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民國教授的潤格\劉 俊

時間:2020-09-22 04:24:19來源:大公報

  如今的大學教授是無需靠寫字刻印增加收入貼補家用了。然而在民國時期,戰爭頻仍,社會動盪,經濟凋敝,有時教授學者僅靠薪水和稿費收入,不足以維持家庭生活,只好利用自己的「文化資本」和書法、治印專長,另闢財源,以廣生路。

  抗戰時期,聞一多在昆明西南聯大任教,一九三九年他的月薪是四百元,看上去不少,但由於物價上漲,加以家中人口眾多,食指浩繁,「經濟上日覺困窘,生活水平不得不一降再降」,為了節約,家中食用麵粉都是買來小麥自磨自篩,聞一多也把「吸紙煙改為吸旱煙葉子自製的捲煙」。一九四○年,聞一多的月薪已不足應付全家十天半月開支,「月月靠向學校透支或向友人借債解燃眉之急」。到了一九四四年前後,聞一多不得已「掛牌治印」,而與他共同發起《詩文書鐫聯合潤例》的,則有沈從文、唐蘭、陳雪屏、浦江清、游國恩、馮友蘭、楊振聲、鄭天挺、羅常培等十二位名教授——可見當時教授窮是普遍現象,其中對「文」、「詩」、「聯」、「書」、「篆刻」均明碼標價,如「文」的價格(文直)是:頌讚題序五千元、傳狀祭文八千元、壽文一萬元、碑銘墓誌一萬元(文均限古文,駢體加倍);治印(篆刻直)則石章每字一百元,牙章每字兩百元(過大過小加倍,邊款每五字作一字計)。

  即便是郭沫若,在一九四七年也因經濟拮据,自定潤格,公開賣字。在《郭沫若鬻字例》中,郭沫若對直幅、對聯、扇面、冊頁、題籤、題跋等,都有很具體的價格說明,如對聯「六尺二十四萬元,五尺十八萬元,四尺十五萬元,三尺十二萬元,以五七八言為限,字多或紙長另議」;為名片題籤則每件五萬元。戰亂時期,通貨膨脹厲害,那時的貨幣百、千、萬單位,都是虛高,看着數額很大,實際上不值錢——所以這些潤格標價,其實是相當便宜的。

  為稻粱謀,教授出賣手藝坦坦蕩蕩,並成了民國一景。

逢周二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