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美退出中導條約使世界更加動盪/孫海潮

時間:2019-02-09 03:18:02來源:大公報

  美蘇於1987年簽訂的《蘇聯和美國銷毀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INF條約),是冷戰時期兩個超級大國最重要的條約之一,被譽為「冷戰時期最成功的軍控協議」,對制約美蘇輪番升級的軍備競賽與緩和國際緊張局勢、維護全球戰略穩定與平衡,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受到普遍歡迎。由於歐洲是美蘇冷戰的主戰場,更是全球戰略和戰術核武器最為集中之地,西歐國家對中導條約最為歡迎。時隔32年之後,美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2月1日宣布,由於俄近年多次違約,美決定於次日起暫停履行相關義務,正式啟動為期180天的退約進程。

  蓬佩奧去年12月4日向俄提出最後通牒,須在60天內拆除違背中導條約的遠程導彈,否則將啟動退約程式,果未食言。蓬佩奧稱美國仍準備就強化與盟國的安全問題,繼續與俄進行談判,條件是談判結果應得到遵守和核查。「這是最後一次機會。」美國雖給出180天時間,仍難以取得突破,最終勢將退約。

  俄當即做出強烈反應,指稱美退約「毫無根據」,「背離了對國際法律的承諾」,「企圖發動新一輪軍備競賽摧毀俄經濟」。總統普京針鋒相對地提出暫停執行中導條約,不再與美談判,還將公布美違約的證據。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諾娃說,俄始終堅持對話,但美國一旦退約,俄將予以回擊,俄已決定開發新的中程導彈。俄早前稱新研製導彈最大射程只有480公里,未超過條約上限,相反卻是北約在羅馬尼亞部署的導彈違反了中導條約。北約稱在羅部署的導彈屬於「防衛性武器」,不在中導條約限制之列。

  為利己不顧全球穩定

  2001年美國小布什總統執政後,便宣布為了防禦伊朗和朝鮮導彈襲擊,須研製和部署國家導彈防禦系統,若不修改1972年美蘇簽署的《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ABM條約),美國將適時退出。「9.11」事件後,美國更加強調建立國家導彈防禦系統重要性和迫切性,並於當年12月決定退出,6個月後正式生效。這是美國在現代史上首次退出一項主要國際協議。ABM條約被視為全球戰略穩定的基石,美國為了謀求自身絕對安全,致全球戰略穩定於不顧。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導條約,與小布什政府如出一轍。

  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的藉口與小布什退出ABM條約極為一致,即錯在俄方,但實際上卻是根據美國需要對國際條約和對外承諾任意取捨。

  中導條約簽署後,美國銷毀了部署在歐洲的846枚導彈,蘇聯撤回了1846枚中程導彈,開啟了核武器領域軍事安全國際合作的新時期。一旦為期180天的外交努力歸於失敗,這一時期將於今年8月初宣告終結。從政治上講,中導條約業已被埋葬。北約稱「完全」支持美政府決定,但誰都知道,北約是美國控制和為美全球戰略服務的工具。

  蘇聯解體和北約東擴從根本上改變了俄對威脅的地理和心理概念。美國歷屆政府在冷戰後仍對俄窮追猛打,俄對與美改善關係徹底失望。俄為生存計,唯有與美對抗一途。美國則認為,俄已降格為中等國家,過去的裁軍框架都已過時,21世紀的國際安全現實早已是另外一回事。美國處於絕對主導地位。特朗普及其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從不掩飾退約意圖,還提出在當前基礎上簽訂新條約,而且要把中法英三國也納入其中。

  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導條約的決定在國內也遭遇阻力。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佩洛西並不完全同意特朗普總統的決定:「俄羅斯違反中導條約令人擔憂,但放棄防擴散框架的支柱將引發難以接受的危險後果,美國也將陷入一場危險的軍備競賽。」「美國應盡力避免這種情況。」

  美退出中導條約再次表現出極端自私的霸道本質,引發普遍關注。美情報部門也承認,美無意挽救這一冷戰後期的條約。因為特朗普對他未參與談判的所有條約都持排斥立場,業已退出的多項國際條約均是出於這一觀點。

  歐洲遭殃成核武戰場

  中導條約失效既具歷史意義,又具象徵意義。一是美國退約使本已極度動盪的世界更再添威脅。冷戰後的國際形勢又翻過了一頁。自1980年代以來「休眠」的歐洲大陸軍備競賽又將重啟。後果難測。二是歐洲盟國深感憂慮。法國總統馬克龍呼應美國,說希望俄回到遵守條約的軌道上來,同時希望美國與俄「深入對話」,難掩內心擔憂。法德都表示不同意美國在其領土上重新部署中程導彈,實際上法國自戴高樂將軍脫離北約軍事一體機制以來,法國領土上再沒有出現過美國軍備。三是美使中導條約多邊化的企圖早已被拒絕。法英中三國2007年就反對使中導條約多邊化。美俄擁有全球90%核武,其他三國都難望其項背。四是中導條約作為最敏感的國際軍控條約之一,美國退約表明在軍事領域進行國際合作的意願急降,將危及2010年簽署的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這一防擴散機制的核心協議將於2021年到期,前景難測。五是1960年代以來,首次出現沒有任何國際機制限制全球性核擴散威脅的時期,全球性新軍備競賽重啟的同時,核擴散危險明顯增加。美綜合國力和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大幅下滑,戰略焦慮感日甚。國家安全戰略把俄中列為最大威脅,重回大國戰略對抗舊軌。大國間信任度驟降。

  美退出中導條約,是繼美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之後,再次對國際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廢除伊核協議將使中東陷入核軍種競賽,退出中導條約則可能使歐洲再次成為全球最大核武庫。

  冷戰時期,美蘇核戰略對峙主要在歐洲進行。冷戰後,美俄對抗的主要場所還是歐洲,只是形式轉變為美步步進逼,俄被迫防守。美執意退出反導條約和中導條約,俄只能奉陪,地點還在歐洲。歐洲輿論驚呼:美俄重啟軍備競賽,歐洲安全首當其衝。「大象打架,草地遭殃」。早已焦頭爛額的歐洲再添厄運。歐洲危乎哉!

  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歐洲中心主任、前駐外大使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