her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意思是這些政黨雖然在政綱、政策、定位上與執政黨不一樣,甚至以打擊執政黨為己任,但同樣擁護王室及英國的憲法制度,忠誠於女王和國家。

  1940年美國大選中敗給羅斯福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溫德爾.威基,在其敗選演辭中更加完整地定義了何謂「忠誠反對派」:「我向自己說,『你在未來四年的責任,是充當一個忠誠反對派。』……所以,就讓我們不要陷入黨派政爭的錯誤中,徒然為反對而反對。反對之目的,必須是為了成就一個更強大的美國,而不是為了削弱之。」

  2015年8月,原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與民主黨會面後,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曾分析指出,中央希望「泛民」接受幾個基本原則,包括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對「一國兩制」有正確理解,接受現時政治體系,引導他們變成「忠誠的反對派」。然而,近年本港反對派在勾連外力亂港、謀取個人政治私利的不歸路上愈走愈遠,他們出賣的是香港市民乃至全體中國人的利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