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香港與雄安可以怎樣合作?\黃錦輝

時間:2018-11-02 03:17:04來源:大公報

  今年4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的批覆,肯定雄安新區對國家未來發展的重要性。《綱要》指出雄安新區是繼深圳經濟特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不過由於兩者是在不同時段發展,其建設目標及策略均截然不同。筆者日前參加港區政協河北考察團,對香港和雄安發展有些思考。

  打造綠色創科經濟特區

  深圳經濟特區建設始於國家改革開放初期(1979年),當時國家條件甚差,經濟落後,資源亦十分貧乏。深圳市政府立志盡快提升特區的國際競爭力,策略性地選擇發展高端製造業及創新科技企業,並積極與香港企業合作。在香港的配合之下,在過去40年深圳市發展迅速,成績全球有目共睹,不但已達到預期的目標,其社會整體發展甚至是超越小康,並且努力不懈地繼續往前推進,邁向富裕。因此,深圳發展的成功經驗的確是很值得雄安新區借鏡。

  改革開放40年,隨着國家經濟逐漸發達,社會平均步進小康,把雄安新區建設與深圳經濟特區起步時相比,實在站於較前的「起跑線」。

  雄安新區未來除了要顧及冀、津、京及其他城市的進駐人口之外,港澳台及國際移民也是新區人口發展的目標,因此新區必需創造「共享生活」的宜居環境,不然的話,便難以吸引國(境)內外人才及企業落戶投資創業。深圳從零到有,城市發展速度驚人。雄安新區卻要從有到好,難度更高,未來發展必須追求品質。根據《綱要》,雄安新區的建設目標是到了2035年,成為「基本建成綠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業、具有較強競爭力和影響力、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高水平社會主義現代化城市。」

  深圳經濟特區以經濟驅動建設,當地政府充分利用「先行先試」、「摸着石頭過河」的戰略,因應當刻的資源條件,逐步發展不同區份,以羅湖區率先,繼而發展南山區、蛇口區、龍崗區等。另一方面,國務院關於《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的批覆文件明顯指出國家對雄安新區具科學化的宏觀整體規劃非常重視。由此可見,從策略管理學而論,雄安新區規劃概括地是由上至下,而深圳則由下至上,兩個方法各有千秋,如何選擇因實際市場情況而定。

  值得河北省政府注意的是在考察意見反饋會中,有委員提出中央規劃雖具策略性及宏觀視野,但要達到預期效果,必須要「貼地氣」。以經濟發展為例,政府必須多鼓勵不同企業(包括經驗豐富的港商)積極在雄安新區落戶營商,從中多聽取他們的意見及建議,適時調整和改善已有的規劃。

  雄安新區將會在區內1770平方公里範圍,建設「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協調發展示範區」及「開放發展先行區」。計劃旨在把雄安新區構建成為高品質、高水平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城市。

  在河北省發展雄安新區建設的同時,香港亦正積極參與國家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雖然,「大灣區」和雄安新區的建設規模不一樣,但兩區銳意發展成為國際頂級創新科技經濟特區的目標是一致的。

  因此,雄安新區和香港有不少可以互相學習、互相借鏡的地方。以下是筆者三項意見及建議:

  與港互相借鏡合作發展

  第一,香港的大學屬於國際一流水平,香港有五所大學在QS全球大學2019排行榜上名列110名之內,當中學校國際化和科研成就是評審的主要因素。在落實雄安新區的「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建設的過程中,「雄安」可多與香港各大學協作,例如邀請香港的大學在區內開設研究院;引入香港專家學者進行合作科研;提供實習工作崗位讓香港大學生參與「新區」創科工作等。要達到這此目標,筆者進一步建議兩地政府成立「冀港協同科研及教育基金」,積極資助兩地合作項目。

  第二,香港連續多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經濟自由度指數」是根據「法律制度」、「政府規模」、「監管效率」及「市場開放度」等四大項目作為評分標準。這四大指標正是香港「軟實力」的基石,相信對雄安新區建設「開放發展先行區」很有幫助。

  因此,本人建議「雄安」與「香港」不同商會組織工商界聯盟,以市場經濟模式推動「先行區」發展。這做法一方面可以讓「雄安」企業家了解香港的「軟實力」,另一方面也可讓港企在雄安新區尋找商機。

  第三,上述建議可以逐步推行,雄安新區於初期可以邀請香港駐北京、天津和河北的企業,及在當地已有合作研究項目的教授團隊進行合作,然後逐步擴大,引進香港本地工商業及高等教育界,以2035年為目標,達至全方位的協同創新。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