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評世界\新冠肺炎疫情加速美國衰落\周德武

時間:2020-05-22 04:24:29來源:大公報

  美國是否衰落的話題極富爭議,見仁見智。信者恆信,反之亦然。不同的人活在各自的信息繭房中,聽不進不同意見。

  一邊是美國科技、國防硬實力對許多國家仍具有一劍封喉的能力;一紙制裁令足以癱瘓一國的經濟和貿易,其長臂管轄工具也會對許多國家產生寒蟬效應;美聯儲「無限續杯」的量寬政策,仍可以向世界無節制地徵收鑄幣稅,向世界分散風險和轉嫁危機;美國的GDP在過去四年裏從17萬億美元增長到20萬億美元,美國的科技創新力仍在,FANNG公司實力超群,談何衰落問題?對衰落論持反對意見的人士還可以列出長長的理由,認為此說言之過早。

  另一方面,光鮮的背後也讓世界看到了不一樣的美國,特別是此次目睹美國抗疫全過程,想必許多人和我一樣驚掉下巴,尤其是我們這些還有過一段在美生活經歷的人。當特朗普第一次說「美國死10萬人就是抗疫勝利」的時候,全世界都以為他在報大數,為自己的競選留下足夠的迴旋空間。可當死亡者一天天迫近這個數字的時候,有點惻隱之心的人寧願特朗普這句話是不靠譜的,可偏偏是特朗普的這個數字最靠譜,美國華盛頓大學的預測模型甚至將死亡人數上調到14.7萬人以上,這意味着還有許多家庭不久會等到死亡通知書。

  作為世界上最發達國家,感染者和死亡者高居榜首,這不能不是一大諷刺。論醫療條件、防範手段、情報信息來源,美國堪稱世界第一,但卻無法阻止美國上演一輪又一輪的悲劇。《大西洋周刊》發出感嘆:「我們正生活在失敗國家」。失敗國家是西方政治學者為第三世界國家訂製的一頂帽子,現在卻扣到了美國自己頭上,真有點時光倒錯的感覺。美國制度及其領導人都被推到了被告席,需要接受世界的評判,這是所有西方國家不願看到的現實。

  美國著名政治學者福山試圖將抗疫不力的問題與西方制度分開,更多地強調「管理之失」。其實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早在疫情暴發之初就講過,「民主體制是新冠病毒的夥伴」,病毒最喜歡的就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的鬆垮管理,病毒在一些人的喋喋不休中,與人類搶時間、爭空間。個人自由主義的張揚,讓封城變得如此困難,以致感染者在美國突破了150萬。哈佛大學一位學者感嘆道,美國人民在2016年把一個表演者推到總統的位置,除了自食其果,還能怪誰呢?

  疫情的持續惡化留給特朗普的時間已經不多。他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設法向美國人民推銷一套特朗普式的敘事,那就是「美國疫情是中國一手造成的」。如果美國人民接受了這個說法,他的政治生命或可延續,否則民主黨上台必將展開對特朗普的政治清算。

  筆者以為,美國抗疫如此糟糕也與美國的常規打法密切相關。美國人堅信進攻是最好的防禦。這些年來,美國不停地在世界各地挑事,搞先發制人的打擊,將一些國家玩於股掌之中,且屢屢得手。自本世紀以來,美國經歷的這三次重大危機都有一個共同點,即在美國本土展開。美國的角色變成了被動防守,而防禦恰恰是美國最不擅長的。於是美國制度的弊端被充分暴露,在最需要集體主義的時刻,到處都是個人主義的氾濫。一位美國億萬富翁感嘆:「人人熱愛自由,在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下,這變成了我們最大的弱點。」

  病毒檢驗了美國的領導力,也檢驗了特朗普的甩鍋能力,團結美國人民的能力沒有展現出來,但製造分裂的能力讓全世界當了忠實的觀眾。在2016年的大選中,特朗普成功利用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化解了一個又一個對自己不利的醜聞衝擊。特朗普上台以後,繼續利用社會的分裂治理國家,結果形成了新的、更大的對立。在這次抗疫過程中則變成了復工派與禁足派之間的對壘。

  特朗普抗疫不力是無可隱藏的事實,他只好通過不斷尋找替罪羊,甩鍋於中國、世衛組織、美民主黨甚至是疾控中心,希望自己能從一個個政治漩渦中得以逃脫。

  美國抗疫堪稱為一場災難,美國離再次偉大的目標越來越遠。但把這一切歸咎於特朗普個人也不公平,作為反建制派的代表人物,有着太多的建制派對手站在特朗普的對立面,成為其決策的重要掣肘因素。

  美國的疫情還在蔓延,但大選的時針卻嘀嘀作響。兩位平均年齡超過76歲的老人還在為自己的政治生命打拚,不能不是美國政治的悲哀。政治新人無法脫穎而出,個別冒頭的年輕人卻因個人價值觀處於邊緣位置也不受歡迎,這從另一個側面詮釋了美國的政治衰敗。不由地讓我想起了蘇聯勃列日涅夫時代。在勃去世之後,安德羅波夫、契爾年科倉促接替,均死在任上,成為蘇聯解體之前的不祥之兆。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5月11日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美國到了最危急的時刻,美國需要一位穩定的、有同情心的、能團結人民的總統」。雖然奎尼皮克大學的最新民調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11%,但現在離大選還有五個多月,特朗普不會束手就擒。其實換個角度想想,特朗普連任對我們一定就是壞事情嗎?照特朗普這種玩法,支撐美國霸權(美元、美軍、美技、美援、美友)的支柱一個個出現劇烈晃動,只會加速美國的衰落,而不是相反。當然,代價是在真正拐點到來之前,每一個人都要忍受舊秩序崩塌帶來的痛苦和折磨。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