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冰之驕女》 《縮水人間》 題材獨特 女配搶鏡

時間:2018-02-09 03:16:02來源:大公網

  圖:《冰之驕女》講述滑冰選手Tonya(右二)的戲劇人生

  農曆新年將至,賀歲片及奧斯卡提名片即將搶灘,趁最後機會談談兩部題材特別,以女配角演出最搶鏡的美國片:《冰之驕女》(I, Tonya)及《縮水人間》(Downsizing)。\劉偉霖

  《冰之驕女》以二十多年前的美國花式滑冰選手Tonya Harding為題材,「小丑女」瑪歌羅比(Margot Robbie)以臭串形象演她,可謂不作他選。

  驕女深陷情感地獄

  Tonya生於貧窮的單親家庭,母親LaVona在貧窮線掙扎,仍盡力栽培女兒成才,結果女兒成為美國第一位完成某超高難度動作的滑冰選手。不過,母親的非人教導扭曲了女兒的成長,她走出了母親的情感勒索,卻跳入丈夫Jeff的家暴監獄。她人生最大的污點是,涉嫌為了參加冬奧,指使他人去襲擊競爭對手。

  LaVona由愛麗遜珍妮(Allison Janney)飾演,如果以前有看美劇的朋友,或者會記得她在《白宮群英》(West Wing)裏飾演新聞官,那個角色並非聰明那類人,而愛麗遜珍妮在本片的成功,較大得力於角色有趣。愛麗遜珍妮的外形就是老闆格,卻一直埋沒在小角色上,LaVona外表鐵面,口舌卻非常毒辣,很適合外表硬朗的愛麗遜珍妮出演。

  有不少朋友覺得本片太像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盜亦有道》(Goodfellas),或者角色向觀眾說話的片段,被視為導演的招牌伎倆,不過本片的各個人物,當年又確實有接受訪問,就Tonya的醜聞發言。影片把這些訪問重構,在片尾字幕才放映真實的訪問片段,觀眾肯定會覺得人生比電影更傳奇。有事實可依之餘,更重要的是,Tonya的故事實在有點荒謬,她堅持沒有指使打人,影片不置可否,但引導觀眾不要盡信。而且她和丈夫的關係很難以置信,這種有點像偽紀錄片的手法,令觀眾與角色帶點距離,才可以相信這個令人半信半疑,而且情節有點單薄的故事。

  本片令筆者聯想到《深喉女神》(Lovelace),都是一個低下階層女性意圖突破命運,然後身敗名裂的故事,同樣,女主角也是男人暴力或情感勒索的受害者。一如《深喉女神》,《冰之驕女》的仿古攝影及音樂也做得很徹底,不過最令筆者不解的是,這是一個上世紀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頭的故事,為什麼本片那麼執迷地模仿七十年代的菲林拍攝?用那麼多七十年代的搖滾音樂?

  麥迪文(Matt Damon)近半年可謂運滯,雖然沒被人指控性侵,但他較持平的立場被人當作幫兇來攻擊,更要命的是多部新片票房失利,包括《縮水人間》。本片由阿歷山大比恩(Alexander Payne)導演,本來就不能當作有大片的成功,只可惜小眾也不受落,不會像比恩代表作《酒佬日記》(Sideways)般刀仔鋸大樹成功。

  縮水世界隱喻天堂

  麥迪文飾演的Paul是職業治療師,與妻子的關係在情感以及經濟上都遇上阻滯,他毅然接受「縮水手術」,移居縮水世界,那兒的生活指數極低,也對地球非常環保。可是妻子臨陣退縮,已經縮水的Paul無法回頭,更被妻子離婚分身家。

  Paul的生活依然過得去,但心靈空虛,直至他遇上越南難民陳玉蘭(周洪飾演),她是政治犯,被政府強迫縮水,然後她越獄並偷渡到美國,旅程中險些送命,失去一條腿。Paul從陳玉蘭身上,認識到縮水世界不為人知的黑暗一面,他也知悉人類污染已令地球進入倒數。

  影片長兩小時多,陳玉蘭大約在放映一半才出場,但她一出場即時令稍為呆滯的影片帶來生氣。陳玉蘭這個角色雖然是越南人,但角色設計和拉丁貧窮移民的角色無異,英文爛得很流利及搞笑,貪小便宜的背後另有目的。有兩場陳玉蘭的深情告白,周洪演得令人心碎,可惜她無法得到奧斯卡提名。至於麥迪文,他太着跡要演一個「平凡人」,卻令自己沒有光采。

  想將影片當成科幻片,或者是警告人類不要污染環境的觀眾,多數是捉錯用神。很容易想得出,這個縮水世界沒可能和原來世界共存,或者所謂的低消費指數,只會以通脹告終。這並非是批評編導,而是縮水世界以及人類滅亡不過是幌子,要看就看這種奇特處境背後有什麼信息。把《酒佬日記》包括在內,「挫折只是人生再開始」以及「尋找人生新意義」是比恩作品的常見主題,只是在《縮水人間》中,人生轉變以科幻或末日的形式發生。

  Paul步入縮水中心時,背景播着老歌《Cheek to Cheek》,歌詞「天堂,我在天堂」可以清楚聽見。縮水世界的低物價以及富裕生活,無非就是世人夢寐以求,物質需要不缺的天堂的比喻。稍為沉悶的影片前半就捕捉到這個主旨:物質不缺,只會帶來空虛的生活。陳玉蘭的出現,除了帶來愛情線,也帶出對人生意義的追求。

  片中所謂世界末日,並不是即時滅亡,只是人類的慢性絕種,Paul的抉擇或會令他度過末日,並有為人類保持不滅的意義。如果縮水世界代表物質天堂,那麼度過末日則代表放棄現在,以求永生的靈性或心靈天堂。結局在此不表,即使《縮水人間》不是筆者眼中的佳作,但也很失望好些自稱有品味有要求的觀眾,寧願看一些抗爭片發夢以為自己是英雄,也不願(其實是無力)從本片帶些東西離開影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