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夜語心燈\與自己相遇\南 山

時間:2019-05-17 03:20:44來源:大公報

  俄羅斯有個叫格里戈里.佩雷爾曼的人,或許是當今世界上最了不起的數學家之一。他解決了許多數學難題,如「靈魂猜想」、「龐加萊猜想」等,並獲得有數學界諾貝爾獎之譽的菲爾茲獎,但他拒絕領獎。據說國際數學聯合會主席為此專門到聖彼得堡,勸說他領取獎項,他依然不為所動。

  佩雷爾曼對此有他自己的說法,他說,當一個委員會像機器一樣運作時,就應該停止跟它打交道—事情就這麼簡單。他認為越來越多的數學家不是這樣做,這才是奇怪的事。有這種想法,也就不難理解他不將西班牙國王頒獎當回事的因緣了,他說,國王是誰啊?在數學家眼裏,他什麼都不是。

  我不知道世人會怎樣看此君的所作所為,欣賞的、不解的,乃至嘲諷的,大概都會有吧?在一個大家都奔着榮譽與財富而來的年代,大概不會有多少人接受他的做法。不說他「傻」或「怪」,已是留有口德了。而事實上,此君真是一個「怪人」,他除了拒絕領取數學界最高榮譽外,還拒絕領取破解千禧難題而獲得的一百萬美元獎金。或許有人會問,他是否「不差錢」。才不,他就過着一種普通人的生活,和母親相依為命,靠着基本的薪金過日子,進超市買的是黑麵包、通心粉,還有酸奶。他僅維持着基本的生活所需,其餘的時間和精力都沉浸在數學世界中。

  也許有人會說,何苦作踐自己,讓自己活得像個苦行僧。我卻不這樣看,在我看來,他的大拒絕,正是找到自己的一種表現。

  一個人有多少個「自我」,我說不清楚,但我知道,每個人都是一個多面體,活在各種角色與面具中。家庭的、職場的、社會的……這種種角色,往往遮蔽了我們的本心,讓我們活在一種世俗的假象中,讓我們以為種種「身份」就是我們自己。當人人都活在一張張「畫皮」中時,往往不知道自己活在一個影子、一種虛榮之中,相反把幻影當作真身,而忘卻了一個天真的「我」。

  當人們在想不通佩雷爾曼的「傻」與「怪」時,倒是人家看清楚了「畫皮」的虛幻,直接與自己相遇,回歸真我。傻的,到底是他還是我們自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