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瓜 園/軟文碑/蓬 山

時間:2019-12-06 04:29:06來源:大公報

  《隨園詩話》收錄了一句詩:「君看去思官道石,深鐫鐫不到人心。」摘自御史許竹人的《題路上去思碑》。帝制時代,官場陋規很多。官員離任,地方上要脫靴、斷鐙,就是脫掉官員的靴子,扯斷馬鐙,表示挽留不捨;還要在官道旁送萬民傘、建去思亭、立德政碑,頌揚政績德行。

  對於清官廉吏,固然名副其實。但貪官污吏,為了臉面問題,往往要私下安排人做戲,來一套足本「大龍鳳」。《醒世姻緣傳》裏搜刮地皮的晁縣令,還要厚顏無恥地讓人「脫靴」;《官場現形記》裏殺戮百姓冒功的胡統領,還要膽大包天的索要「萬民傘」。

  許竹人的這句詩,就是諷刺此種虛浮之風。碑石可立,但人心、口碑,卻不是錢可買到的。袁枚對此詩評價頗高,認為「足補白太傅詠碑之所未及」。白太傅就是白居易,他在《立碑》一詩中,辛辣批評了當時的「諛墓」之風。

  樹碑立傳,是闊人們有錢有勢之後的求名之舉,唐代尤為盛行。甚至像韓愈、皇甫湜這樣的高手,靠寫碑文賺取天價稿費而致富。內容與現在的「軟文」、「擦鞋稿」如出一轍,無非是極盡吹捧之能事。就像白居易詩所寫:「銘勳悉太公,敘德皆仲尼。」碑文吹捧的死者,一個個功勞都堪比姜子牙,品德都像孔聖人。而實際上這種做法是「但欲愚者悅,不思賢者嗤」,只為了取悅蠢人,卻不曾想賢明者對此嗤之以鼻。

  在這方面,隋文帝楊堅有着獨到卓識。皇子楊俊英年早逝,僚佐請立碑。楊堅說:「欲求名,一卷史書足矣。何用碑為?若子孫不能保家,徒與人作鎮石耳。」

  事實正是如此。多少「高大上」的石碑,後來被人砌成了台階、路基,甚至壘作豬圈。

  公道自在人心,歷史自有評說。無功無德者,縱然揮金如土收羅「軟文」,到頭來其實只是「萬言不值一杯水」。繁華落盡,過眼雲煙而已。

  gardenermarvin@gmail.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