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數字文化/拆散平台 重組社交

時間:2021-08-30 04:23:19來源:大公报

  圖:何塞.范.迪克著,晏青、陳光鳳譯《連接:社交媒體批評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讀《連接:社交媒體批評史》有感

  當下的世界是一個被連接的整體,我們每個人都身處連接之中。連接的機制鋪設了社會發展的路軌。連接形態的改變,塑造着世界樣貌,也改變着我們的文化。那麼,在我們「日用而不知」的連接裏,究竟有什麼樣的奧秘?由荷蘭學者何塞.范.迪克撰寫,新近譯成中文的《連接:社交媒體批評史》揭開了連接巨幕之一角。

  算起來,今天大行其道的在線「連接」,歷史並不太長。書中指出,「隨着Web2.0的出現,在世紀之交之後不久,在線服務從提供網絡通信渠道轉變為交互式雙向的網絡社交工具,這些新服務為在線連接開闢了無數的可能性」,它們如同水管或電纜,成為人類社會的基礎設施。《連接》一書共8章,既對「連接」作了哲學性的宏觀分析,又對Facebook、Twitter、Flickr、YouTube、Wikipedia等5種社交媒體作了個案分析。

  「連接」改變的世界

  作者何塞.范.迪克(José van Dijck)把社交媒體分為幾種類型。一種是社交網站,它們促進人際接觸,建立個人、專業或地理上的聯繫,並鼓勵弱聯繫。另一種是用戶生產內容的網站,它們支持創意,注重文化活動,促進內容交流,此外,還有旨在交換或銷售產品的貿易和營銷網站,以及開心農場、憤怒的小鳥(港譯憤怒鳥)等遊戲網站。如作者所言,本書的目的不是描繪或解析微觀個體的在線社交生活或場景,而是通過對社交媒體發展歷史、內部結構和運行機制的批判性分析,深化關於社交媒體對世界影響的認識。在我看來,作者運思巧妙之處不僅在於提出了一套分析框架,而且在於從5種社交媒體切入,透視了當代文化規範中的若干關鍵詞,從而由點及面地向讀者展示了因「連接」引發的變化。

  比如,與Facebook相關聯的關鍵詞是「分享」。分享並不是Facebook發明的。在漫長的人類歷史上,我們早已習慣互相聊聊各自的經歷。就在不久的以前,逢年過節到朋友親戚家做客時,一起翻看家庭相冊,還是一個必備的環節。然而,臉書的出現,使「分享」成了一種地球上任何人之間都可以進行的在線活動,變成了「商業領域中以算法為媒介的互動」。作者提出,在Facebook的意義上,存在一種「分享意識形態」,「分享、成為好友和點讚是強大的意識形態概念,其影響力超越Facebook本身,從而影響社會的結構」。

  走向「反面」的媒介之思

  我以為,本書最有價值的地方之一,是通過對社交媒體內在機制的分析,揭示了一些想當然的錯誤看法。舉例而言,YouTube這樣的網站,與電視相比,似乎提供了擺脫一套被規定的觀看流程──比如事先安排好的節目表、插播的廣告,這確實是事實,但並不意味着視頻網站的內容流不受任何控制,相反,「它受到搜索引擎和排名算法的嚴格引導」,「YouTube的界面設計及其底層算法會選擇、過濾內容,引導用戶在上傳的數百萬個視頻中查找與觀看某些內容」,作為內容控制手段的電視節目表並沒有消失,只是變成了推薦系統、搜索功能以及排名機制共同建構起來的信息管理系統。

  書中還向我們展示了,社交媒體在發展過程中如何逐漸走向自己的「反面」。比如,Twitter原本被設定為個人抒發情緒的平台,但隨着用戶結構的變化,10%的用戶組成的群體產生了超過90%的推文,還有研究發現,只有23%的用戶是互相關注的,有68%的用戶沒有被任何他們所關注的用戶關注。也就是說,與其說Twitter是個社交場,不如說是獲取信息的場所。

  這樣的情況也發生在YouTube。在它剛問世時,以用戶生產內容為號召,但隨着用戶規模變大,真正意義上的「上傳者」數量並沒有同比增加。2005年時,YouTube的月獨立用戶訪問量為100萬,到了2012年初,這個數字迅速增加到8億,然而,2011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只有不到20%的訪問者會積極提供內容,而這20%的活躍上傳者貢獻了73%的視頻。同樣,隨着用戶的爆炸式增長,專業人士主導了網站。

  與此相應地,把業務表演者推向大眾這一YouTube曾經的理想,也似乎被證明只是美好的願望。用戶越來越被分為生產者和消費者、明星和粉絲,於是,YouTube的社區導向漸趨淡薄,絕大多數用戶作為「觀眾」的身份反而凸顯。如果我們再回顧2005年YouTube初生時替代電視的自我定位,更會發現某種歷史的弔詭:長大後我就成了你。「在短短的8年時間裏,經歷了幾年的互相對抗、調節、示好和求愛之後,YouTube和電視這對冤家終於結合在了一起」。這段由反叛到求愛再到婚姻殿堂的網絡童話,其結局是用戶收穫了幸福生活,提升了視聽體驗。但也留給人們許多思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