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歲月\職業教育\凡 心

時間:2020-08-19 04:24:19來源:大公報

  一個國家的科技發展離不開精密製作,有賴於工匠精神。這方面德國和日本是表率,他們重視各種職業的教育培訓。

  香港的IVE,便是這種性質的教育,但我無這方面的體驗。第一次談及職業教育,是在以色列旅行被困在死海的馬薩達巴士站,六小時裏免不了要與同遭此運的旅客聊天。其中一名德國青年便成了我的熱聊對象。他不到二十四歲已在讀漢諾威大學博士,一口流利國語是在台灣學的。這次受姑母之託,帶他做麵包師的表兄出來走走。小伙子說表兄學習不怎麼好,所以只能上……他說了句英語,我理解就是職業培訓。小伙子說他自己將來找工作難,表兄賺錢會比他容易和穩定,也許還比他多,儘管他是博士。

  表兄雙頰紅潤,身板比表弟結實,總是帶點靦腆地微笑。

  中國輿情以往側重高等教育,近年開始推介職業教育,重視培養高級技師。一些設計理念全仗技師們實現,也需要創意。  

  讓我真切見識了職業教育成果的,是最近的經歷。廣州家的鋼琴在裝修中撞掉了兩塊外皮,切口參差。大那塊三角形高有九十、底寬三十公分,小的那塊當垃圾扔掉了。那琴是三十多年前用一個電影劇本的稿費買的,女兒自小便在那部琴上啟蒙,它見證過我望女成鳳的苦心,見到殘缺的琴身自然疼在心頭。

  包工頭承諾修琴,我對修的結果將信將疑。

  修琴師傅是個高大健碩的小伙子。他在地上攤開了顏料工具,守在琴前六個小時,最後交出的是看不見、也摸不到傷痕的鋼琴,顏色與琴身渾然一體。

  小伙子貴州遵義人,就是職業學校畢業的,能修補古董、傢具、大理石。他為人也謙恭有禮,臨走還向我鞠了一躬,祝我身體健康。

  他讓我享受了職業教育的成果,該向他鞠躬的是我呢。

逢周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