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藝中年/《東京小屋》/輕 羽

時間:2020-07-15 04:24:13來源:大公報

  上個月在本欄撰文「戲劇與歷史」,提到日本舞台劇《我的廣島父親》曾在香港演出的情況,令我想到藝術作品即使包含創作成分,亦必須認真看待歷史。前陣子的一個晚上,偶然在電視重看日本電影《東京小屋》,讓我發現日本電影工作者對待歷史的不同態度。

  山田洋次最為香港人熟悉的電影作品應是「男人之苦」系列。他善用生活題材,以此反映平民百姓的不平凡際遇,其作品充滿人情味和生活光華。於二○一四年公映的《東京小屋》,戲劇情景帶點舞台劇味道:三十年代東京近郊的一戶人家,住了商人夫婦及其小兒子;一位從東北鄉村遠道而來的年輕姑娘到此擔當傭人,為該個小康家庭打理家務,並盡心跟進患上小兒麻痹症的小主人的治理療程。傭人願意為主家鞠躬盡瘁,卻不願看到女主人與丈夫的年輕男同事發生婚外情。正值日本侵華而發動戰爭,東京亦遭到戰火洗禮,民不聊生……

  《東》的故事充滿細膩人情,同時對日本軍國主義及好戰軍人作出批判。導演說故事的高明之處,在於以倒敘方式,由老年的傭人受其侄兒鼓動而將往事撰寫成自傳。在老人家的腦海裏,當年雖然漫天烽火,但是小屋的人情最是重要,可是其侄兒卻懷疑老人家的筆觸是否屬實,一再提出當時日本已對南京作出大屠殺行為,以及日本在戰事中節節敗退的事實,藉此糾正老人家失實的記憶。

  小屋的男女主人本是一介平民,但最終都在戰亂中死亡。女傭人僥幸存活下來,但對往事卻耿耿於懷。故事沒有交代女傭人在老年時撰寫的自傳有否出版發行,可是其侄兒作為日本年輕一輩,能夠藉着老人家的故事,勇於認清自己國家以前曾經作出的戰爭罪行,算是能為新一代提出警示。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