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送啥都快?\胡一峰

時間:2020-09-14 04:24:02來源:大公報

  前幾天,感於外賣騎手之難,寫了篇《契約化的時間》。最近刷屏的《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裏》,作了十分深入和生動的分析,讀了讓人心情沉重。外賣騎手風馳電掣的背後,竟是嚴苛的算法。

  這讓我想起讀中學時的一幕,其時推行填圖卡答卷未久,班主任考前動員時反覆強調,一定要填塗清楚,因為判卷的「不是人」,不會設身處地為考生着想。「不是人」,本是句罵人的話,用在這裏,雖是陳述客觀事實,卻也頗有喜感。

  按道理,算法應該是為人着想的,但算法「不是人」,在給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也造成了破壞。對於騎手來說,算法像個囚籠,不但關住了他們的血肉之軀,稍不合意,還把他們碾得血肉橫飛。有位西方哲學家說:天下最悲慘的事,莫過於活在活的「上帝」手裏。我想,或許還可以加上半句:如果還有更悲慘的,那就是活在算法手裏。

  無疑,萬物互聯的社會給我們帶來了便利,而所謂「便利」,有時又被置換為「快捷」。這是一個人人對所謂「車馬慢」的雞湯大拋媚眼的時代,又是一個人人對「送啥都快」的許諾暗送秋波的時代。沉浸在「速度消費」中的我們,似對「催單」習以為常。然而,騎手的遭遇,卻讓人猛然警醒,在訂單上的讀秒圖標背後,消耗的是人類的筋肉。

  當然,抵制或取消外賣既不可取,也不可能。這一套物流體系已深嵌入我們的生活,無法遽然逆轉。說到底,在這世上,能困頓人的只有人,就像能解放人的也只有人一樣。而算法「不是人」,它最終為人間法所決定。外賣騎手之困,根本上是困於人間之法。

  我以為,大部分騎手搞不懂驅使、監督他們的算法的複雜原理,雖然他們每天從中得到獎勵或懲罰。我相信,所有騎手都對算法給予他們的便利或麻煩、歡欣或無奈,有細緻的體驗,精準度遠勝算法。我更期待,哪怕一個騎手的體驗,也能影響算法的測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