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學者論衡/解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的本質(下)\劉兆佳

時間:2020-09-16 04:23:59來源:大公報

  從歷史和政治背景的角度理解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個政治口號在十年多前「本土分離主義」(Nativistic Separatism)在香港冒起的特殊歷史和政治環境之中產生,而其內涵又與「本土分離主義」有雷同之處。我們可以有理由認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是「本土分離主義」的其中一種表現方式。因此,「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意思可以參照「本土分離主義」的大量不同相關論述而作出理解。

  過去十多年來,隨着中國迅速崛起和香港與內地關係越來越密切,香港出現了各種各樣被籠統稱為「本土分離主義」的主張,這些主張在部分知識分子、媒體、年輕人和反對派人士當中的影響尤為深刻和明顯。儘管「本土分離主義」在香港社會並非主流觀點,但「本土分離主義」分子卻得以通過積極政治動員、激烈言行、出位動作、衝擊行動、一些反對黨派的逢迎和反共媒體的渲染而取得不合乎比例的政治影響力,從而顯著擴大香港的政治分化、對立和鬥爭,加劇特區政府的管治困難、分化內地同胞與中央和香港人的關係、對香港的經濟發展造成嚴重的損害、並讓外部勢力在香港有機可乘和興風作浪。

  本質就是「本土分離主義」

  從「一國兩制」在香港能否成功實踐的角度看,「本土分離主義」的出現固然是難以接受的事情,但它作為一種極有可能只是「短暫」的現象的誕生則絕對是有跡可尋,甚至是一個逃避不了的東西和過程。在某種意義上「本土分離主義」側面反映「一國兩制」方針的實踐成功。

  「一國兩制」方針預期了在改革開放戰略下國家會迅速崛起、國家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響力會與日俱增、內地與香港的發展水平差距會不斷縮小、香港對國家發展的角色和重要性會不斷調整和下降、內地對香港各方面的影響會不斷上升、香港的經濟競爭力和內地比較會逐步遜色、香港對內地的依賴會持續增加、兩地同胞的交往會越來越頻繁、香港對西方世界的重要性會不斷減少、而香港與西方的關係也會越來越淡薄。這些大的趨勢在將來仍然會長期延續下去,不會跟隨香港人的主觀意願而改變。

  然而,香港有不少人基於其素來對內地的優越感和一些揮之不去的反共和反中意識,其對西方文化、宗教、價值觀和力量的頂禮膜拜,加上他們堅信香港的價值觀、制度和生活方式最終會被內地落後的東西所蠶食、破壞和取代,因此對這些大勢的出現感到不安、憂慮和恐懼。

  「本土分離主義」雖然在某程度上反映香港人的憂慮,但卻是這種香港人普遍心態的至為極端、非理性、扭曲和粗暴的表現,也絕非大部分香港人所能接受的一種政治主張。從國家和香港歷史發展的大勢觀察,「本土分離主義」應該是「一國兩制」實踐過程中出現的一種短暫的「逆流」。它既違逆世界、國家和香港發展的大勢,在各方面損害香港的穩定、繁榮和發展,也不符合香港人的利益和福祉,因此無法持久。

  本質上,「本土主義」並非是一套嚴謹和扎實的政治理論,缺乏明確的目標,沒有切實可行的政策計劃和行動綱領,在政治上空談理念而漠視現實,更缺乏有號召力和強勢的思想領袖。當然,個別知識分子試圖從歷史、文化和社會角度印證香港人是一個有別於中華民族和內地同胞的,擁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觀、制度、生活習慣、語言、集體經歷和回憶、對外聯繫、國際視野,以及共同利益的「優秀」「民族」、社會群體、「自治城邦」或「命運共同體」,但理論內容粗疏貧乏,片面曲解歷史,而且經不起實證的考驗,「想像」和「一廂情願」成分居多。「本土分離主義」對一些不了解香港的「殖民地」歷史、香港過去與內地的密切關係、和對自己的國家的歷史和現狀陌生的年輕人雖有不少影響,但在社會上其思想影響力卻實在有限。

