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井水集\戴啟思何以替暴徒開脫?\龍眠山

時間:2020-01-15 04:23:18來源:大公報

  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法律新年度開啟典禮上發表錯誤言論,一方面說過去七個月看到嚴重暴力、刑事毀壞等行為,另方面說暴徒擁有「良好品格,代表香港社會一大部分人」,律政司不一定要作檢控。這種一味為暴徒開脫責任、主張網開一面的話,本身就是踐踏法治,不應該出自一位法律界人士之口。

  大家都看到,黑衣暴徒肆無忌憚破壞公私財產、襲擊警察、對市民行私刑,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其行為與中東恐怖分子有何區別?如果說暴徒「品格良好」,即等於說全世界的恐怖分子都是「品格良好」;如果暴徒不應該被起訴,那麼法律、法庭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連戴啟思都不必再以大律師的身份搵食了。

  針拮不到肉不知痛,設想戴啟思因為說一句「我是英國人」被打,或旗下物業被無辜焚燒或打砸,他還會如此美化暴徒嗎?他應該去了解那些被「裝修」業主及被「私了」市民的感受,聽聽他們如何評價那些黑衣暴徒之道德敗壞,無法無天,如何迫切希望將暴徒繩之以法。

  一言以蔽之,那些暴徒只能代表他們自己,或者代表了縱暴政客,但他們絕對不能代表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更代表不了香港大多數人。事實上,戴啟思即時被出席同一場合的律師會會長彭韻僖「打臉」,她強調「公民抗命」決不是違法許可證!在文明社會,不能以暴力迫使他人噤聲,「這是人性的基本原則」。換言之,暴徒沒有人性,縱暴的法律界人士同樣沒有人性。

  還是應該聽聽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怎麼說。他強調法官不是跟隨小眾或大眾的意願作判決,只會以法律條文及法律精神為依歸。相對於法律考量,政治、經濟、社會因素完全不在考慮之列。意思再清晰不過,不管暴徒「品德」如何,法官只按法律辦事,不應對他們網開一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