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深厚情緣/「上京」名角話天蟾

時間:2021-02-24 04:24:26來源:大公報

  圖:尚長榮多齣名作都是在天蟾演出。圖為尚長榮在《曹操與楊修》飾演曹操。

  天蟾舞台弦歌再亮,上海京劇院一眾名角紛紛表示祝賀,並回顧了自己與天蟾的深厚感情和登台經過:

  尚長榮(花臉):我第一次登上天蟾是十一歲,那是一九五一年五月,我和父親(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雲)及兄長等一起演出,《遇皇后》我演包拯、《御果園》我演尉遲恭。第一次登上天蟾的感覺是劇場很大,三層樓的觀眾一齊喝彩,就如同閃電般劈下來,震撼極了。我的《曹操與楊修》、《貞觀盛事》、《廉吏于成龍》都是在天蟾演出的,期望未來天蟾在守正創新上更好發揮核心陣地作用。

  奚中路(武生):我第一次登上天蟾是一九九四年逸夫舞台重修後開幕,很多名家前來祝賀演出,我在《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中飾趙雲,當時心情很激動,京劇大師都在這舞台上演出過,強烈感受到前輩的精神力量在感召着我。我們應當好好珍惜天蟾這一方陣地,熱愛京劇事業、尊重每一位觀眾,唱好每一場戲。

  史依泓(青衣):我十一歲穿上戲服登台,就是在天蟾,劇目是《打焦贊》,我演楊排風,那時我身高只有一米四,觀眾們看到小娃娃登台也很新奇。由於一早在後台化好了妝,頭疼得想吐,但一出台後台下掌聲雷動,難受的感覺一下就忘記了。我認為,天蟾應該是一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演出的地方。

  王珮瑜(女老生):我第一次登上天蟾是一九九四年,參加全國京劇「新苗杯」比賽,我演《搜孤救孤》,那時我還是上海戲校三年級的學生。這是一個意義非凡的舞台,台毯上留下了多少前輩和大師們的足跡,演員能在天蟾唱紅,在京劇界就有了一席之地。今天我們更加要懷着敬畏之心,用心完成在這裏的每一場演出。

  傅希如(老生):我第一次在天蟾演出是一九九四年,劇目是武戲《一箭仇》,我演史文恭,那時我是上海戲校四年級的學生,很多觀眾和來看戲的前輩都以為我已經是一個有經驗的演員。其後從戲校、大學到進入「上京」,我的重要演出都是在天蟾完成,我的個人專場演出也等天蟾重開後舉行。

  藍天(老生):我是九七年進上海戲校學習的,入學第一年就有機會到天蟾和師哥師姐們同台演出,我第一次演出是《二進宮》的楊波,觀眾給了我響亮的喝彩。演出後領了蛋糕、香腸、麵包和一盒牛奶,我就跑到二樓去看師哥們演《雁蕩山》,到現在記憶猶新。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