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經濟 > 正文

修訂議事規則勿做「東郭先生」\聞昱行

時間:2017-11-11 03:15:35來源:大公網

  「一地兩檢」議案一再遭到「泛民」拉布。一個簡單又獲得民意支持的方案,竟然討論了兩個星期都不能表決。這種低下的辦事效率,令人失望。反對派「係又拉,唔係又拉」的議會策略下,立法會成為整個社會運作的阻礙,政府眾多政策、條例、撥款都嚴重滯後於日程。可以說,反對派不負責任的拉布已成社會公害。

  不錯,西方國家的議會大都有拉布這個選項。在美國,冗長辯論(filibuster)這種議事策略是當在無力否決特定法案或人事時,又或為達到特定政治目的時,一個議員或少數派政黨在取得發言權後,以馬拉松式演說達到癱瘓議事、阻撓投票,迫使人數佔優的一方作出讓步。但在其他國家的立法機關,拉布只是特殊情況下的「核選項」。即便在近二十年,這種選項較以前普遍,也遠遠不是像香港如此頻繁。而且美國的拉布還算有點「技術含量」的,通常一個議員要接連不停地說上幾個乃至十幾個小時,付出巨大的體力腦力代價。而香港拉布毫無技術性含量,只是不斷地提議案點人數,空耗時間。

  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

  反對派振振有詞地為拉布辯護,理由都站不住腳。以前說,拉布是因為前特首梁振英「壞」,刻意挑釁,破壞行政立法關係,拉布只是彰顯正義。那麼現特首林鄭銳意改進行政立法關係,之前還得到各方的肯定,但還是繼續遭到無底線的拉布。這反而說明了反對派把罪名安在梁振英上的虛妄。

  反對派又說,因為選舉制度之故,立法會組成不能體現民意,「得票多的反對派在立法會變成少數」,所以唯有用拉布才能彰顯民意。且不說我們應該尊重基本法規定的選舉制度以及由這個制度所產生的立法會,單說現在拉布針對的「一地兩檢」,這明明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所有民調,包括親反對派的民調,都顯示支持「一地兩檢」方案都超過百分之五十。如果真正尊重民意,為什麼不根據民意投票?

  可見,種種理由都是假的,實質就是只要反對派反對的,無論有沒有民意基礎,無論誰當特首,他們都要拉布。說穿了,這是一種沒有妥協精神甚至為反而反的劣質議會文化。原先的議會議事規則的設計是給君子用的,可是現在小人當道的情況難以一時改變,議會規則就不免淪為少數派的制度性霸權。由此可見,現在議事規則已經成為社會前進的障礙。日前,在反對派指罵下,財委會主席陳建波頂住壓力,宣布改革財委會辯論制度,大幅縮減拉布時間。這種當機立斷敢作敢為的作風,受到社會稱讚。

  以前,議事規則需要分組點票才能修改,難以實現。但由於反對派「豬隊友」而有五名直選議員被DQ,建制派議員獲得難得的修改議事規則機會。此前,有建制派議員或元老,對是否趁這個機會修改議事規則頗有微詞。他們認為修改規則「效用不大」,而且會「破壞議會關係」。在建制派第一版的修訂建議中,還「手下留情」,去得不盡。

  其實為反拉布而修改規則,西方議會中非常常見。美國國會為反拉布就修改規則多次。最近的一次是特朗普任命最高法官案。共和黨參議員為保證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官任命能通過,把原先中止發言動議的六十票,改為五十票,令參議院內有五十二席的共和黨,能否決掉民主黨的拉布。在幾年前,民主黨也用同樣的手段,確保共和黨不能拉倒奧巴馬提名的內閣成員。雙方在此過程可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好意思。

  這兩周的進展,更足見這種意見的「婦人之仁」。日前,反對派議員朱凱迪動用議事規則八十八(1)條,動議驅趕記者與公眾,不許他們旁聽會議。這種不顧政治倫理的做法剝奪了大眾的知情權,連一向袒護反對派的記者協會,也不得不表示「十分遺憾」。

  建制派不可沽名學霸王

  但此做法正可謂贏了戰術輸了戰略。戰術上贏的地方是為注定要通過的「一地兩檢」拖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讓朱凱迪出了一下風頭。戰略上輸的地方:第一,永遠留下「打壓新聞自由」的話柄,被建制派陣營「插」,對朱凱迪自己與支持此舉的反對派都是黑點。第二,增強了建制派動議修改議事規則的決心,也順便為如何修訂規則堵住漏洞,提供了「指引」,建制派順勢提出第二版修訂方案,比第一版嚴謹得多。第三,在爭取民意上,民意對立法會時常拉布早有怨言,經過這個事件,反拉布與修改議事規則會獲得更大民意支持。如果修改議事規則的戰役被反對派一直拖到補選前後,那麼補選中打反拉布牌,還能幫助建制派勝出。反對派可謂贏了芝麻,失了西瓜。

  總之,「不可沽名學霸王」正是建制派議員們為結束拉布而修改規則,「讓立法會再次偉大」的應有立場。切勿做「東郭先生」,最終反受其害。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