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社 評\符合法律尊重生命的負責任決定 ──支持特區政府押後立法會選舉決定系列評論之二

時間:2020-08-02 04:23:13來源:大公報

  今年二月以來,全球已有六十多個國家及地區因應疫情而推遲了各類選舉活動,香港特區政府也果斷決定將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這既是尊重科學、生命至上的體現,也有充分的法理基礎,受到主流民意歡迎,中央也第一時間予以支持。香港反對派及部分西方國家無端指控特區政府打壓「政治權利」,甚至將押後選舉污衊為「取消選舉」,這是別有用心的無理取鬧和雙重標準。

  法律上有一個名詞叫做「不可抗力」,就是當發生地震洪水等自然災害、社會騷亂、戰爭或疫情等嚴重危害公安事件時,無法履約可以豁免責任。新冠疫情是公認的自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爆發以來最嚴重的世紀疫情,目前全球感染逾一千七百萬人,仍以每日約二十萬人的速度飆升,死亡人數已逾六十萬,不少地方鑒於疫情嚴重而被迫推遲選舉,其中有美國、澳洲、加拿大等發達國家,也有像孟加拉、埃塞俄比亞等欠發達國家。在新興疫情重災區的南美洲,已有十多個國家推遲選舉,比如哥倫比亞的全國大選已押後一次,因為疫情仍未受控,不得不第二度押後,這都是因為「不可抗力」,大家能夠理解。

  就香港而言,第三波疫情來勢兇猛,確診個案已連續十一天「破百」,死亡人數不斷上升,昨日又有四名患者去世。沒有偏見的人都會承認,香港處在疫情大爆發的前夜,是最危險的時候,抗疫是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也是最大的維護人權。特區政府當機立斷,推遲選舉,一來避免疫情因人群聚集而擴散,二來集中精力抗疫,有望在中央大力支持下早日克制疫魔,保障市民身體健康與生命安全。相反,若疫情嚴峻下膠柱鼓瑟,不知權變,那是不顧市民死活。反對派頑固要求如期選舉,那是將個人私利凌駕於公共利益,是拿市民的生命安全開玩笑,何止助疫為虐,更是借疫殺人。

  有人舉新加坡為例,質疑為何新加坡在疫情下可以選舉而香港卻押後選舉。星港被視為「雙城記」,常被拿來比較不足為奇,但就選舉而言,其實兩地相關法律差異頗大,不可一概而論。新加坡可以郵寄投票,香港不能;新加坡參選人可以透過大氣電波進行選舉造勢,香港不能;新加坡的海外公民可以預先投票,比如在港的新加坡人在該國駐港總領事館投票,反觀邊境管制下被迫滯留海外及內地的數十萬香港人無法投票。正由於法律上的不配套,香港若在疫情下勉強選舉,非但不安全,且無公平、公正可言。

  理論上,香港可以修改法律,允許海外投票、郵寄投票、電子競選等,但修法需時,非一時三刻可以做到;何況香港政治氣氛特殊,政府修例必被反對派狙擊。去年的修訂逃犯例觸發黑色暴亂,正是前車之鑒。

  在一片指摘香港推遲選舉的聒噪聲中,英國又跳在前面。其實,英國早在今年三月份已決定將一些地區選舉推遲一年,其中也包括對倫敦市長的選舉,當時英國的疫情不算很嚴重。英國被稱作現代民主選舉的發源地,而倫敦市人口與香港差不多。西諺有雲,當你一隻手指指向對方的時候,同時有四隻手指指向自己。唾沫四濺、指摘香港推遲選舉的人,十分虛偽,根本無法自圓其說。

  西方國家看待中國以及香港特區時總是充滿着傲慢與偏見,過去一年來的表現更為惡劣,在警方執法問題上,在香港國安法問題上,都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如今又以「有色眼鏡」看待香港押後選舉,毫無道理可言。香港反對派對推遲選舉極盡抹黑之能事,原因不難理解,他們太急於達至所謂「35+」及奪權,太急於實施「全面攬炒香港」毒計。對攬炒派來說,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打砸搶燒、燒人殺人的事情都做得出,又怎麼會理會強行選舉帶來的風險?他們甚至樂見疫情惡化,並拿疫情作為打擊特區政府施政及威信的工具,實現另一個形式的「攬炒」。如此險惡用心,令人不齒,也不可能得逞。

  說一千道一萬,抗疫最緊要,保命最優先。特區政府押後選舉是負責任的做法,沒有什麼比市民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其實,香港特區的選舉,是根據基本法、香港國安法以及相關本地法律處理,與外人無關。對於反對派又要跪求洋主子「制裁」香港,特首林鄭的八字回應非常漂亮:一笑置之,嗤之以鼻!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