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緊急救命3》:每當命懸一線時

時間:2017-12-31 03:15:33來源:大公網

  圖:日劇《緊急救命3》再次以醫療劇闡釋生命厚度   網絡圖片

  在日語中,發音為「老師」的詞泛指幾個群體:老師、醫生、律師和政治家。他們廣受尊重,這些職業自然也成了電視中長盛不衰的題材,其中醫療劇更是百拍不厭,盛產經典。九年前大熱日劇《緊急救命》如今開播第三季,重新站在生命臨界點上的醫生們,在一次次直升機的起落之間,將一個個殘酷真相,變得樂觀頑強,亦引起煲劇人一波又一波回憶。

  判 答

  從早時的《白色巨塔》、《醫龍》到近年來的《DOCTOR-X》、《產科醫鴻鳥》,日本醫療劇歷來都叫好又叫座,題材豐富多元,有的講述醫生職場中的暗黑政治,有的從醫療體系本身缺陷出發,或是乾脆將孕婦、生育這條單一線索擴大成整個主題,讓人領悟生而為人,實屬不易。

  對醫療劇的熱愛,不僅僅是治病救人、懸壺濟世這麼簡單。無論親歷者還是旁觀,每個人都會經歷病痛和生死考驗,這也是全人類唯一的死穴,就像一個放大鏡,讓艱難、愛和挺拔都無處遁形,如此百感交集的瞬間也往往傳遞出倫理、道德、信念的衝撞。《緊急救命》的獨特之處,在於將着眼點放在更小的一部分專業人員上。作為飛行急救醫生,他們的工作跟直升機相伴,一個電話就要馬不停蹄奔向現場,接手最棘手最急迫的任務,也負擔着最大的風險。

  陪伴珍稀歲月

  說到救護直升機,其實日本還很年輕。這個體系最早使用於德國,之後被美國、瑞士等國家沿襲,日本從一九九○年才開始擁有正式的救護直升機,在一九九五年的阪神大地震中加強影響力被各方認同,之後等了四年才定點試行。直到二○○七年,終於通過法案開始建構全國的救護直升機體系,這才讓空中急救醫生走進了人們的視野。而《緊急救命》的創作初衷,正是在這種背景下誕生。如今直升機救護發展了足足十年,由於對醫生的要求高、運營費用不菲,整個日本僅有四十九架救護直升機分別在三十九個道府縣提供服務。相比之下,本港的空中救護隊伍早在二○○○年起就已成型,雖然直升機數量不多,卻是二十四小時候命,最快二十分鐘內即可抵達現場。

  《緊急救命》第一季在二○○八年播出,第二季則是二○一○年,當富士電視台在今年春天宣布開拍第三季的時候,日本國內外的觀眾一片沸騰,彼時的新生代演員如今個個是家喻戶曉的明星,竟然還能湊在一起續寫當年情,這本身就是個奇跡。劇中的醫生們相伴着長大,也陪觀眾走過了珍稀歲月。

  九年前,翔陽大學附屬醫院的急救中心成立了首個飛行急救隊伍,也承接了四位實習醫師的夢想。九年後,不苟言笑的藍澤(山下智久飾)成為技術高超的腦外科醫生,早期險些因為愧疚離開這一行的白石(新垣結衣飾)當上了飛行醫生的領隊,充滿個性和正義感的毒舌擔當緋山(戶田惠梨香飾)則進入婦產科大顯身手。每個人心底依舊長存對飛行隊伍的情結,只要「娘家」有需要,一聲招呼就將全員湊齊,盡心盡力各司其職。

  當年的菜鳥已羽翼豐滿,飛行急救隊伍卻迎來了最青黃不接的艱難時刻。明明是過來人的主角們走向了新的十字路口:要為心中牽掛留下、還是轉頭各奔天涯?指導着性格迥異、初出茅廬的新人們,曾經的自己也浮現眼前,唯一不同的是,在緊急救護這個舞台上,現在的他們要承擔比從前更大的責任和更多的困難。當所有的病患交付手上,不需要再問指導醫生的意見,當自己的獨立判斷和痛下決心將成為按動生死的快門時,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輕描淡寫。在恐懼和勇敢間邁出的那一步,往往只是一念之差。

  有別於其他劇集,《緊急救命》幾乎沒有任何涉及職場勾心鬥角的內容,全部重心都放在了救人上面,因此成功和失敗的對比就格外扣人心弦。醫生知道了太多病人的不安和疼痛,可就算手術成功了九十九例,也會為那僅有的一次回天乏術而自責愧疚,藍澤說,我們只能救能救活的人;白石感慨,醫者也會走投無路,都想去戰勝預想外的現實。實習生救人心切,衝動對直升機機長做出指揮,導致降落故障,反而耽誤了搶救的時間,這才明白職責所在不僅僅是醫術精湛,更是恪守行業的法則,否則,也許付出的代價,就是患者的生命。

  增加生命厚度

  站在醫生、特別是急救醫生這個神壇上,究竟是希望多過於失望,還是失望遠大於希望,答案永遠不得而知。想必劇中人也在日夜思考,才有了每一次搶救的奮不顧身。外人看來的起死回生,他們不過是膽戰心驚地盡其所能,奇跡不會時時降臨,只有堅守從不缺席。

  當緊急出動的對講機響起,誰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面對的那個人是什麼樣子。可能是因骨折就再也無法拿起刀的米芝蓮名廚,是血液有傳染絕症危險的非洲記者,也可能,是自己昨天還並肩作戰的同伴。毫無疑問醫生在無數次的打磨中練就了一副強心臟,但他們仍舊是凡夫俗子,是在用凡人的力量跟死神拉扯。冷靜指揮現場、理智面對崩潰的病患家屬,甚至要在坍塌的事故現場直接手術,能接受這些缺憾,才得以繼續;敢原諒自己的弱點,才更堅強。如果藍澤醫生沒有在緊要關頭稍稍軟弱,停止用患者的體能跟時間叫板,就不會等到更好的時機去繼續手術,換句話說,有時膽怯的存在,也並不一無是處。

  劇中最震撼的一幕來自急救醫生們旁觀死者的捐獻器官摘除手術,靜默的幾個場景過後,眼前身體裏的六個部分就將去往六個不同的地方。寥寥六行字,就是少年活過十七年的證明。可正是因為他,六個人的生命才得以延續。生命的存在,從來都不輕鬆,沒人能預知具體長度,只能試圖去增加它的厚度。

  每天為各式各樣的生命作註腳,醫生自己也會成為夥伴、成為妻子、成為一個身患絕症孩子的父親、或者成為病患,在手足無措時只能祈求其他醫生的幫助。但就像劇中所講,痛苦出現的意義,就是提醒我們身邊有人願意幫忙分擔痛苦。所以,不要刻意背上包袱,哪怕命懸一線時,塵土飛揚,於人於己,心也依舊明亮。

  (下期「全民煲劇」將於一月十四日刊出。)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