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經濟 > 正文

反對派多線出擊只會輸得更慘\方靖之

時間:2017-10-07 03:15:35來源:大公網

  立法會補選訂於明年三月舉行,為了爭奪出選權,各反對派政黨組織近期都動作頻頻,早前更發起針對香港司法機構的所謂「反威權遊行」,要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下台。

  雖然反對派全力動員,喉舌大篇幅鼓吹,但最終參與人數只有四千人。反對派循例將人數吹大十倍,聲稱有四萬人參加,但其實他們也是自己知自己事,所謂四萬人的大話講出來自己也會面紅,所以連反對派自己也不敢再以人數說事,整個遊行最終慘淡收場,再次凸顯反對派動員無力的困境。

  大打悲情牌圖轉移視線

  對於遊行人數不似預期,更被外界批評濫打悲情牌。反對派仍然死撐,「香港眾志」新女當家周庭指他們並沒有濫用「13+3」打悲情牌,同大專學界亦無不和,她並指要求袁國強下台只是其中一個短期目標,日後仍然有不少「戰線」,包括「一地兩檢」、大學更換校長等議題,暗示日後會發起更多抗爭雲雲。

  反對派動員無力是因為議題不足、戰線不夠嗎?周庭現在仍然自欺欺人。反對派陷入低潮,原因是他們出師無名,更在於他們罔顧民意、漠視港人福祉,不惜衝擊香港的司法基石。反對派屢屢與人為敵,怎可能得到市民支持?他們未能動員到市民上街,正反映民意的向背,周庭之流竟然還說要開拓多條戰線,那只會進一步置於民意對立面。

  周庭說他們沒有打悲情牌,這是睜眼說瞎話。恰恰相反,反對派以及一些西方傳媒,一直有意將黃之鋒、羅冠聰等入獄社運人士塑造成「抗爭英雄」,為他們戴上各種政治光環,利用他們來「激勵」更多青年投身抗爭行列,在香港長期煽風點火。所以,將這些人捧為「神」,是反對派的一大策略。但現在看來,悲情牌的效力僅限於反對派支持者,對普羅大眾影響力有限。

  原因很簡單,他們並非因為政見或一些政治宣示與言論而被判刑,而是他們參與組織了違法活動,違反了公安條例,被法庭依法判處入獄。這個邏輯是很清晰的,如果黃之鋒因為發表了一些政見而被判入刑,當然是政治判決。但如果他參與違法衝擊、漠視法庭禁制令,這樣被判刑,那就不是政治犯,而是與一般犯人無疑。

  香港市民都有基本的法律知識,對於法庭也有較高的信任,自然不會輕易被反對派的所謂政治審判論誤導,反對派愈肉麻地將這些社運人士「造神」,就愈引起市民的反感,不論入獄的是「13+3」或是更多,都改變不了市民的觀感。反對派錯判了形勢,以為炒作法庭判決可以激發民憤,於是不斷借判決說事。第一次針對法庭判決的遊行,沒有多少人呼應,更引起兩個律師會的不滿。誰知反對派竟然再發動一次遊行,以為將矛頭對準袁國強便可以轉移視線,結果再次失敗,原因正是反對派針對香港司法的行動不得人心,市民珍視司法基石,自然不會跟隨反對派胡來。

  主流民意冀發展經濟民生

  反對派似乎至今都未清楚社情民意。目前市民最希望的是集中精力改善民生,解決各種民生問題,而不是無日無之的政爭對立、政治攻訐、為反而反。林鄭月娥上任後民望一直處於高位,正顯示市民希望林鄭政府開新局,切實解決各種民生問題,尤其是林鄭近日已經就房屋問題提出了不少新建議、新動向,其首份施政報告各界都十分期待。在這種強烈民意之下,反對派仍然不務正業,沒有就民生政策提供任何洞見,反而死守老黃曆,繼續以往「泛政治化」的一套,這根本就與主流民意相違,試問又怎可能動員市民?

  反對派另一步錯棋,就是在「港獨」問題上首鼠兩端,大學校園內的「港獨」風波,教育大學民主牆的冷血言論,都是公然挑戰港人的底線,反對派主流政黨過去儘管都是逢政府必反,但在「港獨」等大是大非問題上一直都能堅守底線,這其實亦是他們支持者的共同底線。但在這次「港獨」風波中,反對派為了爭取這些極端派、本土派,竟然沒有譴責「港獨」言行,反而高舉不着邊際的言論自由,為「港獨」分子辯護,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左搖右擺,令市民尤其是不少反對派中間支持者失望。

  因此,反對派近期的低潮,根本原因是背逆了民意。反對派現在最需要的是改弦易轍,果斷與「港獨」切割,回到中間務實路線。然而,現在周庭之流還說要開展更多戰線,而這些戰線包括「一地兩檢」、校園風波。言下之意,即是反對派將會繼續盲反「一地兩檢」,繼續在校園「港獨」風波中發難,繼續攻擊特區政府。反對派的多線出擊,猶如對着風車瘋狂揮舞長矛的唐吉訶德,徒勞無功之餘,更只會輸得更慘。

  支持「一地兩檢」的民意十分清晰,反對派至今未能提出有力的反對理據,一味製造政治恐懼、上綱上線,怎可能扭轉支持「一地兩檢」的民意?反對派盲反結果只會失分。至於校園風波,涉及「港獨」問題,反對派大肆摻和其中,等如與「港獨」站在同一陣線,這樣的民意戰還怎麼打?反對派目前正陷入回歸後最大的低潮,士無鬥志、藥石亂投、被激進派牽着鼻子走,屢屢與民為敵,焉能不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