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經濟 > 正文

普京與大公:政治權威與媒體公信力\施君玉

時間:2017-11-11 03:15:34來源:大公網

  這兩天,《大公報》和普京在傳媒圈都「火」了一把。   《大公報》的「火」,是因為在九日刊發普京親筆撰寫的大作「寄語APEC第二十五次峴港峰會:共同走向繁榮與和諧發展」。這是本港的獨家新聞,同行盛讚:「大公,牛!」「《大公報》成了國際領袖T台」,「看到作者欄,你們顫抖了嗎!」……細細品味,分明能從同行恭賀的「長袍下」榨出「下面藏着的」一絲酸意,其中當有羨慕嫉妒恨。   普京的「火」,是因為文章發表後,立即被無數狂熱粉絲置頂,在本港和內地意外掀起一波「普京熱」。說「意外」,是因為這股「普京旋風」來得有點突兀。普京近期未有訪華計劃,俄羅斯國內亦無重大事件發生,普京本人亦未有吸引人眼球的消息傳出,其參加的APEC峰會遠在越南峴港,與本港和內地均無關係。普京在不該有的時間、地點突如其來地登上許多報紙、網站的頭條,有點違背新聞規律。有人說,該好好感謝普京,讓大公大出風頭。其實未必,這把意外之「火」由大公點燃,普京宣介了俄立場和主張,也收穫不菲,同時又着實讓一眾「普粉」大快朵頤。   這已不是普京首次投書《大公報》。兩年前的十一月十七日,普京也曾親筆為大公撰文,時間同樣是APEC峰會前,題為「亞太經合組織:為發展尋求開放與平等和合作」。那年,普京因訪問東南亞,將缺席該次峰會。但即便如此,作為俄最高領導人,普京仍未忘記借助媒體發聲,闡述俄羅斯立場及為建設共同亞太大家庭所作出的努力。當時,普京的大作也如像今天一樣,在輿論界如一石擊水激起層層漣漪。   普京與大公,究竟是誰借誰「火」了?還真難說得清,因為話題本身就很不嚴肅。在當今浮躁的社會,最不缺的就是「火」,少的是「火」熄滅後的冷靜和淡定。細細思量,普京與大公這把「火」,還真引出一個嚴肅話題:政治權威與媒體公信力。   普京無疑是世界級最高政治權威。像俄羅斯一樣,普京在中國擁有無數擁躉,被奉為戰鬥民族不屈不撓的「硬漢」。曾幾何時,揮動左臂、側着肩膀走路,被認為霸氣十足,右腕戴表成為風行社會的時尚,這就是「普京效應」。作為超級大國的最高領導人,普京的任何言行和決策,不僅關乎「普粉」的喜怒哀樂,而且牽動着世界的神經,影響着世界的局勢,大意不得。道理很簡單,大國領袖要借有公信力的媒體樹立政治權威。同樣的內容,普京在大公發聲是真,在其他媒體出現,還真未必有人信。   媒體的公信力也需要政治權威來提升。現今社會狂熱、浮躁,媒體更是病入膏肓。假新聞滿天飛,「標題黨」大行其道,媒體人親手把自己變成了「夕陽產業」。媒體要想繼續生存,必須重塑公信力,重新喚起民眾的信任。在人人都能當記者的時代,不隨波逐流、堅守新聞理想嚴肅媒體人彌足珍貴。像普京這樣的政治權威親自操刀當作者,「無冕之王」的金字招牌才會熠熠發光。   其實,就社會職能而言,政治家與媒體並無本質不同,區別僅在於,一個是靠權力來管理,一個靠言論去引導。普京投書《大公報》,各司其職,相得益彰。至於誰借誰「火」了,要較起真兒來,都不是個事兒。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