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走萬里路\「行船」睇波見識森巴球迷瘋狂

時間:2019-08-18 04:24:10來源:大公報

  圖:貝鈞奇使用「六分儀」航海觀察星象及定位儀器

  將近半個世紀前,貝鈞奇還只是個廿歲出頭的年輕人,在小學任教師,而為了拓闊視野以及因為對電子通訊技術的興趣,毅然成為海員並於遠洋輪上任職電報生。當今的香港足球迷愛組團到歐洲觀看頂尖比賽,而貝鈞奇早就在70年代初因「行船」而足跡遍及歐、美、非,熱愛足球的他更把握每次上岸機會觀看球賽,不論是激情滿載的巴甲賽事、70年代的利物浦,甚至是非洲不知名球隊的比賽,貝鈞奇都在現場體驗過。(右方三圖均為受訪者提供)

  貝鈞奇當海員的經歷,在輯錄其文章的書籍《航海散記》及《人在旅途──海員看世界》都有所記載,而即使相隔近半個世紀,這些回憶對他來說仍是歷久常新。「電報生的工作,算是船上崗位中比較清閒的。」中六畢業後原本當小學教師的他,有着環遊世界以增廣見聞的目標,因此選擇了轉當海員,更每到一地都嘗試到球場睇波。「舉例說,我行船到巴西南部的阿雷格里港後,都有去看球賽,記得球場可以容納10萬人(河岸球場),而在比賽前球場外還有各式表演,好像一個足球嘉年華會,非常有趣。」

  現場觀賽成「紅軍迷」

  他說,在巴西遊歷時到過大大小小的球場,豪門球隊山度士的比賽以至一些小型的地區賽事,他都到場欣賞。「都幾大『波癮』,說到走遍世界各地去看足球比賽,我都算香港人之中較早這樣做的一批。」貝鈞奇笑言,在足球王國巴西見識到人們對這運動的瘋狂,即使是不知名球隊之間對賽,球迷時有衝突:「有些球場看台圍着鐵絲網,與草地隔了一條坑道,這些設施就是因為主辦方擔憂球迷衝入去而存在,相比之下,往時花墟場只見球迷對罵,算是比較文明了。」

  貝鈞奇是一名「紅軍迷」,他與利物浦結緣於45年前隨遠洋輪到了當地之時。「船到利物浦,我當然要去睇波,人生第一次現場看英甲(當時的最頂級聯賽)就是利物浦對紐卡素,我與同伴千方百計透過經紀找到門票,還記得當日全場爆滿,好的座位都留給季票持有人了,我們只好站着看(當時英甲賽事仍設有站票,大約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才基於安全原因撤銷)。」當年,利物浦有基文斯(英格蘭國腳門將)、奇雲基瑾(英格蘭國腳前鋒,後來兩獲歐洲足球先生殊榮)等球星在陣,貝鈞奇自該次觀戰後就迷上「紅軍」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