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筆記新說\言不慎\陸布衣

時間:2019-11-28 04:24:23來源:大公報

  明朝陸容的筆記《菽園雜記》,卷十有因講話不慎被敲詐的尷尬事。

  毗陵有翟、顏二生,平時交情深厚。他們每次聚會,都要暢談國家大事。有一天,顏生將他的志向寫下來,給翟生看,言詞頗不嚴謹。沒多久,顏生後怕,就想將那張紙追回,而翟堅決不肯還。後來,顏登第,做了京官,翟則經常從顏那裏借錢,翟一借,顏就答應,很大方,人們都認為,顏夠朋友,而不知其中的內情。

  辛棄疾在淮地做統帥時,陳同甫去拜見他,兩人談天說地。辛酒喝高興了,就吹牛:杭州不是帝王的好居所,我只要將牛頭山攔斷,他就沒兵可救;我只要將西湖的水決堤,整個杭州城就會葬身魚鱉。陳同甫料定,辛酒醒後,一定後悔剛剛講的話,恐怕他殺己滅口,立即逃掉。一個多月後,他給辛寫了封信,說自己很窮,向辛借十萬塊錢,辛如數借給。

  有三句中國老話,在這裏得到了印證。一句是,禍從口出。言語不慎,讓人揪住了小辮子,輕則丟官,重則害己性命。第二句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然而,翟、陳卻是個居心叵測之人,在還沒有大的誘惑之前,他們也平靜如水,一旦有這機會,他們就毫不放過,即便是最好的朋友。辛棄疾的戰略眼光,無疑超前,但你說這樣的話,是明顯表達不滿嘛。況且,既然你已經覺得危險,就應該大膽向朝廷建言,而不應到處亂說。第三句是,破財消災。兩人都用錢,幫助自己渡過了難關,用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不知道辛的十萬錢是從哪裏來的,如果這則筆記屬實,那麼,也印證了歷史上關於他的爭議,是個有能力的官,但也不那麼清白。

  翟某和陳同甫之流,歷來讓人唾棄,但這樣的人,並不少見,我們得時刻張大眼睛才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