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果敢:為國樂傳承帶來新氣息

時間:2019-11-09 04:23:46來源:大公報

  圖:二胡演奏家果敢

  帶着一把二胡和音樂的理想,旅法二十年後,音樂家果敢近年來逐漸回歸,帶回中國的不僅是中西融合的演奏方式,更是國樂發展的一種新方向。在傳統音樂面臨傳承困境的當下,果敢的思維與經驗,為國樂的傳承帶來了一絲新的氣息。/大公報記者 湯艾加

  本周日香港將舉行一場特別的音樂會,用二胡、豎琴和敲擊樂結合,以爵士樂為基調,展現一場爵士即興三重奏音樂會「Park Stickney and Friends Jazz Harp Concert」。演奏者有二胡演奏家果敢、爵士豎琴演奏家派克斯蒂克利(Park Stickney)、身體敲擊樂演奏家Gigi Biolcati和香港豎琴堡合奏隊。演出前夕果敢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分享了本次音樂的亮點,以及他多年在外推廣國樂的經驗。

  東西方樂器碰撞火花

  即將舉行的爵士豎琴演奏會,想法來自於果敢對於不同音樂形式的大膽融合和探索。雖是二胡演奏家,但他對於爵士樂別有一番見解,最初留法的歲月裏,他專注於學習打擊樂,取得了打擊樂的碩士學位。他介紹:「這次音樂會的主題是爵士,這是我很喜歡的音樂類型。用東方古典的樂器二胡演奏爵士樂很有意思;合作的派克斯蒂克用豎琴演奏的古典音樂備受讚賞,而他對於如何用豎琴表現爵士樂方面頗有建樹,讓東西方的傳統樂器演奏現代的爵士樂會碰撞出特別的火花。另一位演奏家Gigi Biolcati擅長身體敲擊樂,他的神奇在於能在任何的東西上敲擊出動人心弦的節奏,他是意大利爵士鋼琴三人組合Alboran Trio的成員之一。」

  對於這一場音樂會,果敢表示:「雖然有樂譜,但更多的是樂譜之外的即興演奏,這非常講究演奏者的默契,與此同時,台上和台下得到的驚喜,不可複製。」演出的曲目包括《阿里山姑娘》、《茉莉花》、Summer Time、Georgia on My Mind等。

  果敢的父親是二胡演奏家果俊明,果敢從小在音樂學院的環境中薰陶成長,音樂是他除了對話語言外與世界的另一種溝通方式。從三歲接觸二胡開始,在父親的引導下他還學習了小提琴與鋼琴等多種樂器。果敢後來旅法的初衷是對於打擊樂的鍾愛,在廣泛學習西方的樂器與音樂後,果敢說:「在西方音樂世界裏,我深感中國音樂是留存在中國人血脈裏的音符。所以在取得了打擊樂的學位後,我又認真拾起了二胡。」而後他開始積極把二胡帶上西方主流的音樂舞台,他的多年努力得到業界認可,於二○一五年獲得法國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

  跨界演出發掘新潛能

  回憶初到法國的生活,果敢說:「去法國的決定,源自於自己對音樂的執著與個性中隱藏的叛逆。到法國的第二天我去了艾菲爾鐵塔,在那裏我做了一個決定,雖然生活艱苦,但我要堅持我的音樂,即使選擇不多也要選與藝術相關的工作。」早期為了生存,高大帥氣的他在電影裏跑過龍套,還做過時裝模特、人體彩繪模特。談的時候看似雲淡風輕,但他眼中閃過一絲堅毅。他說:「父親很有前瞻性,當年我出國時他說:『帶上把二胡吧。』然後我就帶着簡單的行李和一把二胡到了巴黎。很感激當年家人的支持。」

  果敢用他的經驗與不同形式展現着二胡的魅力。他與不同的音樂家組建樂隊,現有三十五個樂隊,並均有錄製出版音樂碟片,其中「果敢Duplessy瘋馬樂隊」因在內地的《出彩中國人第三季》中演出過《千年回響》而為內地觀眾熟知。他也與不同的音樂家跨界演出探索發掘二胡的可能性,如在三年前的遼寧衛視春晚他與霍尊、郎朗合作演出《春宴》。而近來最受關注的一次演出莫過於郎朗婚禮上,在凡爾賽宮與郎朗、周傑倫的一段三人即興演奏。果敢表示:「『洋為中用』啟發了我對二胡推廣的方向。我希望我們的傳統音樂能得到更多人的關注與學習。」

  圖片:受訪者提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