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第二次「特金會」能否終結朝核危機?/張敬偉

時間:2019-02-11 03:17:49來源:大公報

  第二次「特金會」的時間和地點明確了,本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內舉行。

  消息一公布,越南迅即成為全球關注焦點,全球媒體已經聚集於越南,不僅提升了越南的全球知名度,也使這個東南亞國家收穫了不菲的旅遊收益。當然,這不是重點,觀察家們望待朝美領導人的「第二次握手」,能否終結朝鮮半島核危機。

  朝美核心利益嚴重對立

  「特金會」場面會很好看,結果未必樂觀。去年6月份的首次「特金會」,兩位曾經罵戰不斷的一老一少領導人(40後對80後),曾給全球樂觀預期——朝核危機可以終極解決了。即如特朗普當時表示,他和金正恩的會晤幾乎解決了長達數十年的核危機。結果呢?雖然美韓放棄了聯合軍演,朝鮮也沒有進行核試驗和導彈試射,但在消除朝鮮核武庫方面沒有取得任何進展。顯然,朝美長期缺乏互信,導致雙方核心利益的嚴重對立。

  這種對立,不是金正恩與特朗普二人一次、兩次或多次握手就能解決。而且,應對朝鮮核導危機,特朗普的鷹派幕、閣僚們有自己的立場,如副總統彭斯認為,朝鮮只有實現「完全、可驗證和不可逆」的無核化,朝美關係才能正常化。更有鷹派認為,朝鮮核導武器應在美國銷毀。美國國內無論是特朗普政府的鷹派,還是建制派,都不會輕易相信朝鮮的承諾。

  此外,第一次「特金會」後,美國社會認為特朗普對朝鮮讓步過多。民主黨和輿論界也認為,特朗普為了實現自己的外交政績,在對朝問題上有些急於求成。

  朝鮮最關切的是國家安全。朝鮮發展核導武器,與其說是威脅,還不如說倒逼美國和區域各國關注朝鮮安全,給予朝鮮安全承諾。朝鮮戰爭只是停戰而非終戰,而且美國在日韓部署武裝力量,且不斷實施聯合軍演,美日韓三國軍事同盟就成了高懸在朝鮮上空的利劍。朝鮮發展核導武器,朝鮮看來也成了自衛手段。在此情勢下,朝鮮國家安全的戰略訴求,包括以下三點:一是美國從日韓撤軍(最起碼從韓國撤軍),解決朝鮮「卧榻之側」的安全焦慮;二是實現終戰,只有終戰朝鮮才能擺脫數十年揮之不去的戰爭夢魘;三是朝美關係正常化並解除對朝制裁。

  核危機堅冰難輕易融化

  朝美利益訴求存在牴牾,且面臨孰先孰後的難題。美國要求朝鮮先棄核再給安全,朝鮮要求美國先保障朝鮮安全朝鮮再棄核。

  二次「特金會」依然擺脫不了朝美訴求的糾葛矛盾。當然,美國也做足了功課,此次峰會在越南舉行,意味深長。一方面,美國旨在告訴朝鮮,美國曾侵入越南發動越南戰爭,但現在美越卻成友好國家。因此,朝美亦可通過努力化敵為友。另一方面,越南成為經濟增長迅速的社會主義國家,朝鮮棄核發展經濟,也可以成為了不起的經濟強國。對此,特朗普甚至不吝稱讚金正恩有能力領導朝鮮成為「經濟火箭」。

  美國傳遞的信號固然美好,但是朝鮮依然需要真切的安全承諾。朝鮮擔心該國棄核會成為另一個利比亞。因此,朝鮮還要有足夠的實力——維持核導威懾才能在談判桌上更有底氣。

  在「特金會」前夕,路透社首先披露聯合國一份新機密報告的內容。該報告稱,朝鮮正在努力確保其核能力和彈道導彈能力不會被軍事打擊摧毀。由此可見,第二次「特金會」很難融化朝核危機多年的堅冰。

  朝美是解決朝核危機的重要角色,但要解決終戰問題和徹底化解朝核危機,卻是多邊問題。目前,解決朝鮮終戰問題,離不開中國這個關鍵角色——因為朝鮮戰爭實質上是中美兩國的對決,中方也是停戰協議的簽署者。因此,朝美兩國無法解決終戰問題。

  此外,終結朝鮮核導危機,牽涉到東北亞的和平與安全。因此,除了朝美,中日韓俄都不能排除在外,尤其中國是關鍵角色——兩次「特金會」前,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均訪問中國。雖然朝鮮有借中國抗衡美國的意味,但也凸顯朝核危機涉及到多方、複雜的地緣政治博弈。

  「特金會」再次握手,或可達成一些共識,採取一些動作,但無法終結朝核危機。解決朝核危機,是個漫長、坎坷的過程。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