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片尾曲/長裙/克 洋\&

時間:2019-08-15 04:24:28來源:大公報

  不過是十年前的事,記憶竟已糊作一團,有如一幅照片,十年來一直擱在窗邊,任由日曬雨打,直至顏色與形狀無從確認。印象仍然鮮明的就只有Pizza的味道,還有……確實是有什麼的。聽飲食記者述說時我已隱約記得有什麼。一如Armani西裝上的比卡超袖口鈕,背心底衫上扣襟花。小,但起眼的存在。是什麼?

  我嘗試從極抽象返回原始現實尋求答案。十年前。時節應是冬天。在此刻處身的商場,我曾經追蹤香氣,尋覓一家Pizza店。四下無人,不知何處傳來笨手笨腳的樂聲──音樂聖誕卡打開時響起那種走音的樂聲。越過香薰療法店,越過筆記簿店,越過梅艷芳紀念品專賣店之後,找到Pizzaiolo。店面只有劏房大,瀰漫着暖烘烘的芝士味。一個男人自廚房出來,拍掉手上的麵粉(遺憾模樣怎麼都記不起),我說:「一個Margherita。」他說:「十五分鐘。」便退回廚房,把門掩上。那時還沒有智能手機。地球上已有,但我沒有。排解無聊的選項還沒那樣多,只能舉目四看。白瓷磚牆上貼有沾滿油污的飲食牌照,右方是餐巾紙,再往右懸掛一張紙碟,用紅筆字寫道「Cash Only」,紙碟往右是時鐘,時鐘往右是一幅畫的複本。

  正是它。複本打印在A4紙,面朝收銀處。繪畫屬於西班牙黃金時代,一望而知是 Velázquez的手筆。然而不是Las Meninas,而是Margarita Teresa的人像。畫中的她只有六到八歲,神情卻肅穆猶勝成年人,彷彿已然知曉擺在眼前的命運:她將於二十一歲時死去。僅有的淘氣,就唯有綴於鬈髮上的淡粉蝴蝶結,以及別在黑色長裙的一朵大紅花。

  我連忙拾起手機,搜尋Velázquez的作品清單。一共有四幅Margarita Teresa,分別穿藍色、白色、桃色和橙色裙。沒有黑色。在Google一連看了五頁搜尋資料,都沒有穿黑色裙的Margarita Teresa。

  如果這是一套隱喻,它到底想向我傳達什麼?

  (說故事的人之三十七)

  fb.me/hakyeung2018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