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墟 里\背着書包上學堂\葉 歌

時間:2019-10-07 04:24:10來源:大公報

  復旦大學二○一九年秋季學期正式開學了。從宿舍到教學樓這條曾走過無數遍的路上,夾道的法國梧桐依舊枝葉繁茂,頭頂迎新的彩旗風中飄揚。各社團的招新廣告牌一個接一個,學生會、象棋社、演講社甚至還有啦啦隊爭妍鬥艷。如今學生的業餘生活比我們當年可要多姿多彩。正值國慶七十周年大慶前夕,各系各院的學生組織也打出了不少愛國口號。中文系的橫幅寫着「『中』情祖國,情『文』並茂」,而龍獅社的是「龍騰千載,獅醒百年」等。三十年前的秋天第一次跨入復旦校園。那時的大學不像現在這麼房舍林立,道路整齊,也沒眼前高聳入雲、東西兩座高塔對峙的雙子文理大樓:光華樓。隔着被學生稱為「光草」的大草坪,五個半人高的彩繪紙板與光華樓遙遙相望,分別刻畫了五位Q版的大學前輩:毀家興學、創立復旦大學的馬相伯,復旦歷史上任期最長的校長、教育家李登輝,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顏福慶,修辭學家、《共產黨宣言》的第一位中文譯者陳望道,物理學家、女校長謝希德,吸引了不少新生、家長和參觀者圍觀、照相。

  有的老同學一別母校二十多年,回來都不認識路了。少小離家、老大回鄉者不免自嘆鬢毛斑白。我們在二十出頭風華正茂的年紀離開母校,去世界各地奮鬥打拚。中年回校,只怕比回鄉者更感到近鄉情怯。朱光潛說看河中倒影、老照片、電影,因為不存在利害關係,故能保持心理距離,享受審美情趣。但一旦意識到畫中人、水中花都是湮沒於匆匆歲月中的自己,可能就無法那麼灑脫了。

  成年後,重回母校訪學。背着書包上學堂,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