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寫在大地上的「綠色」情書\趙陽

時間:2021-01-24 04:23:53來源:大公報

  圖:《草木葱蘢》用翔實的數據、生動的故事,還原近百年來中國植物分類學的發展軌跡。

  作為中國近代植物學先驅、中國近代生物學的開創人之一,胡先驌自上世紀二十年代起,與同時代的青年學者們一道,櫛風沐雨、宵衣旰食,跋涉勞作於山野之間,踏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最終編纂了多達一百二十六冊的《中國植物志》,填補了中國科學領域的空白。這彌足珍貴的成果,像是一封永恆的「綠色」情書,深情地寫在廣袤的國土之上,其背後是一代學者拳拳報國的赤子情懷,令人肅然起敬。而胡先驌先生二十四歲時寫下的詩句「乞得種樹術,將以療國貧」正是這一群體精神高地的真實寫照,給當代青年以深刻的人生啟迪。

  長篇報告文學《草木葱蘢》(浙江教育出版社,二○二○年十二月),用翔實的數據、生動的故事,還原了近百年來中國植物分類學的發展軌跡。更為重要的是,書中不但將植物分類學「是什麼」通俗易懂地進行了闡釋,還深刻地揭示出植物分類學對於國家科學研究和生態保護的重大意義,並由「為什麼」出發,生動再現為祖國創建這門學科的「時代先行者」鮮為人知的故事,耐人尋味。以「史」為本,以「志」為軸,以「情」為線,搭建了自然、歷史和人組成的三維空間,《草木葱蘢》的厚重也正在於此。

  植物分類學看似比較學術、有一定的陌生感和疏離感,但實際上它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就拿香港來說,媒體報道中經常提及的「香港市花洋紫荊」,其實這是一個巨大的謬誤,香港市花的真名叫「艷紫荊」,和紫荊花並不一樣。這運用了植物分類學的基本知識:「艷紫荊」是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的雜交種,這兩種親本都在豆科的「羊蹄甲屬」,與紫荊花(豆科紫荊屬)算是遠親。我們由身邊的一草一木,進而關心它的名稱、類別與特性,不論自覺與否,我們實際上已經同植物分類學發生了交集與關聯。

  在《草木葱蘢》的作者彭程看來,植物分類學的意義又不止於此:誰掌握了它,誰就打開了與世界生物學對話的那扇門,這對於一個國家來說,不僅必要,而且意義深遠。尤其是中國,幅員遼闊、地大物博,複雜多變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條件,孕育了豐富繁茂的植物資源,創建並發展植物分類學,才能對國土和生態有更科學的保護。

  報效祖國 獻身科研

  《草木葱蘢》的可讀性,首先在於真實。它沒有諱言中國在這個學科上起步晚的事實,特別是近代中國積貧積弱,科學教育落後,知識和學理形態的植物研究一片空白,直到上世紀初,才由志在科技救國的青年才俊從國外引入。彼時,中國的植物研究從標本採集到整理鑒定,都由外國人來做,這讓胡先驌、鍾觀光、劉慎諤等一批青年學者深感不甘,他們自己動手、創造條件,節衣縮食購買植物標本和專業圖書,千辛萬苦建立起我國第一個植物標本室,為國家和民族爭了氣;他們當中的許多人,本可以在國外享受優越的研究條件和優渥的生活,但為了報效祖國,他們毅然回國,加入植物研究的行列。

  「乞得種樹術,將以療國貧」。書中對這句詩的反覆吟誦,引領讀者更加深刻地領悟植物研究者身上所蘊含的精神品質,有效地強化了作品的深度和藝術張力,令人過目難忘。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