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吃飯問題\葉 歌

時間:2021-04-09 04:25:09來源:大公報

  我在美國大學常教一門中國食品文化課,某年有位白人女生不時在上課中途突然離席走出教室。她後來私下告訴我:自己患有「進食障礙」,有些課程內容會觸發心理危機,不得不暫時離開。我恍然之餘,又難免覺得她選修此課有點「自虐」。

  美國女性與食物的複雜關係一直存在,但「飲食功能失調症」(Eating Disorders)最近一二十年才成為心理學界普遍認可的疾患,還有暴食催吐、厭食暴瘦等細化區分。最近收聽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美國人生」(This American Life)欄目的一檔專題節目,進一步了解了病人為何覺得這類問題難以啟齒。

  有人看心理醫生二三十年,卻始終不談進食障礙問題,對家人、親友也一直隱瞞。她們說,吃東西時彷彿能忘卻世間煩惱,過後又懊悔不已,必須用催吐抵銷「豬身狗肚」的好胃口。她們還覺得暴食是自己意志薄弱的表現,每次「戒斷」失敗後更是沮喪消沉。這樣惡性循環,有人從暴食發展為厭食,甚至因此喪命。

  造成進食障礙的誘因,有時最初出於青春期女性性別特徵帶來的羞恥感,有時是因為主流媒體對女性「胃口」、「身材」的各種限制規定,總之都有家庭、社會、文化的深刻根源。但病人都死守「秘密」,不敢分享,以為這只是個人身上的「污點」,甚至嚮往能染上酗酒、吸煙等「正常癮頭」。當心理學家最終為進食障礙命名,不少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為「正名」之後,順理成章,對症下藥,不必躲在黑暗中獨自承受痛苦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