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旅人\舞劇《倩女幽魂》的女性覺醒\陳劍梅

時間:2020-01-14 04:24:09來源:大公報

  圖:舞劇《倩女幽魂》劇照\S2 Production供圖

  舞劇《倩女幽魂》自二○一五年以來三次重演,我在之前文章介紹其具體內容,提及舞劇與電影的分別,本文分析流行電影版本中的父權中心思想,破解女人是第二性的商業電影思路;以及查找舞劇在哪一方面能超越電影。

  最近一次重演,在演後座談會上觀眾提出一個問題一語道破,舞劇與電影版本對於女性描述的差別。觀眾問為何結尾的時候聶小倩銳意自行離開對她如此有情有義的人呢?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並沒有直接回答,可是他滿有信心地承認這是他特別安排的。我卻不用雲濤多說自然就明白他的美意了,希望我沒有理解錯誤。

  有別於電影版本,舞劇以女性經驗的來源與動機為創作的中心,主要透過女性的美德、愛情、勇氣及堅毅呈現女性美。這一種安排與電影版本所隱含的性別政治大相逕庭。舞劇中女人存在的價值不在於只滿足男人的性慾,女人有自己的慾望,亦可以主動爭取,並尋找滿足。或去或留,女人都可以自作主張,不用男人來為她決定。電影版的性別政治,反而剝奪了女人的自主能力。

  舞劇的姥姥是一團光,沒有性別角色,可是舞劇援引電影版的姥姥形象,所以舞劇中的老魔頭,仍然是電影經典中那位不男不女的角色。魔頭與小鬼的關係,仍然是一種父權中心的關係,可是舞劇中的聶小倩卻反其道而行。

  小倩在遇到真愛之後忽然醒悟,她了解到自己不平等的際遇之本質,一直不顧危險多番保護愛人,例如她會突然有能力變得巨大,凌駕於其他小鬼之上,把寧采臣從危難中拯救出來。

  當寧采臣努力遮擋陽光,不許紅日教他們分開時,小倩悲從中來,卻沒有任何行動苟且偷生,耽於肉慾的歡愉。生生死死,她置於道外,活在當下,已經感恩和滿足於曾經擁有一段轟烈的愛情。最後她決意向太陽之處直奔,結果不言而喻,就是終極地離開了這個無奈的塵世。灰飛煙滅一刻,就是她把真愛的記憶,永遠留在愛人心中之時。我認為這個版本,是一個女性主義的版本。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