  基本上,「本土分離主義」是一種複雜的心理情況的反映和載體,代表着一系列負面情緒的表達和發泄。

  一方面蘊藏着所謂的對香港的自豪感和歸屬感,特別是對香港價值觀和體制的頌揚,當然其中有過度美化和理想化的成分。二方面對內地的政治、社會、文化和發展持負面和輕蔑的傲慢心態。三方面對香港的「殖民地」過去抱持正面態度,尤其是對「殖民管治」、「殖民地」的「先進」典章制度讚譽有加。四方面覺得回歸後的香港在各方面都走向衰敗和倒退,「今不如昔」的感覺頗為強烈。五方面斷定香港正在走向「大陸化」,經濟上固然會越來越依賴內地,而其先進事物也正不斷受到落後的內地文化、制度、生活方式和語言的侵蝕。六方面認為香港的「國際性」和國際地位不斷下降,越來越與西方剝離,遲早其國際地位與內地城市無異,最終更會讓西方「拋棄」。七方面斷定香港的利益與內地和中央的利益不一致,在一些方面更是尖銳對立。香港人的利益越來越被內地居民所蠶食或剝奪。八方面擔心在香港日後的人口構成中,內地人的比例越來越高,「真正」的香港人變成「少數民族」。在這些傲慢、自豪、不安、悲觀、憂慮、憤怒、焦灼、恐懼、惶惑和躁動的情緒的牽引下,自然地呈現出濃烈的「分離主義」「分裂主義」、「香港與中國內地割裂」的元素。

  「本土分離主義」分子提出的建議和主張雖然不盡相同,但將香港與內地、香港人與內地人、香港與國家、香港與中央對立起來,並力主盡量減少雙方的來往的意圖則是它們的共同點。「本土分離主義」從香港從「獨立政治實體」角度去理解「一國兩制」;不承認中央在「一國兩制」下所擁有的權力和職責、意圖擺脫中央對香港的管治;致力隔斷香港與內地的各種聯繫、否定香港人乃中國人的身份;提倡「本土自決」、「公投自決」、部分人甚至鼓吹「香港獨立」、「香港建國」等極端立場並付諸行動。

  實現「港獨」是其終極目標

  「本土分離主義」分子眼中的「對手」或「敵人」甚多,包括所有那些不同意他們的主張的人,尤其是中央政府、內地居民,以及來自內地到香港定居、學習、工作和投資的人士;香港的愛國愛港人士和被他們視為「以中央為『馬首是瞻』,並決心讓香港『大陸化』」的香港特區政府,那些不認同「本土分離主義」的反對派也經常受到排斥和批判。「本土分離主義」分子的偏執、自以為是、缺乏客觀根據的「危機感」和強烈的排他情緒,導致他們傾向和敢於用粗暴和暴力的言行對付其「對手」或「敵人」,顯然相信他們的崇高信念和「救港」情懷讓他們有足夠理據去「違法達義」和「為所欲為」。

  上述講述的「本土分離主義」的基本內容其實與「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背後的思路相差不遠,我們甚至可以斷言「本土分離主義」在思想上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提供養分和血輪。從另一個角度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本身就是一種「本土分離主義」。

  小結

  綜合以上對「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個政治口號的字面理解、和對認同和呼喊這個政治口號的人的言行和其歷史政治背景的探討,我們可以判斷這個政治口號帶有頗為明顯的「本土分離主義」內涵和推翻或破壞香港特區政權的意圖。換句話說,這個政治口號一方面鼓吹把香港以某種方式分裂、脫離和擺脫中國,其中比較極端的方式是「香港獨立」和「公民自決」;另一方面則鼓吹以激烈行動包括暴力讓香港特區政府倒台或無法有效管治。誠然,這個簡單的政治口號沒有作出行動上的具體指引,但觀乎其支持者在網上和網下的言論和行動,一些認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人認為「抗爭者」所應該採取的實際行動確實是明顯不過的。遊行、示威和文宣工作固然是「指定動作」,尋求外部勢力的支援和介入香港事務也必不可少。不少人更以打、砸、燒、堵塞交通、破壞公共設施等帶有恐怖主義性質的行動來試圖迫使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屈服。

  簡言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與香港的動亂有關,更不利於國家的統一、領土的完整、民族的團結和香港特區的穩定和管治。

  註:小題為編者所加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