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美國關心香港?別異想天開了!/顧鐮墨

時間:2019-09-11 04:23:58來源:大公報

  九月九日美國議會復會,預料本月中有機會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動盪局勢下,估計法案通過的機會不小。香港有部分人,將迫使中央和特區政府讓步的希望,寄託於以「不靠譜」著稱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但現今的中國已經強大,美國還有能力迫中國在國家主權等的重大基本原則前讓步嗎?

  更令人嘆息的是,原來除了少數「港獨」分子外,亦有部分涉世不深的青年、知識水平不高的民眾希望美國介入特區內部事務的想法;更有個別學者認為,香港是「中美實質共治」的城市,美國還有「最後話事權」;有人鼓動「香港人要贏,就要結合本地和國際戰線」;有人認為香港是「國際自治政體」,要思考一套「國際共治」的思維。他們思維之天真、幼稚、一廂情願,讓人不禁搖頭嘆息。

  首先,香港面臨的時代已與過去百多年完全不同。香港在回歸前是中西方政治、經濟、文化的交匯點,成為西方勢力的前沿陣地。回歸後,香港受惠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優勢,得以繼續成為中西方交界面。而英美等國也清楚知道,無論如何「折騰」香港,都不能改變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這一事實。他們不會有不切實際的想法,認為可以把香港從中國分割出來。

  在這種大勢之下,要美國真的付出代價去「解放香港」,無異是痴人說夢。他們既沒有意願這麼做,即便有意願也注定無法得逞。

  其次,特朗普以「美國優先」和斤斤計較蠅頭小利而著稱。他反覆強調,自己是「美國人選出來的美國總統」,只為美國人服務。他在美國之外的幾乎一切舉動只有兩種:第一是抱怨美國吃了虧,不論盟友還是對手,都要重設關係。第二,是用一切「零成本」的小動作去搞亂世界。比如在伊朗,特朗普退出核協議是「零成本」,要他「落手落腳」真的攻打伊朗,他就懸崖勒馬了。這種「零成本」外交,既是特朗普「小氣」的體現,也是其施壓對手的伎倆。

  因此,在香港有事的情況下,特朗普自然不會放過打「香港牌」,正如打過「新疆牌」、「西藏牌」一樣,但要指望他「來真的」去捍衛香港人權民主,完全是異想天開。

  暴徒勿妄想美國會收容

  第三,有關法案干涉了中國和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這有違國際關係的準則。即便法案通過了,對香港反對派也沒有太大的幫助。從草案看,法案主要內容有三個:

  一是,對香港整體而言,法案要求美國行政機構定時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一旦香港出現有違「人權和自由」,就取消「政策法」、取消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政策法要求美國在香港回歸後,繼續把香港看作與中國內地有區別的單獨經濟文化區,享有一些中國內地沒有的優惠待遇。這當然對香港本是好事,絕大部分香港人都希望維持香港的獨特地位。

  其實,在世界開始脫鈎、中美走向對抗的年代,香港又已回歸祖國成為一個特別行政區,美國本來就不太可能繼續延續「美國─香港政策法。比如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他們難道不知道很多商品通過香港轉口嗎?美國要「嚴打科技輸出」,他們會「這麼蠢」,繼續允許禁止出口到中國的「高科技」出口到香港嗎?因此,美國要取消「政策法」是遲早的事,視乎美國自己在香港的利益需要而已。

  筆者相信,中央政府對此也不無準備,積極開拓「一帶一路」、搞粵港澳大灣區、人民幣國際化、支持高科技產業等,都是為了應對以前的「美國依賴症」。中國絕對不會因為美國威脅取消「政策法」而在重大原則問題上讓步。

  我們香港人當然希望「中西交匯」的紅利能越長越好,但客觀而言,香港也不能再停留在吃國家與美國「兩家茶禮」的舊思維中了。

  二是,美國可制裁他們認為「侵犯人權」的香港特區官員。美國大打「香港牌」圖遏制中國發展之心昭然若揭。儘管特區政府官員是依法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但一樣會「被制裁」。事實證明,美國運用類似的法案針對俄羅斯、伊朗、朝鮮,甚至中國很多次,有哪一次能改變被針對的國家的政策?答案為零。

  特區官員必須明白,現在美國已不再是能夠「封殺」一切。不少特區官員退休後,由於得到國家的支持下,可以在國際組織、國際舞台扮演重要角色。正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最後,一些人要求法案不因受檢控而被拒發簽證,這就是「零成本」外交的小伎倆了。對美國來說,這是毫不費力的小恩小惠,但鼓動更多香港反對派在「衝」的時候少了一點顧忌。但要指望美國大規模給予反對派美國居住權,可以讓他們徹底沒有「後顧之憂」,還是想想就算了。美國正在收縮難民政策,「家裏沒有餘糧」。即便最後美國接納一些人為難民,「有後路」的當然還只會是黃之鋒等盡取「光環」的人,哪裏輪得上那些蒙着面向前衝的黑衣人?

  旅美學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